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暗恋一个人七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江辰就是渣男

 距离许巍2013年此时此刻上海演唱会已经三年有余,如今的我终于能够笑着去祝福他们了。

暗恋一个人七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江辰就是渣男

上海于我而言,仍然是一座陌生的城市,毕业快四年了,我还是一无所有。

 

我当初选择来上海,是因为某个人,后来坚守在这座城市,却是为了另一个人。

 

我曾经为某个女孩吟唱过千百遍许巍的歌,而另一个傻女孩,却因为我,莫名其妙的痴迷上许巍。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起你。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是我难已再回去的昨天,你像鲜花那样的绽放,让我心动……”

 

许巍的《时光》,我曾唱过许多遍,这首欢快的歌,为她唱的那一次却是伤心的。

 

01

 

2007年6月,我的高二即将结束之前,母亲与父亲开始没日没夜的闹离婚。

 

父亲在外面与别的女人同居,我一想到母亲泪流满面的样子,便不想回家。 姐姐在外地读大学,要暑假才能回来。没人管我,我开始翘课,一个人在外面游荡。

 

我喜欢蹲在体育馆外面的绿化道上,看车来车往,耳朵里塞着耳机,循环播放许巍的歌。感觉累了,就把书包随手扔在草地上,躺下睡觉。

 

那时候觉得人生真没意思,我的家眼看就要支离破碎,还读什么书?考什么大学?

 

我恨父亲。

 

可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名字叫做陈梦的,特别多管闲事,她不但把我翘课的事情报告老师,还好几次偷偷跟着我,我故意绕了老远的路想甩掉她,她都没放弃。

 

她会快步冲到我面前,张开双手拦住我,像护着小鸡的老母鸡一样。她总是说:江辰,你别这样!马上就上高三了,你这样子怎么考大学!

 

我总是推开她,说关你屁事。

 

她就在背后大喊,我会告诉老师的!

 

我冷笑,心里想,老师知道了又怎样?反正父母都不管我了。

 

我这种状态持续了半个月后,出了点小意外。一个骑摩托车的不良青年,驶过我身旁时抢走了我的书包,我拉着摩托车尾想抢回来,摩托车猛踩油门,把我拖行了将近十米,等我反应过来松了手,后脑勺着地重重倒在地面,疼得起不了身。

 

意识模糊间听到陈梦在喊我,她哇哇哭着说,江辰,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我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没什么大碍,就是轻微脑震荡加上多处擦伤。父母守在我的病床前,他们突然不吵架了。

 

老师同学都来看我,陈梦也来了,我看见她脸上的红晕,就算反应再迟钝也看得出来,她肯定是喜欢上我了。

 

我在医院观察了三天后出院。也许父母怕我再出事,也许老师找父母谈过我的情况,等我回到家里,没再听他们提离婚的事,只是家里的气氛怪怪的,还在冷战。

 

那时候的我悲观厌世,只有陈梦喜欢我这件事情,让我找回了一点自信。

 

陈梦就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女主角一样的人物,漂亮清纯,学习认真,人缘极好,很多男生暗恋她,没想到她喜欢我。

 

回到学校的第一天,我把她堵在楼梯间,问她:你喜欢我吗?她真的就点头,然后羞红了脸。

 

我接着说,那做我女朋友好了!她竟然又点了头。

 

于是陈梦成了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只是觉得好玩。

 

02

 

高三前的暑假,我约她一起去了趟海边。

 

我们赤脚走在沙滩上,陈梦的侧脸好美,我忍不住看了一次又一次。

 

她突然转过头朝我笑,问我:江辰,你有多喜欢我呀 ?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有微微的光。

 

我当时只想逗她。

 

我撑开拇指和食指,挥舞着两指之间的空间,对她说,我喜欢你这么多!

 

她不满意的嘟着嘴说,这么少呀!

 

我便用两个手掌比划出大概一米的距离,说,那我喜欢你这么多!

