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咪蒙和刘鑫江歌案有什么关系?刘鑫甚至比杀人犯陈世峰更该死,我们心里都有鬼

 一个青岛女孩,收留了一个跟男友闹别扭的青岛女老乡,这位女老乡的男友杀上门来,女孩被打的过程中,女老乡死死的关住门不让女孩和自己男友进来,然后女孩在门外被杀害,女老乡安全,事发之后该吃吃该喝喝,还烫了个头。女孩的妈妈联系女老乡,希望她作证以及描述过程,女老乡说跟自己没关系,女老乡的爸妈对女孩妈妈说:女孩死是她命短。


江歌案的来龙去脉,大概就是这样了,即便我们用最中性的语言去描述,都很容易引起旁观者的义愤,这件事情,已经涉及了全社会对正义的认识问题,任何对刘鑫的愤怒和指责都是合理的,但,这不等于公开诅咒和骚扰的越恶毒,就能生产出越多的正义。


刘鑫真的就是我们生活中太常见的那种女孩,用一种轻佻和占便宜的方法,去住着朋友的房子,还拿着已经分手的前男友的礼物,直到最后把一些都搞糟。我真的想看到,陈世峰是如何讲述他和刘鑫的关系的,为什么最后到了杀人的程度。


想起来,3月份的时候,有个90后的姑娘,在杭州因为拒绝男同学求爱,被从19楼扔下去,当场殒命。虽然这姑娘是受害者,但是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接受对方买的包和鞋,接受对方从国外带来的比较昂贵的礼物,默许对方支付两人出游期间吃住等费用,甚至让对方承担房租,只能说,这姑娘其实很刘鑫一样天真,以为一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需要付出代价。


就像刘鑫以为,只要获得了江歌母亲的谅解,自己可以毫无压力的重启生活了,这种嘴脸,在丧女之痛面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有没有觉得,刘鑫的所作所为,像极了加缪的小说《局外人》。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搞不清”。这部小说以惊世骇俗一句话开篇。


丧失亲人之后,主人公默尔索的感受是轻描淡写,仿佛事不关己,甚至连时间也记不准确。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流泪,在给妈妈守灵下葬后,他还急不可耐地去海滩游泳,看喜剧片,寻求肉欲刺激。


最后,默尔索意外杀了一个阿拉伯人,在法庭上,审讯却几乎不怎么调查杀人案件,而是千方百计把杀人和他母亲之死联系在一起,认为一个不为母亲死亡流泪的人,绝对是一个冷酷无情、蓄意杀人的魔鬼。


所以刘鑫最令人愤慨的,不是因为害怕躲在了门后,而是在事后拒绝与江歌母亲见面、没有展现足够的忏悔,在网上抱怨自己和家人受到的伤害,以及许多人所愤怒的,换了新发型和头像,很开心地比剪刀手,因此在许多人看来,她比杀人犯陈世峰更该死。


刘鑫甚至比杀人犯陈世峰更被人诅咒去死,因为她不按照社会所要求的、一个好朋友在江歌死后应该怎么做的道德范式去行动,甚至在和江歌妈妈见面的时候,她还要穿艳色衣服,戴帽子。


但是诅咒、谩骂和骚扰,并不能为江歌找回正义,就算陈世峰被执行了死刑,也是如此,相信在江歌母亲那里,这就是她一直抓住刘鑫不放的原因。人死虽不能复生,但生者需要慰藉。


停止谩骂和骚扰,尤其不要说“我会杀人”这样只有情绪的屁话,做点实际的事情,才会帮到江歌母亲,比如,为她捐款,为她提供心理帮助,或者,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个HR和老板,不要雇佣刘鑫。

咪蒙和刘鑫江歌案有什么关系?咪蒙又来炒作了?

