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发生在网友身边的真实恐怖故事

 一个刑案。我再也不碰刑案了,刀架在脖子上也不碰。是个法律援助的案子,被告太穷,请不起律师。这种每个所都要接,这次这个分给我们所了。

小姑娘才12,被轮奸后杀害。犯案的最大才18,最小的才14。全是父母打工不管,也辍学,天天混在一起玩的。
全是认识的人,都是一个小区的。是老小区,脏乱差,几乎是出租屋。那天几个人心情不好,就喊小姑娘来玩,小姑娘不愿意,就惹毛了他们。拖走,打,轮奸,杀害。最恐怖的是,小姑娘求救了的,小区是塔楼的户型,一层楼有的墙上还有小姑娘的手印,也就是说,被拖走的时候她不但大哭大叫,还用手拍了旁边的墙和门。
没人开门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懂,为什么没人报警。打个110对你们来说这么难?一条命!!!
开庭要说细节,我受不了了,我真受不了,什么用啤酒瓶捅了小姑娘下体,希望自己能坚强的成长,面对弱者不会同情做到心狠手辣……你们怎么不去死?所以我特别恨那种觉得自己一定要生孩子又不管不教的人,你们这种人才真的该人道毁灭。
我恢复了很久,当时看盲山我都好难受,何况是这个。
这个让我觉得,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人。
 
 
我是在农村长大,从小就干农活。我家没用煤气,做饭是靠烧禾秆,所以一年两季稻谷收割后,就把禾秆晒干,捆绑好,挑回家去。那一年,我家种了二三十亩地,田里晒的禾秆要赶紧清理出来,好让爸爸犁田开始种下一季的庄稼。如果直接挑回家去,耗时太长,因为田地离家很远,一个来回至少要1个小时,于是妈妈说,先把禾秆挑到禾对面的山坡上,走得快的话来回30分钟足够了。河对面山坡刚好有一大块的荒地,有足够大的面积,全挑过去,以后再慢慢挑回家去。于是妈妈每天早早出门挑禾秆,我和姐姐放学帮忙挑,礼拜六日也帮忙挑,我们家历时半个多月就把几十亩地的禾秆,花生梗全部挑到山坡上去了。一天早上,妈妈准备开始去山坡把它们挑回家,到了山坡上一看,全部化成灰了,被人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当时还冒着白烟,不知道当时妈妈哭了没有,我想她应该是哭了。无奈,妈妈只好把灰都装回家去,因为可以当化肥用。于是妈妈带着我和姐姐去山里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割草,砍树枝,捆树叶!只是为了做饭烧火用,因为我家买不起煤气。当我们全家出动上山干活的某一天,中午回来,发现鸡舍里的鸡全死了,被人下药了。不知道父母当时是什么心情,我只记得我当时很气很难过,可是又不知道是谁干的,妈妈找村干部,他们都不理。
所以我从来都不觉得农村人有多纯朴多善良,我反而喜欢城里人邻居间互不来往的生活状态。妈妈在农村生活,被害过很多很多次,而且她还是一个残疾人,背后腰椎小时候得了骨结核,身材很瘦很矮还驼背,人很勤快又要强,在农村备受欺负,我觉得我妈妈一生的故事是一系列恐怖事件组成的,导致她晚年得狂想症,强迫症,总觉得除了她父母兄弟和她几个儿女以外的人,人人都想害她。
唉,现在回想起来,人心真的太可怕了。
 
 
初中的时候吧,和两个同学一起出去玩,结果在一个胡同里遇到一只很凶的大狼狗,一路狂叫着冲过来。这时候最保险的办法是马上跑到离我们最近的一户人家之后关上大门(最近的一户人家距离我们不到三米远,完全来得及)。但是两个同学几乎是同时躲到我背后,紧紧抓住我肋下的衣服,我想躲也躲不开,想跑也跑不了,用我做了抵御大狼狗的肉盾牌。
      后来我在家休养了将近一个月吧,两个同学都像是根本就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面都不露,后来也从来不提那件事。
     这件事情让我知道了所谓“人性的恶”,其实就在你的眼皮底下,在你最近的地方发生着,但是你就是预料不到。
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把你推入火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才是最可怕的。
 