 

她还是不满意,皱皱眉头说,才这么多啊呀!

 

最后,我面朝大海,张开双臂,作出拥抱大海的样子,回头告诉她,我爱你这么多!像大海一样多!

 

陈梦笑了,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高兴的问,真的吗?真的吗!

 

那时候的我哪里知道什么真假,只是被她美丽的面庞迷惑,不顾一切深深拥抱了她。然后,动情的在沙滩上给她唱了一遍又一遍的《时光》。

 

不知道是被她感动,还是被自己感动,那天之后,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陈梦。

 

每天放学,我骑车带着陈梦,一路上听许巍的歌,我最喜欢《青鸟》和《两天》。我跟着哼,她在后座扶着我的腰,把脸轻轻贴在我的后背上。

 

有时候,我下来推着车走,陈梦走在我身旁。那时候她迷上刘若英,给我讲电视剧《似水年华》里的爱情。我会认真的听,看她脸上忽明忽暗的表情。

 

我们都渴望旅行,她最想去乌镇,想去看《似水年华》的拍摄地,而我最想去西藏,为了哄她开心,我骗她说最想去的也是乌镇。

 

我把心里关于父母的秘密说给陈梦听,她比我还难过,可是她说,不要恨自己的父亲。

 

有了陈梦的陪伴,我阳光了许多,为了让她笑,我变成一个幽默的人。

 

高三一整年,我都在发奋图强,因为陈梦要考上海的一所重点大学,我得追赶她。

 

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直接抄了她的志愿表,她选了文学专业,我也选了文学专业,虽然父母都希望我去读理工科。

 

我以为,只要这样,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了。可是,命运之神爱开玩笑,高考放榜,我被第一志愿的上海某大学录取,而陈梦却发挥失常只上了二本,北京的一所二流大学。

 

那天陈梦抱着我哭了好久,我安慰她,说我在上海等你啊,等毕业了我们就一起在上海工作吧。她说会相信我说的所有话。

 

2008年8月30月,我的学校先开学,父母送我到火车站,我敷衍着跟他们道别,快步走上月台,因为陈梦买了站台票早早等在列车旁。

 

我们紧紧的拉手,放开,再拉手,再放开。

 

我知道她舍不得,又给她唱了一遍《时光》。

 

我说,想我的时候就听许巍的歌。

 

她说,我不喜欢许巍,我只喜欢你。

 

我登上列车,和她挥手告别。

 

03

 

年少的我们都天真,也很善良。我那时候是真心想跟陈梦一辈子,只是未知世界的大门刚刚打开,我还来不及缅怀,就已经被眼前万花筒般的景象迷得眼花缭乱。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外。

 

大学里我成了“稀有动物”,因为文科班的男生真的太少了,我在高中的时候并不自知,来到大学,才知道自己是班上女生眼中的“男神”。

 

连学姐也主动找到我,让我和她一同主持学院的迎新晚会。晚会上,宣传部部长给我安排了一个独唱节目,我抱着吉他唱了许巍的《曾经的你》,收到一满怀的鲜花。

 

然后,身边开始有一些女孩子,她们叽叽喳喳的围着我转。我的书包里也开始时不时的多出来一些巧克力和粉红色的信笺。

 

这一切让我的虚荣心蠢蠢欲动,也吸引着我的贪婪蜿蜒前行。

 

刚开始,我把遇到的每一件自认为有趣的事情告诉陈梦,有时候发短信,有时候打电话,每次我乐呵呵的说完,她却心事重重的挂断电话,或者只回复我一个“哦”。

 

我以为坦诚可以换来信任,所以没想过要掩饰什么,但是1200多公里的距离终究没有办法坚固陈梦对我的信任。这让我在这段感情中觉察出沮丧,同时又被大学里全新的生活所蛊惑。

 

陈梦却并不适应大学生活,她常常深夜给我发信息,说想我,说怀念高中时光,说想爸爸妈妈,总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去看她?