咪蒙的这次文章标题非常棒。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

 

这也是我认为每一个人都该在这件事里思考的问题。

 

“司法度量的局限性”

“道德与法律的悖论”

 

但是谁知道,这篇文章里没有任何关于这个问题的求索。通篇是对局面视频的解构,这种解构带着非常强烈的煽动色彩。

 

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甚至仅仅是刘鑫摘下帽子,撩头发的小动作,都被她精准捕捉,并且描绘成了“担心自己在镜头前形象不好”的虚伪旁证。

 

刘鑫确实是很坏,我也觉的坏,有一种让人咬牙切齿的虚伪。

 

但咪蒙们觉得不够,她们想让她更坏。

 

当然,不能硬造,于是,又开始用她们惯用的伎俩,夸大,联想,借着刘鑫的口吻去写文,我们都知道那些话不是刘鑫说的,但谁都会下意识的把它代入进对刘鑫的审判。

 

刘鑫坏的更彻底了,遭更多人恨了,阅读量也就有了,而刘鑫,这辈子也就完了。

 

这是我们的目的吗?是你的目的吗?

 

咪蒙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

 

我相信咪蒙作为一个母亲,她不仅仅是为了阅读量,她是真的有心在帮江歌妈妈。

 

她是最近我看到的,借这个事煽动的大号里,惟一一个附上了签名链接的。她凭借的自己大到可怕的影响力,为江歌妈妈增加了至少十万的签名。

 

这是江妈妈的最大愿望,是一个苦命女人在这个事件里的唯一诉求。

 

如果最后凶手真的在日本因为联名申请被判处了死刑,咪蒙功不可没。

 

这都是好事。


但是你觉得她做的对吗?

 

我只感觉到了疯狂。

 

她在利用自己巨大的影响力,和她认为对的方式,改变更多人的价值取向。

 

她抛出了正确的问题,却没给我们正确的答案。

 

她的文章里只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她不能明说,但字里行间都透着:

 

“既然法律不能惩罚她,那就用舆论逼死她”

 

这意思,腌制了整篇文,浸泡了评论区,甚至出乎意料的在评论区达到了高潮。

 

“如果是我的孩子,遭到这样的对待,我不会跟对方讲道理,我会杀了他”

 

咪蒙的这句留言回复,收获了2.2万赞。

 

不仅仅是阅读量,这篇文章的点赞量,也在第二天达到了十万加,实际数目更是远远不止十万。

 

不寒而栗。

 

这种束之高阁的声讨,刺破人类文明的指责,原始的让我陌生。

 

我们可以煽动,可以唾骂坏人。

 

但如果所有的自媒体都忙于煽动,那媒体的力量何在?

 

这个社会,也终究会失去秩序。

 

能揭露真相的是媒体,能罔顾真相的也是媒体。

 

写在最后

 

原本这篇文章到这里就没了,但是发生了一件事。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朋友圈看到了一个朋友也是前辈的文。

 

他叫张荆棘,文章叫做:咪蒙来了,我们也都成了恶魔。

 

文章写的更好,他多了这么一些话:

 

他轻描淡写,却突然感觉有人给了我一巴掌。

 

我好像没想过,今天我说了那么多,那我自己呢?

 

双十一的那晚,我其实点赞了一条江歌案的微博,那上面骂的比咪蒙狠多了,也失真多了。

 

我把我当时所有的愤怒和非理性,都按进了这个深夜的赞里。

 

我很慌张,这是我吗?是读者眼中那个理性的检票小哥吗?我下意识的想赶去微博取消这个出卖我的赞,我害怕,怕被人揭穿。

 

但是快按下去的那一瞬间,我停了。

 

又滑了几下手机,停在了以前的一篇文上。

 

“那天下午,老师砸碎了我的手机”

 

文中,是一味的煽动,我没有给出任何的解决方式,还在评论区骂了人。

 

这不就是今天文中我抨击的那些人吗?

 

我的粗口引来读者一片叫好和点赞的时候,虚荣的我和咪蒙她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又何尝没有为了阅读量迷失过呢?

 

标题的那个“我们”其实也包括我吧。


风卷残云,谁能独善其身?

 

我们都是利益链条里的一部分,我们也都是苦难的一部分。

 

我们心里都有鬼。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咪蒙和刘鑫江歌案有什么关系?刘鑫甚至比杀人犯陈世峰更该死,我们心里都有鬼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