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甘肃杨改兰自我灭门案事件真相 杨改兰为什么要杀害四个子女后自杀

 甘肃杨改兰自我灭门案事件真相 杨改兰为什么要杀害四个子女后自杀

  8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发生一起惨案。该村一位年轻的母亲杨改兰残杀4个孩子后,自杀身亡。94日,杨改兰丈夫李克英尸体被发现,经公安机关侦查系服毒死亡。短短8天时间内,杨改兰一家6口离奇死亡。八口之家,现在只剩下杨改兰的父亲杨满堂和70岁的奶奶杨兰芳。

接下来看看杨改兰事件是怎么回事,杨改兰杀害四个子女的细节,杨改兰为什么要杀害四个子女。

 

在给死去的妻子和孩子们放了礼花炮,烧了冥币后,李克英沉默地服下农药,结束了自己30岁的生命。6天前,在甘肃康乐县阿姑山,事先没有任何异常征兆,他深爱的妻子用单刃斧头的背部砍死了他们共同的四个孩子,然后喝下农药自杀。

失踪两天后,他才在离家一两公里的树林里被发现。平躺在地上的他,手臂自然地搭在两边,双腿微张开,表情平静。然而,他的身体却早已僵硬,背部起了尸斑。

出走的那天,在盘旋的水泥路上,胞弟曾骑着三轮车迎面遇见骑着摩托车的李克英。那时,弟弟打了声招呼,李克英没有搭理。他的神色很平常,以为只是没看见自己,弟弟便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这是兄弟俩的最后一面。

他既没有对任何人流露出自杀的意向,也没有留下任何遗言遗书。这个没上过一天学的男人,在堂弟眼里,体型不胖不瘦,长相普普通通,性格老实。在他看来,嫂子也“是个好人”,他去拜年时曾极力挽留他吃饭。根据警方和村民的描述,夫妻俩平时感情很好,妻子和孩子的关系也很不错。

无论是警方还是家人,至今都无法理解,平日性格温和的杨改兰为什么要杀害四个孩子,而且现场没有发现孩子们有任何挣扎或反抗的痕迹。

根据警方的调查走访得知,826日晚上大约6点钟,杨改兰的父亲杨满堂干完农活回来,女儿对他说,“饭已经做好了,就在锅里,我去把羊赶到圈里。”

父亲看到,四个孩子们正在家后面的空地上玩耍,杨改兰把羊拴住后,也走向了屋后的方向。他以为女儿去屋后挖洋芋去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父亲见她和孩子都还没有回来,便出去找他们。结果看见她和四个孩子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都是仰面朝上。当时,杨改兰穿着一件红色运动衣,和一条黑色牛仔裤。在村民看来“反应较为迟缓”的杨满堂,第一反应是去叫自己的母亲杨兰芳过来看。

过来之后,她发现其中两个孩子已经没了呼吸,但杨改兰仍有意识,能够说话。草地上有农药瓶,也有血迹,但是不多,也不清晰。她叫儿子去村里喊人,然后自己坐了下来,握着杨改兰的手,哭着质问她,“你怎么干出这种事?”

“不要管,说了你也不懂,村子里有人要告我(揭发我),我被逼得活不下去了。”杨改兰回答道。

“你为什么不把一帆留给我?”看到杨改兰6岁的大女儿也倒在地上,老人痛苦地问道。一帆是她最喜爱的重孙女,每天都和她同睡。

“哪怕她长到了十七八岁也要被处理掉。”杨改兰说。

除了丈夫李克英和孩子,杨改兰几乎没有任何社会交往,因此也没有人能判断,她回答中的“处理”究竟是指“出嫁”,还是另有所指。

她从未上过学,不识字,平时话也不多。在警方走访过程中,村里人对她的印象大多是,“人比较老实,和人打交道不多,但是能干农活,一个人种着17亩地。”然而,没有一个人提到“和她关系比较亲密”,甚至包括她已经出嫁的亲妹妹。

“朋友这个词,对杨改兰这种农村妇女来说,是不存在的。”一位在农村长大,之后搬去康乐县城生活的女士强调,“这儿的山村相当闭塞,更何况他们居住地极其分散。”

在久经风化、黄土堆叠而成的阿姑山里,映入眼帘的底色似乎只有一个。赤黄脱落的岩壁,土黄干燥的大地,甚至连村民们的皮肤,也在强紫外线作用下变得暗沉发黄。26户人家共100多人口,零星散落在老爷湾社这个自然村落里,今年才修的水泥路上少有人迹。

当地政府也曾尝试帮助阿姑山上的村民搬离,但几乎不奏效,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都在大山上。

“像自由恋爱这个概念在这儿就几乎不存在,绝大部分都是靠介绍。”她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地理上的隔离也导致了社会交往上的脱节。

杨改兰和丈夫的结合便是经人介绍。李克英在8年前入赘来到杨家。在甘肃康乐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阿姑山村的贫穷仍然令当地人深刻。据康乐县城居民介绍,阿姑山在当地方言中意为“光棍山”,男性往往需要支付比县城里高得多的彩礼才能娶到媳妇。

为了减轻负担,家里有两弟兄的李克英成了上门女婿。在堂弟看来,入赘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非常普遍,他自然地称哥哥的原生家庭为他的“娘家”。

哥哥“嫁过去”的时候,他便在现场,他和一帮亲戚将李克英送到了杨改兰家,吃了一顿饭,仪式进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从此,李克英便成了杨家人。