 
说个我自己的事情吧。老家是黑龙江的一个小县城。有个算是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比我小两届。所以我大一的时候她还是高中生。大一的一个假期回老家,女朋友每天晚上会去一个老师家一对一的辅导。到很晚,不放心她自己,所以在假期那段时间,都是我每天接她,然后送她回家。记得有一次送她回家后已经晚上十点半了,然后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儿子,回来给妈买点烤实蛋。这一耽搁下来就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碰巧那几天回家的路修路不好走,路灯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不亮。路上就我自己。走了一会明显能感觉后面有脚步声,不止一个。当时觉感觉不对劲,当两个跟 我差不多高的男生追上我时(我181cm)还没等我回头看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就说:还记得我吗,上两天某某网吧揍我,走,那边说道说道。当时已经意识到碰到抢劫的了,他们这么说只是想把我骗到胡同里,那时候我就是待宰的羔羊,所以怎么也不能随他们走。我说:谁认识你。正在我跟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侧面又来两个人,一下就把我踹倒,说实话真他妈疼。两个人压住我,另外两个人搜我身,我一直拼命反抗,趁机会抓住一个人的头就往地下磕,趁乱赶紧起来。看我起来,其中一个人已经掏出刀一看刀,。转身就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已经看不见后面的四个人了。当时还是挺冷静,没有来的急害怕。然后想,操,我妈让我买的实蛋丢了。我当时都佩服自己的,我居然又回去事发地点,黑灯瞎火好不容易找到实蛋。一看里面还能吃,就又拿回去了。回家我妈看我身上土,破皮,心疼死了。我还傻笑跟我妈说,给,你儿子用命换来的实蛋。最后实蛋全让我自己吃了,吃货的世界难懂。
之后我妈晚上不让我出去,我就偷偷出去,接女朋友,送女朋友。因为我不去,回家的就是她自己。不想她遇到我遭遇的。
现在想想,那时候年轻,虎。
 
 
家在汽车站对面。
家里算是地级市,周边小县城特别多,基本上去省会或者出远门,都得经过汽车站,所以,鱼龙混杂。
那还是入住的第一个年头,二楼,一楼是车库。时间,我初二,一家三口都在睡觉,晚上家里进来人了,损失300元现金。
我催促父母安装防盗窗。父母工作忙,未果。
高一,暑假,防盗窗未安。没开灯熬夜玩电脑到凌晨2点。刚刚躺上床,窗户窸窸窣窣的(感谢砚墨知友的指正~),我以为是风,没在意。
正巧,赶上了对楼的夫妻吵架,对面把灯打开了,
我清楚的看见,
窗帘映着一个人的影子。
我当时被吓懵了。嗷的一嗓子,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还好,父母都在,贼也被吓跑了。我要求父母必须腾出时间装防盗窗。而且,又去夜市买了一把开山刀和匕首。开山刀放到床边,匕首在枕头下面。不枕着,睡不着。
你以为故事结束了?
窗帘上映出人影可怕吧?
 
真正可怕的来了。
(当时已经安装上防盗窗了)
高三寒假,父母去老家参加白事了。挑灯写作业,凌晨1点,客厅(感谢知友的指正~)两声金属断裂的声音。(防盗窗被卸下两根护栏。)
拎着开山刀就下去了。
开灯。。。我清楚的看见,小偷带着面具,离我8米远。
对峙3分钟,我开口说:你也没拿什么东西,你走吧,我没看见你脸。
他:兄弟,真的没钱了,你给口吃的吧。
我松口气。。。转身去厨房,刚走两步。听见地板嘎吱嘎吱响。(还好家里是劣质的木质地板(≧▽≦)/)他正在向我扑来,目测要打晕我。
二话没说,反身就是全力一刀。砍到他手腕。
他狂奔而逃。
第二天早上,貌似拿刀砍得挺狠,血流到了大街上。
你以为这够热血?
 
高三暑假,公交车上我看见一个小偷行窃,他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
他手臂上,有个清晰的刀疤。
真他妈冤家路窄。
 
不过现在治安好多了,倒不是警察来的勤,是因为我们新换的物业公司有黑道背景。。。
 
 
 
小学的班主任给讲的,最可怕的童年阴影,没有之一。
“在某某中学里,学生甲在傍晚踢完球后,一边颠着球一边往教教室走。在走到隔壁班门口的时候,学生甲不慎将球颠了进去。”
“当时隔壁班只有一个人,学生乙,正在扫地。学生乙看到有个足球滚过来,也没多想,就下意识地踢了一脚,把球踢到了教室的角落里。”
“学生甲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正准备捡球时看到被学生乙踢走了,很生气,上前指责学生乙。学生乙觉得委屈,就还了几句嘴,没想到学生甲火气一上来,猛地给了学生乙一个大耳刮子。学生乙当时就觉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学生甲一看下手重了,顿时有些慌张,支吾了几句,就带着球跑了。”
“学生乙在挨了一耳光后,回到家就觉得浑身无力,昏昏欲睡,家里人以为他是生病了,就安顿他休息了。没想到第二天学生乙的症状更严重了,头晕目眩加浑身发冷。家里人急了,问他究竟怎么了,学生乙就把昨天被扇了一耳光的事告诉了家里人。家里人急忙把学生乙送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脑部静脉血管破裂,抢救了不到两天,学生乙就死掉了。”
“愤怒的学生乙的家长要让学生甲偿命,学生甲的父母给前来讨要说法的学生乙家长及亲友下跪、磕头,求他们原谅自己的孩子,学生甲吓得在家不敢出门。后来学生甲一家变卖家产才支付了高昂的赔偿费用,可谓倾家荡产。即使这样,学生甲的父亲仍然在学生乙出殡的那天,被学生乙的亲友强行披麻戴孝,让他跪在学生乙的墓前谢罪磕头,几十岁的人了,给一个孩子磕头,可谓受尽了折辱。”
“那件事之后,学生甲一家就迅速搬离了当地,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学生乙一家,永远失去了爱子。原本幸福美满的两家人,就这样被毁掉了,仅仅因为一记耳光。”
“所以,在课间的时候追逐打闹的你们,有没有想过稍微收敛一下,以避免这种可怕的后果呢?”
班主任说完这个故事,脸上挂着平静的微笑,淡然地看着我们这一群熊孩子。
而我,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天灵盖窜到脚板心,浑身都是冷的。寒意逼人。从此这个故事成了最大的童年阴影。
 
