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南极可燃冰开采引争论 专家称规模开发或2020年后

冰与火

  就像变戏法一样,中科院科学家栾锡武在北极附近的多国联合科考船上,点燃了一块“冰”。

  点燃一块“冰”,无疑比点燃一块木柴费力得多,但点燃后的“冰块”,让栾锡武的眼睛“闪闪发亮”:它就像吃火锅用的酒精灯一样,扑扑地燃烧不停,产生五颜六色、炫目的火苗。

  这种现象在1810年英国科学家的实验室里就已经出现过了:冰块中被打开的水分子释放出甲烷分子,燃烧后产生了光和热。

  这样“冰与火”的舞蹈,让46岁的栾锡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起这件几年前的旧事,仍兴奋不已。人们已经不再叫它可燃冰,它是一种清洁高效能源,并且是“21世纪最具商业开发前景的战略资源”。

  从实验室的“花瓶”到战略资源,可燃冰大约用了200年时间,才证明了自己对人类社会的价值。

  而大多数时间,可燃冰更像一个孩子,不断制造麻烦,引起人类关注。

  上个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世界范围的石油勘探和开发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可燃冰在输油管道、输气管道中自然形成,堵死了油井。

  作为同类物质,可燃冰想证明,它比石油形成得更快,发出的能量是天然气的164倍,而且可以“就地生根发芽”,但人们却把它当成了一种灾害。

  废气税与百慕大陷阱

  关于可燃冰的“花边新闻”出现在新西兰,更确切地说,是它的“同胞兄弟”的花边新闻。2009年,新西兰政府曾宣布,打算征收牧场动物的废气税,也就是说,牛羊放屁要纳税,理由是,牛羊放的屁中的甲烷损坏臭氧层,加速地球升温。

  而可燃冰的主要成分也是甲烷,它产生的升温效应,是二氧化碳的10—20倍。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科研人员更有惊人的发现,可燃冰受到干扰时会分解,海底的甲烷气体以气泡形式上浮到水面,气泡在水面破裂时还会有高速水流进入凹槽,当气泡足够大并产生漩涡时,足以将船只吞没。

  位于英国阿伯丁和欧洲大陆中间的一个叫做“女巫洞”的海域,就有大量的可燃冰释放的甲烷气体升腾喷发,人们在那里的海底找到了一条沉船的残骸。更加著名的就是百慕大三角区,多年来,进入这个边长约2000公里的巨大三角形海区的轮船和飞机有过神秘失踪的案例。

  目前最被看好的解释是,几百万年的地球进化史,使百慕大三角区的海床积有大量动植物尸体和沉船遗物等有机物质,形成大面积包裹甲烷气体的“冰”,当船只和飞机经过时,巨大的气泡足以让飞机和船只“死无葬身之地”。

“能量块”

  假如人类社会没有能源危机,也许可燃冰再无翻身之日了。

  上个世纪60年代,一群勘探油气的美国科学家通过地震剖面给海底做“CT”时,意外发现了海底地层当中的若干条阴影,这就是大量自然存在的可燃冰。再往后,可燃冰交上了好运,加拿大、美国、俄罗斯先后用实验证明了可燃冰开采的可行性以及经济开发前景。

  科学家说,发现的可燃冰现有储量,是天然气、石油储量的两倍,足以在未来石油与天然气资源枯竭的时期,维持人类文明发光发热上千年。

  而更加形象的比喻是,可燃冰就像《变形金刚》中机器人争夺的“能量块”,占用体积小,产生的威力却不可估量。

  一个生活化的比喻是:一辆天然气出租车一次能“喝”25个立方的天然气,跑200多公里;如果灌入1立方米的可燃冰,能跑1312公里。

  “你把出租车换成潜艇、航母,再想想,那会怎样?”栾锡武反问。

  2009年,中国的可燃冰科考船上路了。在南中国海,科学家发现了可燃冰物质的存在,他们把存在甲烷的礁石称作“甲烷九龙礁”。

  今年的11月19日,从中国海洋地质、矿产资源与环境学术研讨会上传来消息,我国南海圈定了25个可燃冰成矿区块,控制资源量达到41亿吨油当量。

  栾锡武告诉记者,甲烷水合物有几种状态,有脉状的,像大理石的花纹;块状的,像冰块;还有颗粒状的,白色的小点点,基本看不出来,而这种小点点的水合物就是南海产出的。

  “现在争议还很大,适不适合开采还很难说。”栾锡武说,南海礁石上存在的甲烷很少,比较分散,不易收集,甚至看不见,只能检测得到。

  更迫切的问题是,可燃冰作为矿产,存在于海底500米以下的地层中,而中国目前海上钻井平台只能在500米以上的海底地层活动。

  假如可燃冰中的甲烷释放不当或者泄漏,不但会引起海啸地震、气候变暖,也会让所在的海域变成下一个“百慕大”。

  中国的科学家现在更加关心的另一个现实问题是,在今天的南海,可燃冰的勘探和采集不只是一个科学问题。

  作为未来一种战略资源,栾锡武说,可燃冰的大规模开发,可能要等到2020年以后。

  2020年,世界又将会怎样?

  二百多年来,可燃冰一直是实验室里的“花瓶”、输油管道的麻烦制造者,甚至是百慕大“陷阱”的元凶之一。

  即使前几年,它的“同胞兄弟”——牛羊放的屁在新西兰还闹出了“被征税”的花边新闻,如今,它却被誉为“21世纪最具商业开发前景的战略资源”。

  11月19日,中国科学家宣布,南海发现41亿吨油当量的可燃冰。

  中国,能否从南海“捞”出这块令人垂涎的“能量块”?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南极可燃冰开采引争论 专家称规模开发或2020年后


未解之谜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