在妻子和孩子出事前的半个月,李克英对新生活充满了期待。他在镇上一家养猪场找到了工作,帮人掏猪粪,一个月能挣3000元左右,每年能干12个月。他曾在827日接受讯问时,对康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丁亚平表示,“这份工作非常划算,很珍惜。”

“之前在外面打工做建筑工人,冬天和下雨的时候打不上工,一个月下来也只能拿2000多元。而这份工作不仅可以让我挣得更多,而且离家近可以照顾到家里人。”李克英解释道。刚上班几天,他便向老板预支了半个月工资1500元,说要给孩子交学费。之后,他回家将1450元都交给了妻子,自己只留了50元。

然而,经常不在家的他,或许也不了解妻子的内心。得知家里出事后,他第一时间赶回家。听着现场村民的指挥,他抱起儿子走向家门口三轮车处,后来发现儿子没气了,只好放下。村民将呼吸尚存的妻子和大女儿抱上人力车,准备拖走送医。

妻子的奶奶叫住了他们,从屋里掏出了一件之前给大女儿买的新衣裳,然后穿在了她幼小的身上。根据警方现场录下的视听资料,老人的状态很不稳定,不停地哭泣。在资料中,警方也反复询问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没有回答,只是反复承认“农药是自己主动喝的”。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杨改兰不断地呕吐,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她没有反抗治疗,但也没有表现出求生的欲望。“不要救我。”

她一直对前来救援的村民说。

目睹孩子们死亡的现场,李克英没有流泪。然而,829日,当妻子的尸体被从重症监护室中推出的那一刻,他哭了。

两天前的凌晨,逐渐陷入昏迷状态的妻子被转至兰州市人民医院。在讯问过程中,李克英焦虑地反问刑侦大队队长丁亚平,“我老婆能被抢救过来吗?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恨你老婆?”丁亚平好奇地问。

“不恨。”李克英说。

“为什么不恨啊?都现在这个情况了,你还不恨?”丁亚平追问。

“娃娃还可以再生,要是老婆抢救过来,我们好好过生活,我还要和她当夫妻。”李克英回答道。

但四个孩子和妻子最终一一离他而去了。事后尸检发现,只有杨改兰服下了除草剂24-D丁脂,其余四个孩子均因钝器作用于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并非之前杨家报案时以为的,杨改兰强行让孩子们喝下了农药。其中两个孩子胸前也遭到了钝器伤害。

但丁亚平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按常理说,一个孩子被砍了,剩下的应该会跑啊!为什么都没有跑,也没有反抗呢?”

“死人我经常面对,打架打死的,伤人致死的,但从来没见过像母亲杀死孩子这样骇人的。”案发后第二天,丁亚平本应尽早起床办案,但他一直到上午十点都躺在床上。“我觉得心里特别难受,痛心。”

他想要尽快解开这个谜。那个逼得杨改兰活不下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然而经过摸查,他仍然找到没有原因。从家庭经济状况上来说,杨家的房屋确实非常破败,但家里还有3头牛,3只奶山羊和12只鸡和一些家用电器,取消低保也是3年前,按理说不会成为她近日杀死孩子的直接原因。同时,警方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村民和杨家有明显的矛盾纠纷。

杨改兰的奶奶曾提到,孙女从十七八岁时起,一个人时偶尔会自言自语,还会痴笑。奶奶曾对她说,“改兰,在家里无所谓,在外面就不要这样了。”孙女不以为然。警方在侦查过程中了解道,杨家父亲虽然有时候“言语混乱”,但整个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他们曾试图将拍摄的视听资料交给专家鉴定,但最终因为资料不足被拒绝接受。至于得抑郁症的可能性,丁亚平也完全无法下任何结论,“毕竟农村人文化水平低,还从没听说有谁得抑郁症的”。

杨改兰本身的家庭环境也很特殊。村民们普遍认为奶奶性格“很强势”。她对入赘的孙女婿李克英颇有微词。6年前,他曾从砖场拉了一堆砖回家,然而直到现在砖块仍堆在门前,据村民和奶奶本人陈述,因为担心在原址新修房屋后,房子变成了李克英的,她始终没有答应修新房。

在这个本已十分闭塞的山村里,杨家还将自己锁进了一个更小的圈子里。老爷湾社的26户人家中,因为劳动力紧张,不少选择“搭手”,互相帮忙干农活。而杨家的地在村子里不算少,但他们却从不与人“搭手”。

甚至在杨家的危房内,在这个家庭内部,成员们也被一层层看不见的墙隔开着。杨改兰的一个姑姑曾自杀,母亲则在她和妹妹年少时逃走。而在杨改兰被不知为何物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倒前,家里甚至还升起了不同的灶火。奶奶不和其他人一起吃饭。

在杨改兰以惨烈的方式带走了四个孩子后,李克英平静地操办完了他们的葬礼,没人想到他接下来会自杀。根据街道上的视频监控显示,他在景谷镇上两个小店里分别买了一包油菜籽,一瓶塑料瓶装的拌石磷杀虫剂,俗称3911。随后他在一家饭馆里吃了羊肉,在经过五户乡街道时,他又去买了一筒礼花炮,一打冥纸。

他的摩托车停在并不隐蔽的土路上,距离他躺下的地方84.5米,两天内没有被人发现。一些村民听到了礼炮一声声响起,但他们并未在意,以为村里又有红白喜事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甘肃杨改兰自我灭门案事件真相 杨改兰为什么要杀害四个子女后自杀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