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香港政府默认灵异事件:鬼叫餐,真相让人大跌眼镜

香港政府默认灵异事件:鬼叫餐,真相让人大跌眼镜(8)

图文无关

前文:鬼定外卖用什么?揭秘香港“鬼叫餐”事件
 

我紧蹙眉头,想了一会,没想出来。我暂时把疑惑收了起来,问陈凡给我带回的消息是什么。陈凡说,他到警局之后,让警局里的警察替他调查一下云高这个人,警方马上就答应了,而且,很快就有了结果。

在云高和云清很小的时候,厉老先生一家就从大陆移居港区了,这一住,就是二十年。厉老先生初到港区的时候,经济拮据,打拼多年,才有了一些积蓄,供云高和云清上学读书。警方查的很细,他们发现,厉老先生还未到港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宗教信仰。

只不过,那个时候厉老先生信仰的是佛教,到港区之后,才开始信仰道教,厉老先生以前的邻居称,厉老先生比较虔诚,一到港区就开始打听哪里有寺庙,打听到之后,厉老先生一有时间,就会到寺庙里祭拜。

而这个三松观,是近几年才慢慢出名的。厉老先生也是听说这个三松观很神奇,才会由信仰佛教转变成信仰道教。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在大部分大陆人眼里,自古以来,佛道不分家,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佛道两教和近代西方传进来的宗教之间,才有比较大的分歧。也就是说,有的人在拜佛的同时,会到道观里烧香,但一般不会再到基督教这些宗教里接受传道。那个时候,正值三松观招收世俗弟子,所以厉老先生就把云高送去了。

为此,厉老先生还把自己的大部分积蓄都交由道观,作为供奉香火的烧香钱。厉老先生对宗教的热爱,已经不能用虔诚来形容,这是一种狂热迷信的程度。想把孩子送到三松观作世俗弟子的人很多,云高竟然真的被三松观给看中了。

而当时,云清还在上学,他们兄妹并不是同时被送去的。云高在山上待了两年,云高快要下山的时候,云清才被送到三松观。那个时候,云清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因为她差点把学校的教学楼给烧了。

据说,当时厉老先生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因为三松观不会轻易收世俗弟子,云高能被三松观看中,已经是万幸了。让厉老先生没想到的是,三松观上的道长,竟然又看中了云清,就此,厉老先生成为了港区唯一一个将自己儿女都送上三松观的人。

云清被送上山的时候,厉老先生还以此为豪。

云清被送上山的时候,非常抵触,但是当时的云清,还没有叛逆到完全违反厉老先生的程度。云清在山上待了三个月左右,云高被送下了山,就此,云高才正式开始工作,而且,他的职务一路高升,赚的钱也越来越多。

这是让厉老先生开心的,厉老先生也希望自己这个叛逆无能的女儿,能像云高那样。可是,云清上山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云清竟然差点把三松观给烧了。当时,正是白天,三松观里的信徒有不少,三松观里一片混乱。

一开始,没有人知道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但是事后,三松观的道长发现云清不见了,所以断定是云清放的火。其实,云清实际上不是被三松观赶下山的,而是她自己离开的。或许是为了维护三松观的面子,三松观后来称云清傲羁不堪,被三松观逐下山去。

云清下山之后,没有回家,厉老先生听说之后,气得暴跳如雷,千辛万苦找到了云清。他们大吵了一架,就此开始了多年的冷战。在向我说云高和云清之间的事情之前,陈凡先向我说了厉老先生一家和三松观的情况。

之前在询问厉老先生和云高的时候,我知道了一些,但却了解的并不深入。

“涵哥,我调查出来了,云高和云清小的时候,关系的确非常好,和普通的亲兄妹没有什么两样。”陈凡对我说。小的时候,云清因为性格叛逆,和别人打架,受了欺负,一向斯文的乖乖生云高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和别人打了起来。

这件事,不少厉老先生的邻居都知道。那些人说,云高对云清很好,小的时候,云清对云高也非常亲昵,根本不是这样子的。甚至于,听说云清差点烧了大楼,云高还请求三松观的道长让他下山,去看看自己的妹妹。

三松观特殊规定,世俗弟子在山上生活的两年,不准下山。但是那一次,云高长跪三松观,终于得到了三松观的特殊允许。当时,厉老先生正和云清吵得不可开交,厉老先生还大打出手,云高抱着云清,用身体替她挡下责罚。

陈凡说,到那个时候,云清和云高之间的关系还是非常好。所以陈凡推测,让他们关系发生变化的,是三松观。云高和云清被送上道观的时间虽然不同,但是却有三个月的交叉时间,那三个月,他们共同居住在三松观上。

这一次,陈凡很聪明。排除云高从小就装作对云清很好的可能,那只有这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因为,云清离开三松观的之后,就没有回家了,云高也开始给云清送钱,并安排一些声色场所的工作给云清。

