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天启大爆炸死伤者赤身裸体(王恭厂大爆炸)

  三百年的明朝天启年间,在北京的王恭厂一带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的地区发生了一次奇怪的大爆炸。关于这次大爆炸的情况,明末史学家计六奇在《明季北略》中有这样的描述:“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色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暗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二里,尽为赍粉。屋数万间,人二万余,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重迭,秽气熏天;瓦砾盈空而下,无从辨别街道门户。伤心惨目,笔所难述。震声南自河西务,东自通州,北自密云、昌平,告变相同。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无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状,举国如狂,象房倾圯,象俱逸出。遥室云气,有如乱丝者,有五色者,有如灵芝黑色者,冲天而起,经时方散。”在《明官史》中也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记载:“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西安门一带皆飞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宜武门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碎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唯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燃,其余则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末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同时在明朝当时的官办报纸《邸报》的《天变邸抄》及时人的笔记《日下旧闻》、《天变杂记》也有关于这次奇诡的大爆炸事情的记载。可见这件事情是历史事实,并不是某一个人杜撰,或是演绎出来的。
 

  一声震响后,死伤者赤身裸体,寸丝不挂;街中轿顶掀除,轿中女子身上的衣服倏然不见,人却安然无恙;一些人离奇失踪,莫名其妙出现在别人家中;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在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成堆的衣服……这些难以解释的现象使当年的爆炸被列入世界三大自然之谜。天启爆炸发生后,言论不一,众说纷纭,直至今时,仍是地质研究人员关注的要点。

  天启大爆炸是世界三大自然谜团之一。天启大爆炸原本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当时却出现了许多特异的现象,比如“凡死伤俱裸露”、一丝不挂,人在轿中,衣服却不见了。伴随着许多诡异现象,科学界一直说法不一。1986年5月30日,在灾难发生360周年之际,34位科学家在北京联合发起举行了“1626年北京地区特大灾异综合研究学术讨论会”,讨论这桩科学悬案,由于爆炸发生在当时的火药厂局王恭厂,也叫做“王恭厂大爆炸”。有学者认为该爆炸由火药自爆引起,但更多的学者却认为是陨星撞击地球或地震引发了爆炸。
  
  为探索真相,我特意走访了当年会议的发起人之一、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好民先生,希望能揭开这个300多年的未解之迷。  
  中外骇然的旷古奇灾
  
  公元1620年,16岁的朱由校即皇帝位,年号天启。明熹宗朱由校是明代第十五位皇帝,在位七年。在他即位的第六年,京城发生了一起“上警九庙列祖,下致中外骇然”的旷古奇灾。
  

  灾难发生在火药厂局王恭厂。天启年间,明朝为抵御后金等外敌,先后设立过6处火药厂局,争造武器,王恭厂便是其中之一。北京城内驻京军队三大营所需铅子、铳炮、火药,均由工部王恭厂等预造。王恭厂坐落于北京西南角,由一名太监掌管,下面有10多名文书,60多名工匠头目,小工匠则有若干名。王恭厂内日产火药约两吨,常贮备量约千吨。

  
  在天启大爆炸发生之前,王恭厂还只是一个大明王朝制造和储存火药的手工业军工厂。然而,随着一声巨响,“王恭厂大爆炸”这5个字永远地留在了历史上。
  
  徐好民先生告诉我:“史料上记载,天启大爆炸发生在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熹宗天启六年五月初六)上午9时左右。由于这是一起举世罕见的大爆炸,当时的王恭厂,就是今天的宣武门内光彩胡同与永宁胡同间那片区域,满目疮痍。天启大爆炸现象之奇特、灾祸之巨大、死伤之惨重,‘乃古今未有之变也’。”
  
  为深入了解当时的情况,徐好民先生为我介绍了佚名撰写的《天变邸抄》,《天变邸抄》是专门用于朝廷传达朝政的文书和政治情报的新闻文抄。对于如此罕见的爆炸,《天变邸抄》用2000余字进行了详细记载:“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层叠,秽气熏天,瓦砾盈空而下,无从辨别街道门户。伤心惨目,笔所难述。震声南由河西务,东自通州,北自密云、昌平,告变相同……遥望云气,有如乱丝者,有五色者,有如灵芝黑色者,冲天而起……”
  