 

我觉得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生机勃勃的陈梦,以前那个推着我往前走,逼着我拼搏奋进的女孩子消失了。

 

我突然特别渴望自由。

 

我觉得脚下有风,伸手就可以触摸天空,我来到新的地方,被新的集体簇拥,我看见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我急切的想摆脱从前不愉快的经历,也不喜欢陈梦提起过去,不喜欢她像个怨妇一样向我没完没了的倾诉。

 

军训期间,百无聊赖,我给自己找了一万个理由,诸如她变了,她不可爱了,我们太年轻了,我太忙了,我们性格其实不合适,分开也许对她更好,她不应该被我束缚……等等等等。

 

说到底,我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渣男罢了,我只不过想甩了陈梦而已。

 

我以为,甩了她,就可以大步往前走了。

 

陈梦对于我提出的分开理由,没有半点异议,她只是在长时间的沉默过后,轻声说了一句“知道了”。

 

这三个字让我心痛,也让我搞不懂这样的我们算不算分手。

 

若时光倒流,回到过去,我一定会扇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04

 

当初选文科是为了陈梦,但是文科班的课程对我来说并没多大吸引力,理论课在考前突击一下,肯定能通过。

 

于是,迟到、早退变成家常便饭,每次上课也都尽量挑倒数几排坐,方便睡觉。

 

班长张扬是我的好哥们,他会罩着我,没人跟班主任打我的小报告,在老师眼中,我仍然帅气又优秀。

 

直到某天专业课,老师把全班分成6个小组,每个小组选一名代表发言。轮到我们组时,几个组员推选我发言,可是我前面的专业课都睡过去了,完全没准备,正在尴尬,组里一个短发微胖的女孩子主动说让她来。

 

我当然举双手赞同,赶紧把麦克风递给她。

 

哪里想到,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子,竟然脱稿说了整整12页有关出版集团贝塔斯曼的发展史!

 

我出于惊讶和感激,记住了她的名字。

 

后来在校刊上也经常看到她的名字,她是编辑,我试着用笔名投过几次稿,她的拒稿信文笔犀利,句句击中要害。

 

而让我真正开始关注她,是因为她的冷漠和高傲。

 

女同学对我都非常热情,有些甚至很花痴,可是她不一样,我们之间的交流顶多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有几次上课,我特意坐到她的附近,她也并不在意,即使我主动向她借笔、借书之类的,她也并未因此与我多聊一句。

 

这让我有点郁闷,又十分好奇。

 

05

 

第一学期末时,系里筹办新年晚会,我们班需要排演一个小话剧,张扬负责。

 

他让我演男一号,这个当然没问题,但是我出于私心,提了一个小要求。

 

我说,兄弟,你的话剧我绝对捧场,但女一号“小丫”的人选必须我来定。

 

张扬听后笑得很贼,他说没问题,你看上了哪个漂亮女同学,知会一声,我给你找来就是!

 

我说那就让她来演小丫,张扬惊讶的说原来你挑女孩的眼光这么“平民”?

 

我说去你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为了把话剧演好!你看,这个小丫的角色……我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把角色分析得十分透彻,也把她描述成了一个符合剧中人物的个性才女。

 

尽管我一直以来口才都不错,但是那天的我,还是被自己的脱口成章吓了一跳。我没有想到,自己对这个角色有这么深入的了解,更没有想到,我对她,竟然有这么深入的了解……

 

张扬认同了我的看法,当天剧组就成立了,我演男一号,她演女一号,张扬和小桃演配角。

 

因为排练,我们四个人有了许多接触的机会,我喜欢用剧中女一号的名字喊她,慢慢的,大家也都喊她“小丫”。

 

我会故意在小丫面前卖弄自己的学识,专挑她不擅长的知识领域发表意见。她喜欢听情歌,我就给她讲摇滚,她喜欢看喜剧片,我就给她讲艺术电影,她身材微胖,我就给她讲运动的好处。反正,我就想让她对我刮目相看,但是小丫喜欢当面贬损我,真是让我生气又好笑。

 

话剧表演获得好评,我们四个人成了好朋友。

 

张扬特地请我吃了一顿大餐,他说我很有眼光,女一号挑得很好,要感谢我为剧组推荐人才。

 

饭吃到一半,张扬突然问,你是不是喜欢小丫?