那个时候,云清不肯要云高的钱,不肯接受云高介绍的工作,足以说明他们的关系和从前不一样了。我想了想,跟陈凡说,我要去一趟三松观。

不管云清是被陷害的,还是真的是凶手,她都已经和案子脱不开关系了,云高也有陷害云清的嫌疑,所以调查他们这一家,势在必行。陈凡叹了口气,说是当初去云高家里的时候就觉得,那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和他们见面,果然,现在情势变得更加复杂了。

陈凡问我要什么时候去,我看了看手表,说明天一大早就去。

陈凡离开房间后,我躺在床上,想着突然失踪的云清究竟会去什么地方。我觉得,云清不是凶手,至少,她不是杀肥基的凶手,警方找不到她,也不是因为云清畏罪潜逃了。凶手杀肥基,不留痕迹,很明显是有预谋的,既然是有预谋,如果云清真的要逃,不会连保险柜里的钱都不带走。

我心里有很不详的预感,直觉告诉我,必须迅速找到云清,警方虽然已经在出港的各大关口把关,保证云清没法逃走,但是港区这么大,想要找到云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事情。

第二天,我和陈凡,带着罗峰给我的人,上了三松观,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我们一行只有四个人。三松观并不在新界,光是坐车就要坐好几个小时。下了车之后,陈凡以为终于到了,但是向山下的人一打听,陈凡就丧了气。

因为三松观在山上,山脚到山顶,没有公路,只能走小道上去,就算全速前行,也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沿途,全是石阶,这些石阶很不平整,大冬天的,还有不少绿油油的青苔,加上山里要湿润一些,台阶很滑,我们爬山的时候,非常小心,好几次,陈凡都差点滑倒。

石阶小道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树木,大白天的,那幽森的树木依然让人看的头皮发麻,这种氛围很奇怪,总让人觉得会有什么东西会从树林里窜出来。上山和下山的人很多,每走一会,我们都会遇上一个人。

小道很窄,我们不得不侧身让道。

终于,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爬到了山上,看到了三松观的大门。道观很恢宏,也很新,远远看去,道观里全是人,有道士,也有上山烧香的人。我们就像普通香客一样,进了三松观里。

陈凡也有些惊讶,他说,在大陆地区,除了一些文化遗址或者一些地方文化旅游景点,道观一般不会装修得这么豪华。而三松观,却完全相反,它既不是什么文化地点,也不是旅游景点,但是装修豪华,香客众多。

不过,陈凡马上就释怀了:“也对,这个道观这么出名,每天给香火钱的人很多,再加上那些各行业的精英世俗弟子,它根本不缺钱。不过,他们怎么不花钱把上山的路给修一修。”

罗峰的两个手下,一副流氓样,其中一个人操着浓重港区口音,对陈凡笑着说:“人家是修仙的,如果谁都能够轻易上来,还他妈怎么成仙。”

他们都没有把互相的调侃放在心上,但陈凡的话都提醒了我。三松观,不缺钱,政府不管,但是三松观出于方便信徒上山的原因,也应该稍微修缮一下上山的小道。三松观这么豪华,没有修小路,显然也不是为了显得道家有多云淡风轻。

我心里始终觉得,这个三松观有问题。

我们正准备踏进去的时候,突然有人拦住了我们。那个人,一副道士打扮,他对我们鞠躬,说了句:“几位道友,面带凶相,请恕三松观不能接待。”

这下,我更加觉得这道观有问题了。进三松观的人,有很多都五大三粗,可是这道士唯独不让我们进。

我冷笑,脸放了下来:“如果我非要进呢?”

那个道士还是保持着微笑,他又对我们鞠了一躬,说如果我们要进,他也没辙,但是道家的仙人不会坐视不管,还说我们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三松观是不会负责的。这个道士虽然表面和善,但是语气之中却有一种丑话说在前面的意思。

罗峰的两个手下容不得别人这样对他们说话,揪起那个道士的衣领就想要打人,但是他们还没有动手,很多人就冲着我们嚷嚷,还指指点点的。罗峰的手下更恼怒了,正想发火,我阻止了他们。

他们只得把那个道士放了。我上下打量着这个道士,长得很清秀,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也只有三十岁左右。他还是处变不惊的样子,直挺挺地站在我们面前,围着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了,我问那个道士,为什么会觉得我们面带凶相。

道士笑了笑:“面不无故生凶,凶相从心而发。。”

陈凡也有点被惹恼了,只是进个道观,别人都能进,我们却被阻拦了半天,他也骂了声:“别人五大三粗的就不凶,我们这样子就凶?你他妈的别胡扯了。”但是,陈凡刚骂完,周围的人里就有人朝着我们扔东西,我几个转身,闪开了,陈凡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脸上被砸了黑灰。

最终,还是那个道士阻止了大家,他让大家不要行恶行,还说,有些事情,道观里的仙灵自然会做。我也没有发火,来这里,只为调查,而不是打斗,我学着道士的语气,问他是怎么看出我们心里的凶相的。

原本以为这个道士会装模作样说自己有天眼之类的本事,但是他一开口,我就发现,这个道观,和普通装模作样的道观不一样。他说,上山之人,皆为求道,可是我们上山,却不为求道,而且带着戾气和血气而来。