  天启大爆炸的破坏半径大约为580米,面积达2.25平方公里,其影响波及上至皇帝下至京城的平民百姓。邸抄记载:出事时,皇帝朱由校正在乾清宫吃早饭,突然大殿震动,只见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卫扶着他。但行到建极殿时,此侍卫却被飞落的瓦砸中脑袋,一命呜呼。熹宗皇帝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而干清宫此时也早已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
  
  天启大爆炸灾难的目击者之一、当时的司礼太监刘若愚,在其著作《酌中志》中也记录了一些细节:大爆炸时,皇极殿最高危处有一木先坏,乾清宫皇上住的冬暖阁的窗格扇被震落,打伤了两个内官。皇贵妃任娘娘住的地方器物飞落,任娘娘于去年十月初一所生的皇三子受到惊吓,不久弃世。
  
  京城的官员们也不无伤亡。工部侍郎薛凤翔等人的轿子在街上被打坏;工部尚书董可威折断了胳膊,更倒霉的是他因灾难而被罢职,由薛凤翔继任;御史何枢廷、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有一官宦人家,桌椅因震动倾翻,一家人抱着柱子痛哭,“随扑于地,乱相击触”,到天渐明时,都蓬头垢面,若病若鬼;金日升的《颂天胪笔》中记载:当时,魏忠贤正跟其同党在宫中密谋,地面忽然震动,屋脊上的吻兽蓦地飞落,把魏身边的两个宦官当场砸死,魏也吓出一身冷汗。
  
  当时皇宫中正在修建三大殿,无数工匠在工地上忙碌,天启大爆炸发生后,有2000多工匠被砸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受惊从象房中奔逃,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令人瞠目结舌的诡异现象
  
  王恭厂大爆炸之诡异令人瞠目结舌,不仅有许多人在灾难中莫名其妙地消失,而且,还伴随着衣衫尽褪的现象。
  
  有一绍兴人士周吏目的弟弟,名周季宇,到京才两天,当天上午去菜市口买一蓝纱褶,中途遇上6个友人,于是停下行礼拜揖,礼还没拜完,头忽然飞去,而另外6个人却纤毫未伤;在粤西会馆路口,有一学馆,其中有学童32人,一响之后,先生和学生俱无踪迹;宣府新推总兵正出门拜客,走到圆宏寺街时,一声巨响,一行7个人都没了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一匹据说是花千金才买到的宝马;承恩寺街有一女轿经过,震后,只见打坏的轿子仍在街心,而女子、轿夫都不见了;而经过玄弘寺街的女轿则幸运多了,一响掀去轿顶,轿中女子身上的衣服没了,人却没事。
  
  很多死者和伤者均赤身裸体,寸丝不挂。有一长班(侍从),巨响之后,帽子、衣裤、鞋袜一霎那全都不见了;有一人因压伤一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见街上妇女赤体而过,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条脚带遮掩着,有的披了半条褥子,有的披着一幅被单,一会工夫就过去了数十人,那人见了哭笑不得。
  
  屯院何廷枢,正要出门拜客,大震一声后,全家人被埋入土中。何廷枢的两三个文书手持锹镢站在瓦砾上,大呼道:“底下有人可答应!”忽有人应道:“救我!救我!”众人问道:“你是谁?”应道:“我是小二姐。”原来是何廷枢的爱妾,赶紧把她刨出来,只见她“身无寸缕,以手掩阴,羞赧无措”。一文书急忙脱下大褂给她盖上,扶着她骑驴走了。
  
  震崩后,有人报信说,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大半挂在树梢上;还有的飘到了昌平教场中,器皿、首饰、银钱无所不有。户部张凤逵派长班前去验对,果不其然。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成堆的衣服;还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别人家中;“更有失手足头目于里外得之者”。
  
