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濒死经验之谜 科学解释濒死时回光返照现象

 濒死经验或临死经验是一种在接近死亡时一些人所经历的现象。这些现象包括灵魂出体,看见天堂或地狱,看见亲人,看见宗教人物或上帝,甚至看见超我和超时空的东西,回顾一生的生活,以及其他超验的现象。

  这些现象一般都是在临牀死亡,或很接近死亡时发生。

  濒死研究则是一门研究人们在接近死亡的一些超自然和出体的现象。根据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在美国1980-1981年,有近15%的人均有濒死经验现象。濒死经验(NDE)的现象包括有生理、心理、及超自然因素。生物学、心理学、宗教界均对濒死经验有不同的观点看法和解释。

  虽然濒死经验在全球很多地方也有发生,但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濒死经验或略为不同,对濒死经验的解释也略不同。

  英国科学家将对处在濒死状态下的人们,大脑和意识究竟会发生什么展开深入的研究。

  在这项被称为“复活期间的意识”的研究中,针对欧洲和北美洲医院的病人出现心停搏止时,医生对他们进行检查。此项研究负责人、来自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萨姆-帕尼亚博士称:“不同于普通的理解,死亡并不是一个特定的时刻,而是一个开始于心脏停止跳动、肺部停止工作和大脑功能终结的过程--医学上的‘心脏搏停’,这与临床死亡同义。”长期以来,科学家一直致力给死亡下一个准确的定义,确定死亡发生的准确时刻。然而,现在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死亡是一个过程。确认一个人死亡,那么他的呼吸停止、心脏会停止跳动和大脑思维活动停止。

  帕尼亚博士称:“在出现心脏停搏期间,死亡的三个标准都同时存在。然后会经过一段时间,可能持续数秒钟到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在此期间,如果进行医疗紧急抢救也许会让心脏重新恢复跳动,将生命垂危的人从死亡线上拉回。研究处于心脏停搏阶段的人所经历的有助于了解到垂死人的状况。”以往的研究显示10-20%经历心脏停搏的人会出现神志清醒、完整的思考过程、推理和记忆,有的甚至能够回忆起在遭遇死亡过程中所进行的垂死挣扎细节。

  有过濒死体验的人称,当时回顾了自己一生的经历,按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一幕接着一幕的回放,甚至伴随着画面,重新体验当时的感受。出在生命垂危的人,如果得到了有效的救治,在“濒死体验”进行到一定程度后,有的人又回来了。开始时很多人都想尽快回到身体中,但是,随着濒死体验的深入,他开始产生排斥回到原来身体的情绪,如果遇上了光,这种情绪就会变得更为强烈。目前人类对意识的了解尚少,心理学家卡尔-简森认为:“濒死现象产生的原因仍然很神秘,对此,目前我们还不能解释清楚。”

  很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尽管他们经历了临床脑死亡而且身体感官停止工作,但醒来时他们却能清楚地记得当时所“看到”和“听到”事物,而且这些事物都确实存在,这不同于大脑因缺氧或药物作用所引起的幻觉。人在失去知觉,却又能正确地讲述当时的情况,对此却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研究濒死体验至今,有很多科学家做出过多种解释: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体验是由于死亡过程中大脑缺氧导致大脑细胞死亡产生生理变化引起的;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内啡肽(大脑中可缓解痛感并影响情绪的一种物质)释放的结果;还有人认为这是人们在生命垂危时的一种心理反应。

  研究发现,在生命垂危时感觉很平静、看到亮光和有灵魂出窍经历的人可能他们在以前的每天生活中遭受着失眠的困扰。在经历濒死之前和之后,他们常常在清醒状态下有快速动眼睡眠期的症状。”

  研究人员希望通过“复活期间的意识”研究,最终能揭发濒死状态下,人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停止运转时大脑在发生什么、在心脏停搏期间是否还能看到和听到,以及灵魂出窍是怎么一回事。近日,帕尼亚博士在联合国国际专题讨论会上正式宣布推出“复活期间的意识”研究计划。

  “复活期间的意识”的研究过程中,医生将会使用尖端的技术来研究处于心脏停搏期间人的大脑和意识的状况。同时,研究人员还会检测灵魂出窍的真实性以及心脏停搏所能“看到”和“听到”的。 该研究也将是BRAIN-1研究的的补充,研究小组将会对生命垂危的病人进行多种生理检测,旨在改进对经历心脏停搏病人的医疗和心理护理。