我继续问道士我们是为什么而来的,这个道士摆了摆手,指着山下的路,说如果我们想查什么事情,应该到山下去,而不是上山来。山里,只有仙人和神灵,没有世俗中的打打杀杀。我已经不敢小瞧这个道士了,他竟然知道我们是上山查案来的。

但是,他这么说,非但没有让我想要转身下山,反而更想进去查查这个不简单的道观。

上山来的时候,我们只想偷偷来调查,所以没有找港区警方开什么搜查证。但是看现在的情况,港区警方也未必会随意地开搜查令给我们,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和有直接的证据,港区警方还是会在调查的时候,尊重宗教信仰和宗教场所。

特别是,信徒特别多的宗教场所。山上的这些民众,显然已经把我们当成了敌人,而且,这仅仅是因为这个道士几句话。就在我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有人叫了一声我面前的这个道士,那是一个老道士,头发扎了起来,没有戴帽子。

他的头发花白,白花花的胡子也很长。那个老道士,称这个年轻的道士为玄一。玄一对老道士的称呼是师兄,很是恭敬,他们的年纪相差很大,没想到竟然是同辈。玄一对老道士很恭敬,马上让到了一边。

老道士扫了我们几眼,一脸和善,说来者是客,让我们自便。我发现,这个老道士开口,就没有人反对我们进去了。大家都很快就散开了,玄一的脸上也没有异样,只是对我们笑了笑,说了声请也就转身离开了。

我们终于走进了道观,一进道观,浓重的烧香味就冲鼻而来。道观很大,里面的人来来往往,大部分都在烧香拜神,同时,我们感受到了很多有敌意的目光。我让陈凡和罗峰的两个手下,多忍忍,这样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他们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把脸上的痞子模样给收敛了起来。道观里有一个大殿,几个小殿,都是对所有信徒开放的,大殿的人最多,里面还有不少道士,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听到了这些道士和居民的交谈。

这些居民,大部分是家中遇到了难事,所以才来解惑。道士嘴里都说着高深莫测的话,让人很难懂。那些民众听得也云里雾里,一会摇头,一会点头,这群道士的态度非常好,也不会不耐烦。

在道观里绕了一整圈,我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是却有一个地方,我们进不去。在大殿的后面,有一道不起眼的小门,门上写着:闲人勿入。门外,还有一个小道士把守着,我们一走近,他就把我们赶走了。

陈凡问我要怎么办,是不是要空手而归,我摇了摇头,找了一个上山的信徒,问了话。这个大汉,之前并没有在道观门外,所以也不知道我们是谁,也不知道我们和三松观的道士差点发生了冲突。

他见我们找他问话,还以为我们是第一次上山,所以也很乐意回答我们。

大汉告诉我们,经常上山的人都知道,那道门是三松观的止步门,不仅上山的信徒不能进,就连三松观道士也不能进。之前有居民因为疑惑,问了三松观里的道士,道士说,整个三松观,只有老道长能进去,就连玄一道长都进不去。

我注意到这个大汉对玄一和那个老道士的称呼有些特殊。他告诉我,道观里,辈分最大的道士,只有这两个,没有人知道那个老道士的道号和法号是什么,因为年纪大,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老道长。

而玄一道长,自然指的是之前拦下我们的年轻道士了。

陈凡有些惊讶了,他问:“没人知道老道长的法号是什么?道观里的人也不知道?”

那大汉摇了摇头:“不知道。”

陈凡嘀咕了一声,说怎么这个道长跟做贼一样,不让别人知道他的法号。陈凡的嘀咕,引来了那个大汉的不满,他怒斥陈凡,让他不要说不敬的话。为了继续问下去,陈凡只好假装道歉。

问起玄一究竟多少岁,大汉说,从来没有人问过玄一道长多少岁,但是很多人都说,玄一的年纪,可能不比老道士少多少。他说,玄一这个人,非常和善,一般面对谣言,都会语言委婉地反驳上两句。

唯独对他年纪很大这个说法,玄一没有反驳。

所以,大家都认为玄一跟老道长的岁数差不了多少,否则,年纪相差这么多岁,一般会是师徒的辈分,而不是师兄弟的辈分。说着,大汉还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才偷偷告诉我们:“我有一个朋友,年纪很大了,他二十年前就见过玄一道长了,可是二十年后,玄一道长竟然一点都没变。”

为保证阅读质量,后续内容您需要:(谋杀物语,wobengaoxiao) 复制拼音内容去到公众号添加,留言关键词,即可看更多免费内容哦,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微微一愣,问他那是什么朋友说的。这个大汉话也多,说起来没完没了。他告诉我们,三松观的确是近几年才建起来的,它原先是在港区最南部的一个小道观,在港区南部一代也小有名气,只不过当时的名气和现在相比,相差太多了而已。

他的那个朋友,在三松观还没搬迁重建之前,就经常到三松观拜神,他是见过玄一的。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香港政府默认灵异事件:鬼叫餐,真相让人大跌眼镜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