  王恭厂大爆炸时,裹挟的力量之大也前所未有,竟可移他山之“石”。石驸马街上有一重5000斤的石狮子飞出顺成门外,树木则飞到了密云。除了“飞”走的树木,《酌中志》中还记载,王恭厂旁的20多棵大树被连根拔起,树根向上,而树梢向下,地下的大坑有数丈深,烟云直冲天空,形如灵芝,一路滚向东北。到达西安门一带,天空纷落铁渣。而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许多厂房猝然间倾倒,屋顶上尽覆土木。至于坍塌的平房,则炉中之火皆灭,但只有卖酒的张四家的两三间房子着火焚烧,其余的平房则安好无毁……  
  仿佛被爆炸的气流卷入高空,《天变邸抄》记载道,在长安街一带,不时从空飞坠下人头,或眉毛、鼻子,或额头,纷纷扬扬;而德胜门外,坠落的人臂人腿更多不胜数,伴随木头、石块、家禽等,像天雨一样落下来,景象惨不忍睹。
  
  天启大爆炸灾变伤亡巨大,以至于收殓尸体都成了问题。《碧血录》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前门有一家棺材店,灾后第二天,有人去买14口棺材。转眼间,又来一人,说要买52口,店老板很是为难,说没那么多,那人让老板把店里的棺材不论大小都拿出来搭上,他回去自配,足可见当时伤亡之惨重。
  
  灾难前兆持续一年时间
  
  此灾难使原本就风雨飘摇的明朝举国上下一片慌乱,灾后第三天,熹宗颁发圣旨,一方面追究大臣的责任,将主管王恭厂火药库的工部尚书、在天启大爆炸中失去双臂的董可威撤职,另一方面也承认此是天灾,下罪已诏,痛加修省,亲诣太庙恭行慰礼,同时还拨出一万两白银慰抚死难者家属。

  
  御史王业浩上书说,王恭厂星火未尝入门而火药自焚,怀疑是奸细纵火,但兵部尚书王永光却不同意此说,他认为奸细纵火不过是火药爆炸延烧而已,何以能震撼数十里作霹雳之声?
  
  300多年后,王永光的观点得到了大部分学者的肯定,徐好民先生也是其中之一,他认为:“王永光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此非徒药之力也’。”他说:“当年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与会专家都提出了意见,有‘火药焚爆’、‘飓风致灾’、‘陨石坠落’、‘地震说’等说法,每一种说法都有自己的根据,但都无法全面解释所有的诡异景象。”
  
  徐好民认为,王恭厂大爆炸不是一场简单的灾变。这个灾变有一个相当长的孕育过程,在其发生前的一年里出现了许多前兆。
  
  灾变的前一年:天旱,第二年又继续干旱天气。
  
  灾变前一个月:鬼车鸟停留在京城的观象台处,昼夜哀叫。
  
  灾变前14天:冷害,霜情严重,五月份竟然“白露著树如垂棉,日中不散”。
  
  灾变前8天:午后,天空的东北角上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先是白色,后变红紫。
  
  灾变前5天:五月初一,山东济南知府去城隍庙行香,刚到庙门,知府和随从忽然都莫名昏迷过去。
  
  灾变前4天:有人看到前门角楼上有火光,青色萤火,大如车轮。
  
  灾变前3天:东北方出现红赤的云气。
  
  灾变前两天:空中出现黑色云气。
  
  灾变前4小时:地安门守门的内侍忽然听到音乐之声,一番粗乐过过,又是一番细乐,如此三叠,大家惊怪,发现声音出自后宰门(地安门)火神庙。刚刚推开殿门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个红球从殿中滚出,腾空而上。
  
  灾变前一刻:哈哒门火神庙庙祝惊见火神乱动,像是要下殿,忙拈香跪告。火神因地壳运动晃动,当时的人们以为火神显灵,庙祝哀哭抱住,就在此时,东城蓦地响起震声。
  
  徐好民先生分析道:“如果是一次单纯的爆炸,绝不会有这么多的前兆。这些前兆与地震前常出现的地震云、地光、地声颇为相似。而且史料明确指出,先是‘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震荡’,然后才是‘大震一声,天崩地塌,万室平沉’,显然‘吼声,屋宇震荡’和‘大震一声’是两件事。在爆炸的同一时间,连北京城郊方圆72公里内的河西务、通州、密云、昌平等地也听得见震声,影响这样大的范围,造成这样严重的灾害也不是一个火药库爆炸所能达到的。《两朝从信录》记载了当时灾难的幸存者、王恭厂工人吴二的话:‘但见飙风一道,内有火光,致将满厂药罐烧发’。这也肯定了火药的爆炸是由外因触发的。我个人认为,这是一次地震、火药、可燃气体静电爆炸共同引起的一场巨大灾难。”
  
