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乌鸦悖论,被火鸡悖论无情推翻的哲学问题

乌鸦悖论是一个非常头疼的哲学问题,却又是一个值得人们去探讨的问题。乌鸦悖论是一个关于黑乌鸦的著名悖论,但是被火鸡悖论无情的推翻。不管怎样,这个哲学问题终究是值得人们去探讨的,跟小遍一起来看看。

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

乌鸦悖论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的问题,其实乌鸦悖论又名叫做‘亨佩尔的乌鸦’或‘亨佩尔悖论’。是德国科学家卡尔·古 斯塔夫·亨佩尔提出来的,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发现的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是一个关于黑乌鸦的著名悖论。

乌鸦悖论说明:用发现的许多的现象通过‘归纳法’得到的结论如果没有经过理论证明成立,往往是错误的,因为违背后来发现的 事实,形成以偏概全的观点和理论。如果看到有3—4只乌鸦是黑色的,那么说“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这条科学定律的证据是不充分的。如果看到上百万只乌鸦都是黑的,这条乌鸦悖论定律的证据就比较充分。

现在问题出现了。“所有乌鸦都是黑的” 的论断在逻辑上和“所有不是黑的东西不是乌鸦”等价。如果我们观察到一只红苹果,它不是黑的,也不是乌鸦,那么这次观察必会增加我们对“所有不是黑的东西不是乌鸦”的信任度,因此更加确信“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

要回答乌鸦悖论这个问题,让我们首先把这条定律改成在逻辑上仍然等价的另一个形式吧,“凡是不黑的东西都不是乌鸦。很容易找到成千上万不黑的又不是乌鸦的东西。它们是否也证实了定律:“凡是乌鸦都是黑的。”?

问题是要把关键找出来。卡尔·亨普尔相信,一个不是乌鸦的客体不是黑的这件事实际上是证实了“所行乌鸦都是黑的”这个论断,不过只是在极微小的程度上得到证实。试想我们来做一个客体数量很小的假设检验,比如有10张扑克牌向下扑放在桌子上。我们假设所有黑牌都是黑桃。我们开始一张一张翻牌。显然,每当我们翻开一张黑桃时,我们就得到一个证实假设的例证。

现在,我们把乌鸦悖论这个假设用不同形式改述为:“所有不是黑桃的牌都是红的。”两次我们翻出的牌不是黑桃时,它是红的,这肯定也像前面一样证实了我们的假设。确实,如果第一张牌是黑桃,其余9张都是红色的非黑桃牌,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假设成立。

乌鸦悖论被火鸡推翻

罗素的火鸡说的是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有一个关于归纳主义者火鸡的故事,在火鸡饲养场里,有一只火鸡发现,第一天上午9点钟主人给它喂食。然而作为一个卓越的归纳主义者,它并不马上作出结论。它一直等到已收集了有关上午9点给它喂食这一经验事实的大量观察;而且,它是在多种情况下进行这些观察的:雨天和晴天,热天和冷天,星期三和星期四……

它每天都在自己的记录表中加进新的观察陈述。最后,它的归纳主义良心感到满意,它进行归纳推理,得出了下面的结论:“主人总是在上午9点钟给我喂食。”可是,事情并不像它所想像的那样简单和乐观。在圣诞节前夕,当主人没有给它喂食,而是把它宰杀的时候,它通过归纳概括而得到的结论乌鸦悖论终于被无情地推翻了。大概火鸡临终前也会因此而感到深深遗憾。

这个故事当然不是讨论这只火鸡的可笑,而是嘲笑归纳主义者,科学始于观察,观察提供科学知识能够赖以确立的可靠基础,而科学知识是用归纳法从有限的观察陈述中推导出来的,所以说这种归纳法得出的结论未必是正确的,甚至可能是非常可笑的。所以,乌鸦悖论的手段和方法,正好被火鸡问题无情的推翻。。。这就是一个对立的哲学命题。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乌鸦悖论,被火鸡悖论无情推翻的哲学问题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