所谓“濒死”,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什么是濒死体验

  死亡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临床死亡与生物学死亡。前者指心脏跳动与呼吸停止后的4-6分钟,此时肌体尚有足够的氧气维持包括大脑、肾脏、眼睛等器官的功能;而在之后进入的生物学死亡阶段人体细胞开始死亡,大脑等重要器官的功能关闭。濒死体验是指那些进入临床死亡状态后由于各种原因重新复苏的病人讲述自己奈何桥头一游的经历,这些病人有的是心脏骤停,有的经受了严重创伤或是手术,还有的干脆是抢救过来的自杀者。报告的濒死体验大都包括:穿过黑暗的隧道,远远的光亮,个人经历的快速回放,平静、安详甚至是欣喜,以及灵魂出窍并在上空注视自己的躯体等等。

  供氧不足

  让人吃惊的是不同民族、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濒死者汇报的经验有很大程度的相似,似乎暗示着通往“天国”道路的存在。然而从神经科学家的视角来看相似性这并不奇怪,因为这是大脑缺氧、二氧化碳积累的缘故。二氧化碳在空气里的浓度为0.039%,当上升到1%时就会产生毒性。研究表明只要大脑缺氧,患者事后汇报的感觉就与濒死体验类似。同时,一方面濒临死亡而后苏醒过来的病人并非都能回想起濒死体验,而那些血液中二氧化碳浓度较高者汇报出经历了濒死体验的比例确实会更高。

  光亮与幻觉

  产生光幻视(Phosphene)并不需要真的“看见”亮光,比如很多人都有过撞到门框或者索性挨了一拳时“眼冒金星”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例子。这是机械力激活了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或者视觉神经的缘故。濒临死亡者常常伴有大脑后部枕叶的异常活动,而枕叶这是大脑视觉皮层所在的地方。视皮层的病理性激活也是某些失明的濒死者也能汇报出看见远方光亮的原因。另一些研究则表明濒死幻觉产生时脑电波与快速动眼睡眠时相类似,后者正是整个睡眠周期中“做梦”发生的阶段。

  愉悦、回忆与“灵魂出窍”

  在心肌梗塞发作导致的濒死体验中大脑会释放出有镇痛作用的内啡肽,这会产生病理性的欣快。致幻剂氯胺酮、麦角二乙酰胺以及大麻素都能产生类似的飘飘欲仙的感觉,并且激活大脑皮层两侧的颞叶,而这个部分的大脑皮层正是负责回忆的储存。大脑右后颞叶以及颞顶区的激活,据信能够导致濒死者感觉到自己意识和躯体产生分离。关于灵魂出窍最著名的说法是1907年3月11日《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一位名叫麦克杜格尔的医生发现当人在去世的时候体重会减轻21克,这21克正是灵魂的重量。虽然麦克杜格尔医生的实验不但设计不够严谨,本人后续也无法重复这一现象,然而这一说法在随后的100年内在大众文化中依旧经久不衰,伊尼亚里图导演还在2003年以“21克”为名将生与死的主题搬上了银幕。

  生存还是毁灭的秘密有待最终揭开

  几乎没有例外,那些经历过濒死体验的病人都回忆说最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他们的灵魂带回到了身体里面,然后……他们就苏醒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很少一部分人会回来,而绝大多数人最终选择或者被迫离开。目前科学研究认为那些经历了濒死体验的人与最终死亡者不同,他们大脑在缺氧下进入了类似北极地松鼠(Arctic Groud Squieel)经历的冬眠状态,通过下调一种叫做NMDA的受体从而在一定时间内耐受了缺血的体内环境,为抢救回来赢得了机会。

  从临床死亡到了生物学死亡阶段,或许还有办法做最后一点努力:把遗体冷冻,减缓细胞凋亡,以待将来医学进步时候再进行复苏。最近就有这样的一个例子。2015年知名作家、科幻小说《三体》的编审杜虹女士受《三体》中描述的冷冻手术启发,在去世后将自己的头部冷冻在-196C保存。虽然对未来医学的发展难以作出确切的估计,然而杜虹女士对未来科技进步的希望与信心值得我们钦佩。选择与命运抗争到底是一种尊严,平静地踏上往生之路也同样值得我们尊敬。

真的存在回光返照?科学解释濒死时回光返照现象

 老一辈的人常说人濒临死亡之际会出现回光返照,虽然大家一直把这一说法当做迷信,但是这种现象貌似真的会发生。接下来我们一起去看一下专家是怎么解释这一现象的。

  作为下一代新达尔文主义的唯物主义者,我发誓自己是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这说明,我已将自己“隔离”了多年,因为对于那些一直在顽固地挑战我的逻辑认识的异常个人经历,我还无法更好的解释它们。