  还原灾难发生的瞬间
  
  1980年,我国地质专家在宣武门附近地基中发现了许多互相联系的古地震遗迹,其中喷水冒砂地裂缝有两条,隐伏的细裂缝及“砂柱”数十条。在地裂缝附近有4口古井,受古地震影响而变形,有的井圈被震塌,有的井身已震歪。经考证,此处为北东向德顺义-良乡断裂和呼家楼-崇文门断裂经过之地,而王恭厂正好也在此地段上。这个发现使一些学者认为,王恭厂大爆炸由地震引起。但徐好民认为,王恭厂大爆炸当天,的确发生了地震,但造成诡异现象的不仅仅是地震,其中静电起到了重要作用。
  
  徐先生解释道:“大家对日常生活中的静电现象都不陌生,但对特殊自然环境下出现的静电异常现象却所知甚少。从前兆来看,不论前门楼角合并如车轮的萤火,还是地安门内侍听到的庙内的音乐声,滚出的火球都是空气中静电场强化造成的现象。这种静电异常现象在地震前后是非常普遍的,它们主要是由地下溢出的气体造成的。这些气体携带着地壳内的热能、电能、化学能、机械能等,本身就具有放射性,同时活泼易燃,它们又在空气中进行氧化,混合、碰撞、感应等一系列物理化学变化,形成各种电荷密集区,在不同外因的触发下,对于不同的物体,它们就会表现出不同的形态和性质,以及不同规模的静电现象。

  
  “这种现象,早在1799年,就被德国地理学家洪德堡发现,他在委内瑞拉测量到地震前电荷量显著增高;西西里岛在一次地震来临前,有人看到一只猫的毛都直竖起来,背上发出火花。从史籍记载来看,发生王恭厂大爆炸时,出现含有火光的“飙风”,就是低空静电放电现象,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当时重灾地区低层空气中静电荷积累量是相当大的。而当它和地震、爆炸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造成的伤害自然也是巨大的了。”
  
  按照徐好民的推断,我试着还原了当时的情形——1626年5月30日,早朝已罢,熹宗回到乾清宫进早膳,魏忠贤及两名党羽在宫中策划阴谋作乱,大臣薛凤翔等人坐着大轿打道回府,平民百姓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此时,北京城地下一个北东向的断裂正酝酿着一个5级左右的地震,9点左右,地震断裂经过宣武门一带(主要应力闭锁区或震源区),从东北向西南冲突。地震波激发空气中的静电荷产生放电,把地面的大量尘埃吸到空中,顿时“灰气涌起”。断裂到达王恭厂一带时,地震波激发空气中的静电放电,只见“飙风一道,内有火光”。由于这一带低空的可燃气体浓度达到爆炸阈值,遇到静电随即爆炸,所以,王恭厂的几百吨炸药也被引爆。随着一声巨响,地震波、可燃气体、火药爆炸的冲击波融合在一起,一场旷古奇灾出现了。  
  “当然了,也有专家提出了不同的见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徐先生爽朗一笑,“尤其是爆炸时,人、衣服,还有其他重物被抛掷这一点上,大家莫衷一是。”
  
  这种现象好像遭遇到了强大的冲击波,因此有专家认为,这是陨石坠落所致:当天一个巨大的陨石自南向北斜坠,落地后引发放射状的冲击波和震弹力,衣物皆被强劲的气流剥飞,重物也被震飞。通过对陆地卫星的多光扫描图像的计算机处理,专家还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在莲花池东马连道一带,发现了环形的暗斑;在宣武门西南一带,有六七个大小不等的异常半圆,南侧边界不甚清晰,很可能是陨石冲击波造成的
  
  同天启大爆炸同一性质的大爆炸:近代史上还有一次著名的大爆炸,那就是俄国的“通古斯大爆炸”。通古斯大爆炸是1908年6月30日早上7时17分发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中部的大爆炸,位置在北纬60.55度、东经101.57度,靠近通古斯河附近(今属俄罗斯联邦埃文基自治区)。摧折了超过2150平方公里内的6000万棵树。通古斯爆炸距今不远,爆炸现场人迹罕至,所以现场保存完好,事件发生不久,俄国和欧美的科学家就接踵而至,取证研究,一直不断
  