 
本人女,小时候和爷爷,弟弟一起走,突然一只大狼狗朝我们三个冲过来,爷爷一把抓着弟弟就跑了,我就在后面,追着爷爷一边哭一边求救一边跑,结果我被路上的石头绊倒了,爷爷带着弟弟越跑越远,那大狼狗就踩在我的身上转了几圈到处闻了闻就悠闲地走掉了。当时就是觉得劫后余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有就是那时小,不懂爷爷为什么领着弟弟就跑了。
爷爷已经去世了,但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爷爷那时为什么这么做,也从来都没有勇气问他。
曾经梦到过他说,因为你弟弟是我唯一的孙子。
希望这不是真相。
 
 
我也来答一个,手机打字,见笑。
我在电厂工作,有次喝酒,我们总工讲了一个关于他徒弟的故事,大概是02年的时候,总工原来所在的电厂大修,他的徒弟和几个人到锅炉内部检查受热面,等到检查完了之后就将人孔门封了,计划点火开机。当时我们总工已经不在老厂了。赶巧有事回去,老领导嘛,单位上肯定要接待一下,于是就在食堂雅间里吃饭。我们总工就说希望徒弟也一起来聚聚。于是厂里就安排找这个人,结果哪里都找不到,当时手机还不是很普及,找人也不是很方便,就四处打听,都说没见,结果最后有一个当时一起进炉的同事说最后见到他就是在受热面检查的时候。听到这个大家马上到锅炉那里,把人孔门打开,才将人就了出来,当时据点火也就个把小时了。
见过电站锅炉的人都知道,像那样的设备如果被关在里面,基本上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没人发现,火一点起来,最后灰都找不到。
后来那人回忆说当时基本上已经绝望了,在里面就是等死,根本没想到会得救,对我们总工是感恩戴德。
这个事情恐怖的地方在于长达数小时的精神折磨,你知道自己就要以一种极其惨的方式死掉,但是毫无办法。
好在是以喜剧收场,后来还可以作为酒桌上的谈资,如果是真发生了呢?
不过经过此次变故后,那人变了很多,这个人变得豁达,大气了很多,大概是经历过变故,有点看透生死了吧。
 
 
朋友那听得:
一次大保健后跟“失足女”闲聊,朋友问她“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失足女:“一个熟人”。
朋友:"谁啊,你老板?"
失足女:“我爸”。
默然…………
据说那个朋友再也没去过那种地方。
 
 
昨天我妈饭桌上讲的故事
她说邻村有个人因为失明不能参加劳动,挣不到工分,没有办法,他只能让家里人炸了一些油条自己提着篮子去街上卖。那个年代做生意就是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于是公家砸了他的篮子,还打了他一顿。那些没收的油条被又红又专的革命分子们瓜分的一干二净,填饱了他们的肚子,充实了他们高尚的灵魂。
她说她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男生的爸爸很早就死了,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妈妈每天推着车子,敲着竹梆卖豆腐,他的同学欺负他、嘲笑他,有事没事就找个东西学他妈妈敲竹梆。“卖豆腐咧——”几个同学模仿地惟妙惟肖,全班都沸腾了,大家都找个东西“邦邦邦”地敲。后来听说清查资本主义残余的时候,他妈妈做豆腐的工具被砸个稀巴烂。后来又听说那个男生辍学了,跟着改嫁的妈妈去了别的地方。
我敢说这些革命分子,这些亲爱的同学们,在回忆起往事来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愧疚,这不过是他们证明自己年少轻狂过的谈资,甚至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因为愚昧无知,他们缺乏最起码的羞耻心,所以坏的格外彻底。而他们的举动,却改变了他人一生的命运。
 
 
外面下着雪,窗户紧闭,室内外温差太大,窗户内部起了一层雾。
高中时候的我,上课无聊,擦玻璃上的雾,看看能擦出个什么花儿。
一不小心,擦出了班主任一张脸。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发生在网友身边的真实恐怖故事


相关搜索: 恐怖故事

“恐怖故事” 相关文章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