 

我装作被呛到的样子,捂住嘴巴,不停的咳嗽,以此掩饰自己的紧张。“怎么可能啊,兄弟!”

 

张扬松了一口气似的,说:“也是,你女朋友那么漂亮!”

 

他说的是陈梦,我才想起来,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过她,她还好吗?一股浓重的歉疚感爬上心头。

 

那天晚上,我给陈梦打电话。分手那通电话,她没有哭,这一通,却哭的稀里哗啦。

 

她以为我不会再理她,突然的关心让她更难过,她问我能不能不分手啊?她第一次哭着求我。

 

我很后悔,我的关心就像是一把盐撒在她的伤口上,更凸显她的可怜和我的残忍。

 

那个倔强的陈梦,那个敢冲到我的面前拦住我去路的陈梦,那个硬要我告诉她有多爱她的陈梦,那个安静又坚强的陈梦,为了跟我在一起,低到了尘埃里。

 

我没办法拒绝。

 

06

 

母亲常常给我打电话,听她的语气已经原谅了父亲,但我还是不愿意跟父亲说话。

 

我的身边不缺追求者,她们有的喜欢陪我上图书馆,有的喜欢陪我上自习,我没再把这种事情告诉陈梦,我对那些女生说不上有多喜欢,但也没像赶苍蝇一样把她们驱散。

 

只有小丫,跟别的女生不太一样。

 

上课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当我回头看她时,她却望向别处;我去图书馆的路上遇见她,我说一起吧,她看看我身边的女生,摇头笑笑走开;我一个人在食堂吃面,她明明看见了,也从不主动过来坐在一旁。

 

我做了很多事情去试探她。

 

看她选修电影课,我赶紧也选上,每次课前都让她帮忙占座,她每次都答应,其实我只不过想跟她坐在一起;我三不五时喜欢去校外淘CD,每次都跟她借自行车,她每次都乖乖的把自行车交出来,其实我只不过想她问我一起去行不行;期末考的时候,我让她帮我整理考试笔记,她工工整整抄了几大本给我,其实我只是想跟她一起复习。

 

虽然我的试探得不到回应,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小丫是喜欢我的。

 

她的样子常常让我想起陈梦。

 

她有时候和陈梦很像,倔强,坚持,无论我怎么说怎么做,她永远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只要我不主动,她也始终不主动靠近。

 

她有时候和陈梦又截然不同,这傻丫头,明明喜欢孙燕姿,听我说许巍好,就开始听许巍;明明不懂足球,听我说德国队厉害,就变成了德国队的球迷;听我提起美国“枪花乐队”,第二天她就把乐队资料背给我听;看见我的耳机是“森海塞尔”的,她说下次也买这个品牌……

 

可是每当看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都怕自己会伤害了她,只好努力克制保持距离。

 

我还有陈梦,也许我要先成长为一个对感情负责的男人,才有资格说爱。

 

07

 

大一下学期,我开始省钱,想攒够了来回车票,就去北京看陈梦,去看看我们的感情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张扬知道了,为了尽快实现我牛郎织女的心愿,提议参加创意大赛,只要赢了就有奖金。于是我、张扬、小丫、小桃组了一队,努力了半个月,得了铜奖,奖金是两千元。

 

获奖那天,我们到一家小饭馆庆祝,吃得很开心,张扬建议把剩下的奖金全部给我作路费,大家都说同意,我很感动,偷偷留意小丫的表情,却并未发现她的异常。喝得微醺之后,我们轮流唱起歌来,到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唱了许巍的《时光》。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起你……”