 


 

 

  举例来说,有一次,我在劳德代尔堡(FortLauderdale)的一家旅馆居住时做了一个生动的梦。在梦境里,门被敲响了。我打开门看到了我妈妈的好朋友Sally,她颤抖着,心神不定的样子。“Blaze,”她对我说道,为她的黄金猎犬悲痛地抽泣着。“我找不到它了。它不在了。”这个梦实在太怪异了,我甚至在第二天吃早餐时告诉了我的父亲。“真怪啊,”他耸了耸肩说道。然而就在这一天,妈妈屋里的电话响了,是Sally。“Blaze,”她刚说完就在电话那头啜泣了起来。“今天早上我们送它安息了。我依然希望它能出现在屋里,但是它不在了,我的上帝啊。”
 

我可以适应这种不确定的事,但与这些紧密相关的事情却很少是完全科学的。“想想所有你做过却没有实现的梦吧,”这些还可以。“但你做了一个似乎是预言的梦。那真是不可思议。”无论如何,那些事情没有一件是对我有特殊意义的,只是在自然运行着的世界里有一个小中断。

 

 

  这件事发生时,我并不认为这是“超自然现象”,而且我不确定自己现在依然这么想,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命名这件事。实际上,这一甚至没有存在过的现象,现在有了一个名字,叫做:回光返照。

  到的这一现让我们来详细述说一下上文提象。这一术语在五年前由一名德国生物学家MichaelNahm提出。2009年,他在《濒死研究》(TheJournalofNear-DeathStudie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也是现代第一篇有关认知衰减的人在濒临死亡时变得清醒这一神奇话题的综述性文章。据他称,数千年来,“回光返照”的事例都在被人们所记载,从古典学者的记述,如:希波克拉底、西塞罗和普鲁塔克,到十九世纪医学界的杰出人物,如:本杰明·拉什(他着成了美国人的第一部有关心理疾病的专着)。很显然,在此之前人们只是记载,到将这些没有想难以捉摸的事件以某种正规方式命名或使之概念化。
 

 下面是Nahm在他的原文中对回光返照的定义:

  在濒临死亡时,那些呆滞的、失去意识的或有心理疾病的病人出现(或再次出现)正常或异常的心理能力的增强,包括相当明显的情绪和精神高涨,或能以一种异乎寻常的活泼且兴奋的方式讲话。作者将回光返照描述为更为常见却罕为人知的濒死体验(ELEs,“end-of-lifeexperiences”)中的一种。濒死体验还包括:看到临终所卧之床、幻影、濒死/离体体验、心灵感应的感觉等等。

 

 

  但无须多言,回光返照是一个模糊的概念。首先,“濒临死亡”的时间段该如何确切限定:几分钟、几小时、几天……乃至几个月?同年,Nahm随后与佛吉尼亚大学的精神病学家BruceGreyson共同发表在《神经和精神疾病》(TheJournalofNervousandMentalDisease)上的文章表示,我们在此问题上得到了一些说明。在四十九例有关回光返照的研究中,大多数(84%)出现在临死一周内;43%则在生命的最后一天内表现出来。

  总之,他们将这一现象大体划分为两种。在第一种类型下,“精神错乱的严重程度联同身体活力的下降发展地都较为缓慢。”这发生在那些患有慢性精神疾病的患者身上,那时他们的精神病症状已经变得较不明显,或全部消失了,这一现象发生在他们逝世前一个月。因此,回光返照会如拨云见日般慢慢显露出来。作者提供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三个俄国人的案例研究作为例证,他们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先前没有清醒的阶段,多年来一直处于精神病的心理状态下。”一名患有紧张症近二十年的人,宣称在最后去世前“几乎变得正常了”。
 

在回光返照的第二种类型中,作者告诉我们,“头脑的完全清晰可在临死前几小时或几天内突然出现。”在一项研究中,英国一家护理院内有百分之七十的护理员都称他们自己观察到痴呆病人在去世前突然出现短时间的清醒状态。(在我得知只有十名回应者前,这一数字确实使我印象深刻)例如,一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病晚期的九十二岁妇人,很多年都无法认出她的家人,但是在她去世前的那一天,她与他们进行了有趣且欢快的交谈,记起了每个人的名字。她甚至还知道自己的年龄和她一直居住着的地方。“这种事情经常发生,”Nahm和Greyson写道。

 

 

