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他与孔子关系密切,孔子说他在卫国无人可替代,但终究没逃过天意

天孙贾,春秋时期卫国医生,卫灵公时主掌军旅事务,近年率军挞伐,调剂有方,颇有声名。有人说他原本是周人,后到卫国入仕虽治军有方,但难以受到重用。

史书中关于天孙贾的记载仅见《左传·定公八年》“晋师将盟卫侯于郭泽”那段文字中。其时卫灵公平在机要经营联齐叛晋,晋人风闻此事后派赵鞅率军驻扎在卫邑郭泽,炫耀武力,威慑卫国。卫灵公依约前去会盟,天孙贾随行。会盟时晋人野蛮无礼,滋长事端,激怒了卫灵公,天孙贾实时上前劝止,他说:“盟以信礼也。有如卫君,其敢不唯礼是事,而受此盟也?”

意思是说,两国会盟是一件非常严峻肃肃的事情,会盟法式必需相符礼仪规范,会盟内容才能信诺遵守。若是晋人无视会盟礼仪,傲慢无礼,那么盟誓也就成了不具有任何约束力的一纸空文。

卫灵公情绪激动时,天孙贾审时度势,实时劝阻,避免了一场 无调的辩说,也保全了卫国的叛晋大计郭泽会盟,卫灵公受到了晋人羞辱,因而愈加果断了叛晋决心,然则卫国诸医生对此强烈否决,他们担心叛晋后会遭到报复。正在卫灵公摆布犯难之际,天孙贾提出了一个激将之计,他让卫灵公临时不要返回卫都,先在城交驻扎下来,诸医生前来打探新闻,卫灵公就把本身受辱于晋的情形敷陈他们,最后他悲愤地说:“寡人有辱社稷,请诸位改卜另立新君寡人无所不从。”诸医生见卫灵公意欲退位,一时没了主张,国度危难之际,暂时更调国君,必然会导致内争,他们左商酌右商酌,实在没有更好法子,最后只好赞成卫国叛晋。诸医生的定见统一了,天孙贾感觉还需进一步动员国人,带动更多的力量,他说“苟卫国有难,工商未尝不为患,使皆行尔后可。”他要求全国士农工商各个阶级都要做好预备,随时应对晋国入侵。卫灵公返回卫都后,立刻召建国人大会。

受卫灵公托付,由天孙贾向国人进行叛晋带动,他高声问道:“若卫叛晋,晋五伐我,病若何矣?”这种铿锵有力的短句式是极富怂恿性的,国人的作乱情绪完全被激发出来,世人高呼道:“五伐我,犹能够能战。”

此时全国上下合力攻敌,群情激奋,经由天孙贾精心谋划,卫灵公的叛晋规划敏捷获得了诸医生和国人的支撑,于是卫国正式公布叛晋。

实施联齐叛晋规划,对于卫国的将来成长是具有非常主要的意义的,对于华夏诸侯列国争霸款式的影响也是亘大的。在整个规划的制订和实施过程中,天孙贾精心经营,巧妙实施,把握大局,稳步推进,的确施展了至关主要的感化。

天孙贾与孔子的关系应该是对照亲切的,孔子对他评价颇高,认为他本事出众,“军旅之事”完全能够独当一面,无人可以替代,所以卫灵公问阵于孔子,孔子委婉地回覆道:“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闺。”在孔子看来,卫国已有天孙贾治军旅,卫灵公何须再多此一问?其实细心推敲“卫灵公问阵”之事,就能从中发现暌跷天孙贾长于治军旅,卫灵公却要向长于“俎豆之事”的孔子叨教“军旅之事”,这至少解说两点:一是卫灵公已经不信任天孙贾了;二是卫灵公基本就没筹算任用孔子。

按照如许的逻辑推理,我们就对照轻易懂得孔子与天孙贾关于“媚于奥”和“媚于灶”的对话了。

天孙贾和孔子之间的这段对话固然没有切实时间,但从孔子“获罪于天,无所祷也”的回覆来揣摩,应该是在他即将脱离卫国返回鲁国之际。孔子前后两次到卫国求仕,但一向未能受到重用,心灰意冷之际,老友天孙贾前来探问,几杯冷酒下肚,满腹悲愤难诉,同病相怜,天孙贾隐晦地提醒他道:“与其媚于奥,寧媚于灶,何谓也?”

这是其时风行的一句成语,字面意思很好懂得,“奥”是位于室内西南方的主神,固然地位尊贵,居高临下,但未必能解决实际问题;灶”是主食之事的灶 神,固然地位卑微,但当权实用,可以解决实神,固然地位卑微,但当权实用,可以解决实际问题。

“奥”进一步隐喻为国君(卫灵公),“灶”则进一步隐喻为国君身边的权臣(南子、弥子瑕等人)。天孙贾见孔子郁郁不得志,便善意地提醒他要多与国君身边的权臣(“灶”)交结,这些人的权力很大,有时比趋承国君(“奥”)还管用。不外此时孔子去意已决,所以他消极地说:“若是冒犯了上天,求谁都没用!”

省到就是赚到、淘宝购物高额返利!加微信【a-b-c-11-22-33】,带您进入省钱+赚钱网购模式!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