  最奇妙的是爆炸所引起的“天变”。通古斯大爆炸后“接下来几个星期,欧洲和俄国西部的夜空有如白昼,亮到晚上不必开灯就可读书”。这种白夜现象是由于彗星在大气层爆炸之后碎片和宇宙尘在大气层的上端四射飞溅而造成的。
  
  在天启年间的北京,没有“白夜”的记载,但记载中有“不久,又见南方的天空上有一股气直冲入云霄,天上的气团被绞得一团乱,演变成各种奇形怪状,有的像乱丝,有的像灵芝,五颜六色,千奇百怪,许久才渐渐散去”的描述,应该也是由于宇宙尘或碎片“四处横飞”造成的。只不过天启爆炸的天外来物体积较小,爆炸时距离地面更近(因此“地裂十三丈”),所以四射的宇宙尘是在大气层的较低端形成“天空中有丝状、潮状的五色乱云在四处横飞”,而没有造成经久不息的“白夜”。
  
  以破坏的面积和规模看,通古斯爆炸较之天启爆炸的外来体体积要大得多。据科学家计算,通古斯爆炸体的直径约20米,爆炸点距地面大约5000至1万米之间,爆炸力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的1000倍,也就是相当于1000万到2000万吨当量的TNT炸药威力,波及2150平方公里。而天启爆炸的爆炸范围直径大约1.5公里,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波及的范围远至昌平、通州,但比之通古斯要小得多。
  
  两次爆炸的天体显然是斜角切入大气层,在近地点爆炸。据研究,通古斯的爆炸物的切入对地角度为30度左右,爆炸的冲击波形成蝴蝶形。天体切入的方向是自东南向西北。但由于“锥形弹道冲击波”的作用,冲击波放射的方向是反向的东南方,在爆炸点东南方向,树木成马蹄形向东南面倾倒。
  
  由于天启爆炸物爆炸时离地面距离很可能大大小于通古斯爆炸,因此其对地面的切入角度应该更陡峭一些,天体切入的方向是从东北到西南,“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而冲击波的方向像通古斯爆炸一样也是反向,从西南向东北,即朝着天体飞来的方向。“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厂中心区内,如石驸马大街到工部衙门一带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地方。冲击力量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以东面和北面更强一些,惟独丝毫未提及南面”,显见爆炸的冲击波也是呈扇形或类似蝴蝶形展开。
  
  如此比较下来,天启大爆炸和通古斯大爆炸很可能属于同一性质的爆炸,而彗星闯入大气层在近地点爆炸的学说也几乎可以圆满地解释两次大爆炸的所有共同的现象。
  
  像通古斯和天启这样的大爆炸发生的几率要低得多,大约300年左右发生一次。如果爆炸发生在人口密集区,像天启大爆炸一样,那么给人类带来的是巨大的灾难。据1966年出版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计算,按照地球自转的速度和角度,如果通古斯大爆炸发生的时间推迟4个小时47分钟,那么被摧毁而夷为平地的就是俄国的圣彼得堡。
  
  最近,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地质学家吉姆斯·肯尼特教授提出新的理论,解释为什么美洲的早期石器时代的人类和诸如猛犸、美洲骆驼和美洲马等17种生物种类在1.3万年前突然消失,他的结论就是当时一颗巨大的彗星在美洲上空爆炸,不但毁灭了这些生物,而且造成了持续1000年左右的地球变冷。
  
  对于王恭厂大爆炸,几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说是火药自爆、也有人认为陨星坠落,认为隐火山热核强爆有之,认为是由地震、火药及可燃气体静电爆炸同时作用亦有之,更有甚者,认为是外星人入侵、UFO降临等。但每一个观点都没有摆出无可辩驳的证据,使人完全信服
  
  关于王恭厂灾变的成因,最为普遍接受的有以下四种说法:
  