 

我的脑海里流转着高中时候的点点滴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关于陈梦的场景越来越不清晰。

 

我想,我真的该去看她了。

 

出发前一晚,小丫找到我,塞给我一个信封,说是爱情赞助费。

 

我说你没必要给我钱,大家都是学生,都没有收入。但小丫死活都不肯收回,说这是她的劳动所得,发传单挣的。

 

她的眼眶里明明有泪花在转,却一副坚定的样子。

 

我只好用信封轻轻拍了她的头一下,骂了一句“笨蛋”,然后借口赶紧回了宿舍。我怕再迟疑,自己的双手就会把她拥入怀里。

 

我到了北京,见到了陈梦,她还是那么美,光洁的脸颊,温柔的神情,只是瘦了一圈,眼眶下有了黑眼圈。

 

她说,你终于来了,大学一年,你就来看了我一次。

 

我说,寒暑假都可以回家,到时见面不就是分分钟的事?

 

她说,是啊,对你来说就是分分钟的事,对我来说却是度日如年的事。

 

我不再说话,默默的陪着她在校园里走着。

 

我在北京呆了4天。这四天里,陈梦带我逛遍了她的校园,吃遍了附近的小吃,我们还去了天安门,去了故宫,去了长城,我们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我们旁若无人的亲吻。

 

那是盛夏,白天的大太阳照得我有点晕眩,北京的干燥让我极度不适应,有好几个恍惚的瞬间,我突然想起小丫脸上那种迟疑又坚定的神情。

 

但是我手里握着的,明明是陈梦纤弱的手。

 

最后一天夜里,陈梦陪我回到酒店房间,到了该告别的时候,她却不肯回宿舍。

 

我承认自己被下半身控制,承认自己无耻下流,在自己并未确定是否还爱她的时候,在我们根本无法承诺将来的时候,要了她的第一次。

 

若时光倒流,回到过去,我一定会扇自己第二个大耳刮子。

 

08

 

回到学校没多久就放暑假了,我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个培训中心做暑期兼职老师。

 

因为,我已经不敢面对陈梦。

 

8月10日是我的生日,当我下班从培训中心走出来的时候,看见小丫在等我。

 

她那天穿着一条姜黄色的碎花长裙,上衣是一件紧身的灰色T恤,她瘦了许多,长发及腰,婀娜多姿,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微胖的小女孩。

 

她笑嘻嘻的从包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我,祝我生日快乐。

 

我打开,原来是许巍的歌迷听着许巍的歌完成的书。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要把我说过的话这样认真的放在心上?

 

许多感动的话一时涌上心头,到了嘴边,却被我生生咽了下去。

 

原本想要说的“你陪我一起过生日吧”变成了干巴巴的一句“你怎么来了?”

 

平时口才好的可以脱口秀的小丫,突然变得吞吞吐吐,她摸摸耳朵,又捋捋头发,尴尬的朝我笑,她说:“顺路,顺路……而已,那个……我……来找朋友。”

 

大热天的,从南京跑到上海,我再傻,也知道她是专门来找我,我再傻,也知道她是因为喜欢我。

 

可是我也只能装傻。

 

最后我请她去麦当劳吃了一顿晚餐,她吃薯条的样子特别可爱。

 

我们无所不谈,从许巍的歌曲,到刘若英的电视剧,从遥远的理想,到正在计划的旅行。

 

我说我最想去西藏,她说她也是。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想去西藏?别骗我了吧!

 

小丫倔强的说,骗你是小狗,我们可以比赛啊,看谁先去西藏!

