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猎奇百科 > 正文

红楼梦里青春丧偶的她,终于找到机会释放了一次

image.png

文/夕四少

知乎上有网友向我提了一个问题:红楼梦里写到有性压抑倾向的都有谁?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寡妇李纨。

其实细细梳理,前八十回中,写到有着性压抑倾向的女子不在少数,除了李纨之外,还有别人,比如平儿,她生活在妒妇王熙凤和风流公子贾琏中间,一个是醋坛子,一个是不管脏的臭的都往屋里带。聪明的平儿为了生存,她不止一次拒绝了贾琏的求欢,选择了牺牲个人幸福,所以,她其实也是性压抑的牺牲品。

再比如妙玉,她之所以遁入空门不是因为自己想,而是只有如此才能保命,从刘姥姥二进荣府有洁癖的她将自己的茶杯给宝玉用,宝玉生日不忘送上拜帖,黛玉湘云中秋节凹晶溪馆联句,她续上了结尾……凡此种种,皆可见妙玉的身在空门,心在红尘,但她又不得不压抑自己,其判词却准确地刻画了她“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的命运。

以上略举几例,这说明红楼梦里的不少女性,不管主子小姐,还是丫鬟奴婢,其实在那个时代,生活在大家族之中,多多少少都可能会有压抑的倾向存在,而青春丧偶的李纨,无疑是最明显不过的例子。

关于李纨的背景,曹公在原文第四回中就已经交代。

原文: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今黛玉虽客寄于斯,日有这般姐妹相伴,除老父外,余者也都无庸虑及了。

image.png

从这段文字里我们知道,李纨青春丧偶,虽然嫁到了贾府这样的豪门,但命不好,丈夫早死,留下一个儿子,在家时学过的礼法要求她,除了守节,就是专心教子读书,领着一帮姊妹们做针黹女红。自从死了丈夫,年纪轻轻的李纨就如同槁木死灰一般,生活中从此再也没有色彩,独守空闺成了家常便饭。

可以说李纨的命运跟她早年的经历不无关系,她自小被灌输了“女子无才便是德”以及做贤女和贞洁烈女的知识,虽然没有十分读书,但却养成了守礼从不越矩的大家闺秀,无论说话做事,是绝对不会走出贤女贞女的范畴的,这对她悲剧命运的养成无疑是最根源性的。

也许,初嫁到贾府的李纨,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命如此不好,她的幸福如此之短,她的后半生会如此在寂寞和压抑中度过。

李纨的生活有多寂寞呢,曹公在大热闹喧嚣的场景中,通过一个动作,侧面点出了李纨作为一个寡妇的寂寞和空虚。原文第三十九回,史湘云摆螃蟹宴宴请贾府众人,平儿来取螃蟹,被李纨拉着坐下吃起了酒。

李纨揽着他笑道:“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平儿一面和宝钗湘云等吃喝,一面回头笑道:“奶奶,别只摸的我怪痒的。”李氏道:“嗳哟!这硬的是什么?”平儿道:“钥匙。”

这时候的李纨已经跟小姑子们一起喝了不少酒,而她酒后在平儿身上乱摸的这个动作,恰恰下意识地反映了她的真实情感和心理:平时的她太寂寞了,太中规中矩了,竟如活死人一般,时时刻刻都在保全自己贞洁烈妇的名声,生怕有一丁点差错。而酒后的李纨,却好像突然活了过来,青春回来了,热情回来了,一切都回来了,她不由自主地朝着平儿身上摸。

image.png

就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她已然等待了多年,也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又勾出了她的伤心往事。李纨道:“……想当初你珠大爷在日,何曾也没两个人。你们看我还是那容不下人的?天天只见他两个不自在。所以你珠大爷一没了,趁年轻我都打发了。若有一个守得住,我倒有个膀臂。”说着滴下泪来。

酒后的李纨,难得的真性情,难得的对众人掏心掏肺,她是多么怀念贾珠在的日子啊,那时候贾珠还有几房妾室,他们应该有过赌书泼茶的好时光,有过花前月下的浪漫,有过比翼双飞出双入对的幸福,然而这些美好却转瞬成空,贾珠的死告诉她,她的后半生都将在独守空闺,专心课子中度过。

所以,即便可以领着双份薪水,月例银子与太太们同等,但青春丧偶的李纨,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她压抑的太久太深了,久到自己全然不知,深到酒后的她不由自主地把手深到平儿那里。

为了守住名节,为了把儿子培养成人,她把所有的心血全都倾注到了儿子身上,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过早地枯萎了自己,把人的正常的生理需求压制在社会道德规范的准则之内,立志做一个合格的寡妇,做一个称职的大嫂子,做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

试想,一个大家族中不管事不理家的大奶奶,有多少个夜里,她孤枕难眠,泪湿衾枕?又有多少个夜里,她不止一次怀念丈夫生前二人一起共度的短暂而美好的时光?可那些时光都一去不复返了,等待她只是一眼望得到头的等死,终于熬到儿子高中,但耗尽了后半生心血的她终于也“昏惨惨黄泉路近”。

有时候我在想,死亡对于生如槁木死灰的李纨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终于不用再压抑自己,终于可以好好追补已逝的青春,终于可以与丈夫团聚,终于可以做回最真实的自己。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红楼梦里青春丧偶的她,终于找到机会释放了一次


猎奇百科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