  龙卷风说
  
  龙卷风具有突发性和毁灭性的特点。天启六年五月初六的王恭厂灾变,就其灾害范围看,似为龙卷风所致。“东到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而龙卷风袭击范围往往在受害区百米之外很平静,就是受灾区与非灾区界限分明,而地震就不明显。至于石驸马街大石狮飞出宣武门外,史实确有记载,并且王恭厂之北的数千斤重物———石狮子被甩到南城墙外,
然而并未见城墙塌陷。将石狮子远抛,这是龙卷风的巨力。王恭厂灾变若龙卷风所致,龙卷风常是突然爆发,可是这次灾变前伴随着许多地震前后的征象:从西南方,有声如雷;鸡犬皆惊,振物有声;初九(变后三日)丑时,复巨声西来,门窗皆响;震声南至河西务,东至通州,北至密云。以龙卷风说也难以解释这些现象。
  
  地震说
  
  北京地区历来地震频繁,仅明代就大小震百余起。天启六年五月初六灾变虽官方未明确为地震,但灾变前后种种迹象与地震前后现象有许多相符之处。且史书文献中与地震有关的记载也很多,如:“大震一声”、“殿震”、“震撼天地”、“时息地震”、“震后”故可推断,这场王恭厂灾变,是因地震直接促发火药库而引起的。若此推断成立,那么这次地震具有烈度大而震区面小的特点,比如震灾中心(宣武门内大街以西,刑部街以南)破坏力几乎达到摧毁性程度;然而在离震灾中心较近的建筑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坏,这种情况是举世未见的;再者蘑菇状烟云,也不是地震出现的现象;又如“不论男女,尽皆裸体”,“寸丝不挂”,“褫衣物”的现象,也非地震的后果;至于灾变中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在地震史上恐怕也少有先例。  
  陨石说
  
  宇宙中星体冲入地球大气层时,其前方空气受到强压而温度陡然上升到几千度甚至万度,使流星——陨石表面物质熔化和气化,并与大气分子撞击而发光,形成火花、火球。当火花、火球消失后,人们可能听到霹雳声、雷鸣声、爆炸声。陨石落地,形成陨石坑。当陨石与地面撞击时,会发出震动与响声,这就如同文献记载那样:“有声如吼”,“但见飙光一道,内有大光”,“忽大震一声,裂逾急霆”,“深坑数丈”,“烟云直上”,“巨石空中飞注如雨”,“烟尘障空,白昼晦冥”,“西安门一带皆霏落铁渣,如麸如米”等等现象,完全与之吻合。陨落也完全有可能使房屋“猝然倾倒”,“大树尽拔出土”,以及“大木飞至密云”,灾区数里“尽为齑粉”。但陨落说,也难以解释灾变前后的种种地震征兆。
  
  火药焚爆说
  
  这次灾变中心正是王恭厂药库。所以,灾后就曾有人说:“王恭厂不戒自焚,致都城之扰。”王恭厂是一个巨大的火药库。据文献记载:每五日,三大营共领火药三千余斤。若这么多火药一旦发生焚爆,可在瞬息间形成高温高压气流,并迅速向周围扩散,可下冲使地面成坑,向四周可使阻挡物倾倒,上可携物飞空,使地中霹雳声不断,甚至“大震一声”,“裂逾急霆”。但当时普通火药,能否有这样巨大威力:使千斤石狮飞行于街外;
平地陷巨坑二丈许;将衣物卷走,男女俱赤裸,寸丝不挂。这些现象以火药焚爆说也难以解释。再者作为爆前的先兆,出现的地鸣和火球,似乎火药本身也难以由它一手导演。
  
  龙族说
  
  据江南小说《龙族》记载,王恭厂大爆炸是因为龙王海拉释放言灵湿婆业舞导致的,因为以当时的技术(黑火药需要的量是无法满足的,TNT在当时还没有)是不可能人为,或意外产生的,并且据史料记载,爆炸是突然发生的。并没有看到陨石降落(陨石如果降落是不会看不见的)。至于石驸马街大石狮飞出宣武门外也说明爆炸是从内部释放出大量能量产生的。虽然这种说法更符合逻辑但是关于龙是虚构的,没有足够条件支持,所以此猜想,仅供参考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天启大爆炸死伤者赤身裸体(王恭厂大爆炸)


相关搜索: 赤身裸体

“赤身裸体” 相关文章

未解之谜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