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西塞山怀古》是刘禹锡有名的怀古诗,表达他渴望真正统一的心情

本文乃错忍独家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图片起原于收集,如侵权请关联删除,感谢!

刘禹锡(772-842年),字梦得,自称中山(今河北正定)人,是指郡望,他的家实际住在洛阳。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及第,又登博学宏辞科。淮南节度使杜佑表管书记,入为监察御史。因列入王叔之的永贞改造,贬朗州(治今湖南常德)司马,后转连州(治今广东连县)、夔州(治今四川奉节)、和州(治今安徽和县)刺史。太和二年(822年)才从和州征还,拜主客郎中。复出为姑苏、汝州(治今河南临汝)、同州(治今陕西大荔)刺史,迁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加检校礼部尚书。卒,赠户部尚书。《新唐书》和《旧唐书》都有他的传。

刘禹锡

刘禹锡和柳宗元是极好的同伙,他们一路列入了永贞改造活动,号称“刘柳”。在文学上的成就,刘禹锡的诗歌曾与白居易齐名,号为“刘白”。他的政治讪笑诗,咏史诗都很出名。他并向巴渝一带民歌进修,写有《竹枝词》、《杨柳枝词》、《浪淘沙》等作品,于唐诗中另具匠心。在散文写作的改造方面,刘禹锡也是韩愈、柳宗元古文活动的支撑者。他的文章被柳宗元推崇为“俊而膏,味无限而炙愈出”(刘禹锡《犹子蔚适越戒》),就是说,它具有精华深刻,经得起细心寻味的特点。在韩、柳两家之外,独辟门路,对于晚唐散文作家孙樵、罗隐等都有必然的影响。有《刘梦得文集》四十卷。此诗系唐穆宗长庆四年(824年)作者从夔州调往和州时途中所作。这首七律,是刘禹锡有名的怀古诗。

刘禹锡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旧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它经由歌咏晋、吴及六朝今后历代兴亡事迹,解说了地形之险不足恃,而汗青上割据一方的局势,是会归于统一的事理。关联写作时代,中唐今后,藩镇割据,拥兵自强,唐王朝危机四伏,诗在兴亡盛衰的感慨中,既寄寓着汗青的深刻教训,又对野心家军们提出了警告,有必然实际意义。本诗首联二句直接自怀古说起,就西塞山而联想到晋灭东吴的战争景遇。西晋王濬的战船一自四川出发,东吴所谓“王气”便黯然收敛。曩昔所谓“龙盘虎踞”的锤山、石头城,“王气所钟”的金陵,又何足为恃。起句极陡,很有声势。颔联二句,接上联顺写下去,略带议论。是说吴主无道,虽有千寻铁锁,终沉江底,终于出石头城,感伤之情,溢于言外。

故垒萧萧芦荻秋

正如李商隐《咏史》诗(即金陵怀古)所说:“北湖南埭(指玄武湖,南朝练水军的处所)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此联以“石头”对“江底”,甚为工巧。此后诗能够看出,在律诗中的对偶,不必实事相对,也不必人地名必需对人地名,有时尽可取巧,如“江底”是通俗词,可用专地名“石头”来对,只求形式上对得工巧,不必挂念到词性是否沟通。颈联二句,就西塞山自己说出抚今吊古的本心。诗接着推进一步,言旧事可伤,不止吴为晋灭,联想到后来定都金陵的几个王朝,如宋齐梁陈等都接踵消亡。虽山河依旧,但只留下山形枕流,永相凭吊罢了。真是事迹依然,人事已非,感伤尤深。尾联二句,关联实际,另翻新意。诗正面说,此处虽是要塞,但如今宇宙统一,两岸故垒,只得湮没在萧萧芦获中毫无用处了。实际上,其时藩镇割据,各霸一方,朝廷无力征服,只好妥协,将就维持外观上的统一局势,长江一带,正有着不少的故垒。

故垒萧萧芦荻秋

诗既寄寓着汗青的教训,又有对其时军阀的告戒,同时更表达了诗人盼望有真正统一的表情方东树《昭味詹言》曾评此诗的成功与不足:“此诗古人皆入选,然按以杜公《咏怀事迹》,则此诗无甚奇警胜妙。大约梦得才人,一向说去,不见艰难吃力,是其胜于诸家处。然少顿挫沉郁,又无本身在诗内,所以不及杜公。”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西塞山怀古》是刘禹锡有名的怀古诗,表达他渴望真正统一的心情


相关搜索: 刘禹锡

“刘禹锡” 相关文章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