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为什么吕不韦没能名列战国五令郎?

战国时期,各国纷争络续,为了提拔自身的软实力和名声,列国络续招揽各地的人才,而战国四令郎的作为就是这一现象的最佳施展。

他们倚赖于王权而又自成一系,依靠着门下食客的经营而名重各国,他们的事迹普遍撒布,战国四令郎也成为一个固定的组合被人们谈论,而在秦国同样有一位善养食客的人存在,他就是吕不韦。可是他却没能成为战国第五位令郎,这是为什么?

司马迁的价格观

在史记中,司马迁写战国四令郎的列传离别是《春申君传记》、《平原君传记》、《孟尝君传记》、《魏令郎传记》。在四令郎中只有信陵君零丁称信陵君为令郎,可见魏无忌身上有着一种奇特的品质吸引着司马迁。

司马迁在《魏令郎传记》中说:令郎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这就是说司马迁看中魏无忌不以身份珍贵而对食客分出个三六九等,一律平等看待。司马迁看中的是魏无忌不以身份地位结交的处世哲学,这也是司马迁存眷底层社会的一个价格取向。

商人的作对

商人逐利,自古皆然。吕不韦更是商人中的极品,他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把国度当成商品来生意在逻辑并没有什么不当,究竟做慈善也是要钱的。战国四令郎用国度的财帛来供养食客,让说客替他们宣立名声,吕不韦用本身赚的钱来宣立名声比他们要义正辞严得多。

正人不言利,司马迁作为一个以文字为事业的人,对于动辄言利的商人天然难有亲近感。可是即使是不求回报的魏无忌难逃商人的脑筋,在他交友的那些“贩夫走卒者流”之中,还不是在他难题之时用动作回报了他吗?所分歧的是:魏无忌求名,吕不韦求利,一个看得见,一个看不见罢了。

司马迁在评价吕不韦时引用了了孔子的话来反问:孔子之所谓“闻”者,其吕子乎?孔子在注释闻与达的区野史说: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这就是说吕不韦擅长作伪,有沽名钓誉之嫌,而这种外观功夫毕竟导致了他的失败,究竟是以成败论英雄。

吕不韦赢了利,却毕竟输给了名。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为什么吕不韦没能名列战国五令郎?


相关搜索: 吕不韦

“吕不韦” 相关文章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