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煮不死的乌龟怪方蟹 住140℃温泉里

  宜兰龟山岛特有生物「乌龟怪方蟹」生活在摄氏140度的热泉里。

  宜兰龟山岛特有生物「乌龟怪方蟹」生活在摄氏140度的热泉里。

  乌龟怪方蟹躲在硫磺裂缝中

   乌龟怪方蟹躲在硫磺裂缝中
  
  据ETtoday:台湾宜兰龟山岛海底温泉有一种特有生物「乌龟怪方蟹」,生存在充满硫磺结晶、高达摄氏140度的温泉里,又被称为「热锅边的螃蟹」,是全球极为少见的生态体系。
  
  龟山岛的海底火山热泉至今还在喷发,水温高达140℃,pH值介于1到4之间,是酸度极高的温泉,但成千上万的乌龟怪方蟹就生活在硫磺纯度高达99.5%的洞穴和缝隙中,靠着吃被烫死的浮游生物生存,非常罕见。
  
  《热锅边的螃蟹》导演林裕翔花了2年多的时间,潜入30米深的龟山岛海域对乌龟怪方蟹进行拍摄,因海里温度高,还有潮流问题,再加上重达5、60公斤的摄影机器,拍摄难度相当高,不过看到蟹群涌出的那刻,拍摄团队直呼真的很美。
  
  台湾东北方海域的龟山岛,是一座年轻的活火山,从浅海到深海大约有5、60处热泉喷口,热气腾腾的喷口四周,住着神秘的硫磺怪方蟹,当潮水静止、热泉喷发,海里下起一场海洋雪,怪蟹大军倾巢而出,享受美味的热泉飨宴。
  
  来到中研院动物所的地下室,里面有一个个的水族缸,这里是中研院动物所副研究员郑明修,研究硫磺怪方蟹生长、脱壳、吃食、生殖等生态现象的小基地,从潜水观察到实验室研究,他整整花了5年的时间,才解开龟山岛怪方蟹的生命密码。
  
  早在1975年,日本的研究人员就在小笠原群岛的海底火山喷口附近,发现了“怪方蟹”,1999年台湾的海洋学者,在宜兰大溪渔港的下杂鱼堆里,发现了类似的怪方蟹,在2千年才正式发表为世界新种,并把它命名为乌龟怪方蟹(X.testudinatus),又叫做硫磺怪方蟹。根据郑老师的调查,每一平方公尺约有364只,从水深3米到潜水可达的2、30米皆可见其踪影,数量之高可说是世界之冠。
  
  究竟这些这些怪方蟹住在哪里?又是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中呢?
  
  原来在台湾宜兰近海的龟山岛附近,有着世界上极为独特的浅海热泉喷口生态系,因此吸引了各个领域的海洋研究人员前来探索,龟山岛是台湾境内唯一露出水面的活火山,根据地质定年资料显示大约在7千年前左右,曾有过一系列的喷发,在龟山岛龟首的海底下,有许多的热液喷泉口,喷口大量排放出硫磺烟柱与气泡,不止酸度极高,最高温度还可达140℃,在热液喷口的硫磺缝隙中,就住着成千上万的硫磺怪方蟹,“在这样物种贫乏、环境恶劣的条件下,这样庞大的怪方蟹族群是如何生存的呢?到底它们吃些什么”这样的一个疑问,吸引了郑明修老师一头栽入怪方蟹的世界。
  
  要近距离研究栖息在硫磺裂缝的怪方蟹,具有相当的危险性,热泉不时的喷发,震耳欲聋的声响,搞得潜水人员头痛愈烈心跳加速;有时硫化物一喷发出来,潮流一搅动,海里伸手不见五指,研究人员潜得胆?心惊;有时一不留神,来到了高温喷口,马上就被烫着了。郑明修描述有一次,船刚就定位下锚,助理才一下水没多久,就看着他顺着锚绳拼命的往上游,原来船哪里不好停,就这么巧停在喷气口上方,人一潜到海里就被烫得哇哇叫,就这样研究了5年,郑老师在解剖怪方蟹标本时,在内脏里有了重大发现。
  
  原本有许多科学研究指出,住在深海火山喷口的螃蟹,它们的生存主要是倚赖细菌分解硫化物,因此也推论出栖息在浅海的火山应该也是如此觅食,不过郑老师却证实台湾的硫磺怪方蟹,它们的吃食倚赖的是“海洋雪”。
  
  “海洋雪”这个浪漫的名词,却隐藏了海洋生态系的大学问。
  
  “当潮水静滞,也就是海流转弱或消失时,热液喷口喷发出大量的烟柱,立刻杀死了经过的浮游动物,并使它们直接落下,这些由浮游动物组成的云团,在海里就像雪一样的降下”这就是海洋雪。于是当潮水静止时,就是怪蟹大军出来觅食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它们,整天“懒惰”地等待美食从天而降,它们温驯的不互相竞争,甚至叠在一起都不会咬来咬去,它们不疾不徐地,享受着天上掉下来的飨宴。
  
  这项重要的学术发现,登上了国际顶尖学术期刊《Nature》杂志,也引起国际海洋生物学者高度兴趣,但是郑明修却感叹的说,“如果不是因为台湾的海洋研究起步太晚,会潜水的研究人员太少,对海洋太不重视,否则这样的国家宝藏,怎会等到今天才会被发现呢?”其实不只怪方蟹,不只龟山岛,海洋里还有太多的谜题,等待发掘,甚至地球的起源,生命的密码,都藏在烟雾飘邈的海底火山里。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煮不死的乌龟怪方蟹 住140℃温泉里


未解之谜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