 

她的话让我瞬间想起了陈梦,高三那年,我也曾经这样骗过她,那时我说最想去的是乌镇。

 

想到自己拿走了陈梦的第一次,想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逃避与她见面,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足十的人渣!再看看面前纯净天真的小丫,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于是,吃完匆匆道别,然后没有然后。

 

09

 

我以为逃避可以解决问题,我以为躲开陈梦,她就会明白。

 

大二寒假,因为过年,我没有理由再留校。陈梦知道我回来了,第二天就在我家楼下等我。

 

我看见她又瘦了一圈,她苦笑着问我为什么没有一回到家就去看她?我借口说昨晚到家太晚了,太困睡着了。

 

她抱着我说很想我,我站在原地不会动。

 

她牵着我的手,要带我再去一趟那片海滩。我说挺远的,天气那么冷,还是算了吧。她说一定要去。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

 

如果重来一次,陈梦一定不会选择去那片海滩吧。

 

我们到了那里,找不到往日的美丽景象,冬天的大海本来就萧瑟,海风呼呼的吹。由于长年无人管理,海滩上到处都是垃圾,附近建起了大大小小的工厂,海水又黑又脏。

 

陈梦想带我重温旧梦,却走进了一个噩梦。

 

我说这里被污染了,我们走吧,她却抱着我,不停的向我表白,说很爱我。我被海风吹得耳朵痛,又听她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只想快点离开。可是陈梦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回答她,问我还爱不爱她,问我还有多爱她,是不是还像这片海一样无边无际的爱……

 

我终于失去了耐心,我对着她咆哮,我说,你疯了吗?你看不到这片海已经脏了吗?我们都变了!我已经不爱你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不爱你了,你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你已经变了,我也变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陈梦哭着说我已经把全部给了你啊……我捂着耳朵蹲在沙滩上。

 

接下去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我甚至忘记了我们是怎样回到家里的。

 

都说人会选择性失忆,我想我就是。

 

后来,我单方面断了跟陈梦的联系,觉得我们应该彻底结束。

 

10

 

开学后,我的生活照常进行,有了更多的时间与小丫相处。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她,我也喜欢她,但是在我真正放下陈梦之前,我不想开始新的一段,这对小丫不公平。

 

而真实的原因,是我始终认为,小丫会在原地等我,所以我不着急,我喜欢看她患得患失的样子。

 

如果不是陈梦出事,我和小丫也许会有好结局。

 

那天,我正在教室为期末考复习,忽然接到母亲电话.她说陈梦得了抑郁症,遗书被室友发现,已经被家人接回家里,办了休学。她的家人找到我父母,说是我导致陈梦发病,要我们赔偿和弥补。

 

听到这些,我感觉天都要塌了,我辜负了陈梦,还害了她。我想起那年摔倒在地,陈梦在我耳边说的话,她说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现在的我,也在说,陈梦,要是你不好,我也不活了。我恨自己,也恨她。

 

坐上最近的一班车回到家,已经是凌晨3点49分,父亲坐在客厅等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正经的说过话了。

 

母亲在一旁叹气,父亲不停的抽烟。我以为会有一场怒骂或暴打,等到天色微亮的时候,父亲说了一番我猜不到的话。

 

他说当年做了糊涂事,伤害了身边最爱的人,他说他是个坏榜样,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他把我的错误全部承担在他自己身上,我哽咽说不出话。

 

天亮以后,父母和我一起到了陈梦家里,她还没有起床,她的父母狠狠教训了我。我的父亲再一次低头认错,拉着母亲和我一起跪下来请求对方原谅……

 

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陈梦的父母并不接受我们的道歉,他们说要是陈梦好起来,就没事,要是好不了,那我这辈子也别想好了。

 

离开后,父亲让我赶紧回校考试,说剩下的事情他们会处理,他们会找到最好的心理医生,让我不必过于担心。

 

一路上,我头痛欲裂,无法原谅自己。

 

回到学校,接到张扬的电话,问我怎么还不来。等到走进饭馆,期末聚餐经进行了一半。

 

小丫的眼神一直跟随着我,但我什么话也不想说,我只想喝酒。不知道喝了多少,断片了。

 

等我意识恢复的时候,我看到守在身旁的小丫,她傻傻的蹲着,守着我。

 

