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斩御仆杀一儆百 见君王据理力争

自古以来,兵家治军都把严明军纪放在首位。认为只有严明的军纪,才能使戎行做到“居则部伍不乱,行则进退有节”。春秋时期晋国中军司马魏绛,为维护军纪的庄严,无私法律,严峻军纪,为历代兵家所赞颂。

周灵王二年(前570),诸侯在曲梁会盟(今河北邯郸东北)。晋悼公的弟弟扬干,仗恃哥哥是君主,在会盟中违犯军纪,骚动戎行队列,执掌军法的中军司马魏绛法律无私,杀了扬干的战车御士,以示责罚。

晋悼公得知此事后,勃然盛怒,对副中军尉羊舌赤说:“合诸侯,认为荣也。扬干为戮,何辱如之?”认为魏绛杀御士即等于羞辱了扬干,而羞辱了扬干,也就等于羞辱了国君,对于悼公来讲这是再耻辱不外的事。遂号令羊舌赤:“必杀魏绛,无失也。”羊舌赤说:“绛无贰志,事君不辟难,有罪不逃刑”,您不必派我去杀他,魏绛会来请罪的。

话音刚落,魏绛就到了。他把一封信呈交给晋悼公的侍卫,然后抽出宝剑预备自杀。站在一旁的土鲂、张老赶忙上来劝阻。魏绛在给悼公的信中说:

见君乏使,使臣斯司马。臣闻“师众以顺为武,军事有死无犯为敬”。君合诸侯,臣敢不敬?君师不武,执事不敬,罪莫大焉。卧俱其死,以及扬干,无所逃罪。不克致训,至于用钺,臣之罪重,敢有不从以怒君心?请归死于司寇。

魏绛在信中强调,戎行以遵守号令最为主要,武士以宁死不犯军纪才算尽忠职守。齐集诸侯,臣下岂敢不尽其责。在维护军纪时,杀了扬干的御仆,这是臣下对戎行平时教育不严的过错,请司法官对臣下处以死刑。魏绛对晋悼王赤胆忠心,毋忝厥职,毫无私心可言。

晋悼公看完信后,来不及穿鞋,光着脚赶紧跑下来,诚心地对魏绛说:我原先所说袒护扬干的话,是出自手足的友谊,是循私情,而你杀掉御仆,倒是按军法处事,行军法之诛。我对弟弟没有教管好,使他触犯了军令,这是“寡人之过也”,你如果责罚本身,就是加重我的过错,请你万万不要再如许了。晋悼公也不愧为英明君主,闻过即改,勇于认可错误。晋悼公经由这件事,知道魏绛法律无私,能辅佐本身治理世界,会盟竣事后,悼公在太庙设宴款待魏绛,并提拔他为新军副帅。

魏绛作为军中法律官,能严厉法律,从严治军,虽只斩了扬干的御仆,但在“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医生”的社会里,已是难能可贵,他的这种严明治军精神值得后人进修。

点 评

魏绛宁可冒着冒犯君主的危险,杀了违法的战车御士,使得军心不乱,军纪严明,究竟深受君王的赏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