  在第二种发生的更突然的类型的另一事例里,今年年初,作者详述了一位叫做AnnaKatharinaEhmer的德国妇女的离奇事件,她死于1922年。据称,她的事例非常有价值,因为当地两位非常受人尊敬且很有影响力的人物见证了这一切,他们是WilhemWittneben,德国当时最大的精神病院之一——Hephata的主任医师,以及该组织的负责人FriedrichHappich。多年以来,Wittneben和Happich在演讲和着作中多次转述这件事,而且他们各自对这件事的描述相吻合。

  在精神病院里,Katharina属于最为严重的精神残疾。Happich用一副生动的图勾勒出她的精神状态。“从出生起,”他写道,“她就严重滞后。她从未学过说哪怕一个简单的词。她能连续几个小时盯着一个特定的点,之后连续几个小时坐立不安,不得安宁。她吃东西时狼吞虎咽、一直在弄脏她的衣服、发出动物似的叫声、睡觉……从不理会她所在的环境。”似乎这样还不够,Katharina在这些年来患过几次严重的脑膜炎(meningitis),这损伤了她的大脑皮质组织。
 

 尽管如此,当这位妇女濒临死亡时(在骨结核处截肢后的短短一段时间内——真是走霉运了),Wittneben、Happich和院里其他一些职员惊奇地聚集在她的床边。Happich写道:“从出生起就完全弱智,从未说过哪怕一个简单的词的Katharina,为自己唱起了临终歌曲。说具体些,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灵魂在何处找到安身之处,找到安静和睦?安息吧,安息吧,天国似的安宁!’”她唱了有半个小时。那时候,她那看起来愚钝的脸,逐渐变了模样,看起来那么脱俗。随后,她便安静地长眠了。

 

 

  这虔诚的调子让我不禁嘲讽地皱起了眉头,但说真的,我们不得不承认KatharinaEhmer的故事是一个谜。在他们后来发表的关于这一话题更全面的文献综述(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中,提出了“回光返照”作为调查术语不能先于2009年那篇文章使用——在那篇文章中,Nahm和Greyson发现总共有八十一位证明人证明类似的案例,五十一位不同的作者写了报道。大多数案例由十九世纪的生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指出并记载。他们推测,到了二十世纪,医生们只是都不再报道这些事件了,因为他们无法用当代科学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解释。

  在第二种发生的更突然的类型的另一事例里,今年年初,作者详述了一位叫做AnnaKatharinaEhmer的德国妇女的离奇事件,她死于1922年。据称,她的事例非常有价值,因为当地两位非常受人尊敬且很有影响力的人物见证了这一切,他们是WilhemWittneben,德国当时最大的精神病院之一——Hephata的主任医师,以及该组织的负责人FriedrichHappich。多年以来,Wittneben和Happich在演讲和着作中多次转述这件事,而且他们各自对这件事的描述相吻合。

在精神病院里,Katharina属于最为严重的精神残疾。Happich用一副生动的图勾勒出她的精神状态。“从出生起,”他写道,“她就严重滞后。她从未学过说哪怕一个简单的词。她能连续几个小时盯着一个特定的点,之后连续几个小时坐立不安,不得安宁。她吃东西时狼吞虎咽、一直在弄脏她的衣服、发出动物似的叫声、睡觉……从不理会她所在的环境。”似乎这样还不够,Katharina在这些年来患过几次严重的脑膜炎(meningitis),这损伤了她的大脑皮质组织。

 

 

  尽管如此,当这位妇女濒临死亡时(在骨结核处截肢后的短短一段时间内——真是走霉运了),Wittneben、Happich和院里其他一些职员惊奇地聚集在她的床边。Happich写道:“从出生起就完全弱智,从未说过哪怕一个简单的词的Katharina,为自己唱起了临终歌曲。说具体些,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灵魂在何处找到安身之处,找到安静和睦?安息吧,安息吧,天国似的安宁!’”她唱了有半个小时。那时候,她那看起来愚钝的脸,逐渐变了模样,看起来那么脱俗。随后,她便安静地长眠了。

  这虔诚的调子让我不禁嘲讽地皱起了眉头,但说真的,我们不得不承认KatharinaEhmer的故事是一个谜。在他们后来发表的关于这一话题更全面的文献综述(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中,提出了“回光返照”作为调查术语不能先于2009年那篇文章使用——在那篇文章中,Nahm和Greyson发现总共有八十一位证明人证明类似的案例,五十一位不同的作者写了报道。大多数案例由十九世纪的生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指出并记载。他们推测,到了二十世纪,医生们只是都不再报道这些事件了,因为他们无法用当代科学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解释。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濒死经验之谜 科学解释濒死时回光返照现象


相关搜索: 回光返照

“回光返照” 相关文章

未解之谜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