我伸出手,好想抚摸一下她的脸庞。

 

这样平静而又温馨的场景,我幻想过好多回。这个傻丫头,一直这样守着我,等着我,从来不曾离开过。

 

陈梦总是推着我往前走,而小丫,永远等在原地。

 

不论我喜欢什么,陈梦总会说,我才不管你喜欢什么,我只喜欢你。

 

而小丫却默默的喜欢上我喜欢的一切。

 

我有那么一瞬间,冲动的想告诉小丫,我也许已经爱上了她。

 

可是我克制了,陈梦还在病中,我没有资格说爱。

 

我只能寒暄:“你怎么不坐,干嘛蹲着,多累呀。”

 

小丫说:“我不累,你还能想起你昨晚没出息的样子吗?”

 

我看着她坚持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小丫问:“你的手没事吧,昨天挂水手变得青肿。”

 

我装作煞有介事举起手看了看,说:“没事,我也看看你的。”

 

小丫攥着拳头伸出手背,我只好轻轻摸了一下。

 

其实我希望她伸出的是摊开的手掌,我就能够紧紧的握住它。

 

她的拳头和手背再一次提醒我,她如此害怕受伤,真让我心如刀割。

 

11

 

大三大四,我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我特别想了解陈梦的近况,又特别害怕。

 

我对小丫的感情越来越复杂。每次看见小丫,我开始都是高兴的,可是每次聊着聊着,上一秒特别高兴,下一秒就有声音提醒我别忘了陈梦。

 

陈梦的抑郁症就像一个诅咒,让我越想爱,就越不敢爱。

 

直到2012年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六月,那是个晴空万里的早晨。

 

姐姐出差路过我的学校,她找到我,说给我带了一件礼物,那是一个浅蓝色的信封,上面写着江辰亲启。我一眼认出是陈梦的字迹。

 

姐姐笑着告诉我,说陈梦去年已经回学校了,身体心情都恢复得不错,她的父母说的。

 

我迫不及待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看完,上天保佑好女孩!陈梦轻松的笔调,让我知道这一场彼此的感情禁锢也该结束了。

 

陈梦对我的爱,超出了我的想象,她原谅了我,救赎了自己。

 

姐姐走后,我回到宿舍,心情很好,看见张扬一个人,我说陪我去吃一顿,我请客。张扬二话没说跟着我出了门。

 

还是那个小饭馆,创意大赛庆功的地方,我们点了许多啤酒,酒喝到七分,我拍张扬的肩膀,说永远也忘不了他当年对我的帮助。

 

没想到,张扬却指着我的鼻子骂了一句:

 

你小子太过分!

 

我一时之间懵了,张扬接着酒劲,说了一堆我始料未及的话。

 

小丫喜欢你,你知道吗?她为你做了多少事情,你看不到吗?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你有女朋友你还这样拖着她!我一直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其实你就是个渣男,你吊着小丫,给她希望,忽冷忽热,又不给她承诺!你他妈的真不是人!小丫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看上你这样一个人渣!

 

最后,张扬骂出了眼泪,他呢喃着说:你知不知道,我从大一排练话剧开始,就喜欢小丫了啊!

 

我的酒全醒了,付了饭钱扶着张扬回了宿舍。

 

张扬骂得对,我就是一渣男,对比起他对小丫的专情,我又算什么?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下午,小丫给我打电话说要约我出来面谈。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在小咖啡馆里,我们面对面坐着。

 

小丫顾左右而言它,说了半天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我再笨,也知道她是想表白。

 

但是我不敢看她,也没说话,只是用咖啡勺子在咖啡里画圈圈。

 

想到昨晚张扬的话,想起自己的不负责任,想起陈梦的原谅,想着很快就要咫尺天涯,我的心很痛,我能带给小丫什么?

 

离开咖啡店,小丫走在我前面,她的眼眶红红的,却莫名其妙的踏上台阶,对着风吹,我懂她的难过,她却不懂我的为难。

 

我只好撂下狠话:“那我先走了啊。”说完我躲进了转角的大树下,把手机关了。

 

我在树背后偷偷看着小丫惊慌失措的找我,看她一遍遍的拨打手机然后绝望地挂断,像个孩子一样无助的哭起来,那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我还是没办法丢下她,尽管我明明知道,让她死心,才是真的爱她。

 

我一路远远的跟着,直到回到校门口,她抱着小桃大哭,终于发现了身后的我。

 

她跑过来一边哭着一边拍打我的胸口。

 

“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没电了”,我只能骗她。

 

“那你跟在我身后,为什么不叫住我,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小丫哭喊着。

 

“你不是也走到学校了么”,我装作冷淡的样子。

 

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没有我,她也可以过得很好。

 

“我看不到你,我就会以为你真把我扔下就走了,我会恨你的”

 

“想怎样就怎样呗”,我不忍心再看她,低头看地面。

 

“为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都不顾及我的感受”,小丫第一次冲我大哭大喊。

 

我抬头看着她,多想抱抱她,可我什么也没说。

 

“你能抱抱我吗?”

 

我再也忍不住,走过去紧紧抱住小丫,轻轻拍打着她的背。我真的好想说,我也喜欢你好久了啊!

 

12

 

始终没有说出口。

 

毕业后,我一直留在上海,因为毕业时我对小丫说过一句话,下次许巍在上海开演唱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

 

其实,我是想牵着她的手,一起听许巍的《时光》。

 

我还说,别忘了比赛去西藏。

 

其实,我只是想牵着她的手,一起去拉萨,去天南海北任何地方。

 

可是,2013年的演唱会,小丫没有来。我握着两张门票,等在入口处,听着里面人声鼎沸。

 

2015年初,我收到陈梦群发的婚礼邀请函,还有一条单独给我的短信。看着她幸福甜蜜的依偎在爱人怀里,看着她的字里行间都是对命运的感激。那一刻,我才终于释怀,原谅了自己。

 

过去的让它过去,我终于可以坦然的面对小丫,我拿起手机要给她打电话,不管她身在何方,我都要马上飞到她身边,我欠她一个长达七年的表白。

 

我想要马上还给她!

 

可是电话一直占线。

 

等了一会,大学班级微信群突然沸腾了。满屏的鲜花,满屏的祝福。

 

张扬向小丫求婚,成功了。

 

我的脑袋轰轰作响,跌坐在公司大门的阶梯下,抱着头,欲哭无泪。

 

那个一直在原地等我的女孩,离开了。

 

13

 

三个月后,我收到小丫的短信,短信很长很长,可是我只看到最后一句话,许巍在北京开演唱会,我没有去,我和张扬在一起。

 

看完短信,我站在阳台,望着上海这座城市,这座我呆了整整7年的城市,在这一刹那,竟然如此陌生。

 

我背起吉他,朝着北京的方向,唱了一遍许巍的《时光》,唱完泪如雨下,就像是青春闭幕式,又像是一场祭奠。

 

我唱过不知道多少遍《时光》,只有这一次,是伤心的。

 

我删除了原本要发的短信,只是回复小丫说——要是我在,一定会去听演唱会,为此,我特意听了两首许巍的歌。

 

我没有提起我爱她,我也没有提起旧时光。

 

2016年,我给张扬发了一条祝福微信,而给小丫的那一条,最后还是删除了。

 

我的钱包里一直夹着两张演唱会的门票,2013年许巍此时此刻上海演唱会的入场券。

 

还有那年小丫给我的爱情赞助费,我始终没有拆开,一直随身带着。

 

没有人知道,而我会永远保存好。

 

凌晨5点,我坐上飞往洛杉矶的客机,离开了青春不再的伤心地。

 

小丫,下一场许巍的演唱会,你还会记得我吗?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暗恋一个人七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江辰就是渣男


灵异恐怖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