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大学里的真实诡异事件,下山了有多恐怖~

 大学里的真实诡异事件,下山了有多恐怖~

 

  我是东北吉林人,大学是在吉林省某城市某师范大学读的本科。2014年毕业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城市有山有水,空气也不错,很适合人居住。我所就读的大学是那座城市唯一一所大学,选址也是让人迷醉——在一座山上。出门只有一路公交车,大概45分钟一趟。所以我们那的学生外出很不方便,久而久之,出现了跟亲人朋友同学交代自己外出的专用词汇:下山~

  

  "XXX,第二节课上完之后我要下山"

  

  "妈,我周日没事下山逛街了"

  

  "亲爱的,我们周六晚上下山做羞羞的事吧……"

  

  等等……

  

  冬天下大雪的时候,寒风凛冽,路灯昏黄。穿好大衣围脖一甩,淡淡留下一句"我下山了",简直有神功大成重返红尘的既视感。

  

  背景大概就是这么个背景,开始讲故事。坐好,别喝水。

  

 

  一、黑大门儿

  

  学校建在山上,上山有两条路:一条马路,车辆步行皆可;一条石板路,步行专用。从石板路走到山下大概10到15分钟左右,上来的话更累花费时间也更长。

  

  这条马路呢,在半山腰分成岔路,一条直通学校正面,另一条通向学校后门。

  

  桥都麻袋!我为什么说学校正面?

  

  因为我们学校压根就没有校门……马路尽头,一片广阔,十分开放,教学楼、社区、公交车站、体育场无缝衔接。只有一块十米长的大石头卧在当中,上书学校大名,我们称之为校名石。

  

  石头正对着的就是山下了,林林总总,一览无遗。

  

  石头背面正对行政楼,也就是学校领导层所在的办公楼。

  

  真的是开放式院校,没有大门的我们让每一位来宾都能体验到没有门卫的快感~

  

  至于这个布局为何如此社会and主义,以后再说。

  

  现在说学校后门

  

  学校后门是一扇黑色的大门,常年关闭,禁止通行,从不开放。

  

  这怎么可能阻拦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对自由的渴望呢?门外就是各种网吧餐馆以及烤串啊!

  

  所以莫名其妙的,墙多了一个洞……

  

  嗯……一个洞……

  

  有的人还从大门下的空隙爬,身体十分柔软,裤裆十分结实……

  

  总之,门是关的,但路是通的。学校默许大家的通行,只是禁止这道门通车罢了。

  

  为啥呢?好信的我当然求知若渴的到处打听,然后知晓了真相。

  

  大概是06年左右(我也忘了且我懒的查新闻……),那时候黑大门儿还通车,而且比正门下山要方便的多。有一天,出了车祸,一辆面包车被一辆大卡车撞了,一车10个人左右,只有两人生还。

  

  更让人懵比的是,这辆车上坐的,全部都是学校的领导班子……校长,书记什么的,整个学校的领导班子,全都死于非命。

  

  活下来的两个,现在还是植物人。

  

  学校也懵比了,领导突然全死了,WTF……

  

  就好比一个王朝,皇帝皇后在内的皇族突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集体暴毙……真是日了吉娃娃改朝换代都不知让谁来……

  

  政府紧急介入,稳住局面,点拨人才,疯狂补位。

  

  以后此门永远被封,成为一扇不可通行的

  

  黑大门

  

 

  二、男寝镇山

  

  我之所以先讲黑大门儿的故事,是因为这件事勾起了我对这所学校灵异方面的好奇心。我本身对周易,风水什么的特别感兴趣,听过黑大门的故事后,我开始审视学校的布局。

  

  学校建在山上,山很大,建学校之前的土地多为耕地和坟地。我们学校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可能因为城市地理位置临近边境,交通不方便,所以老校并没有建设出一定规模。

  

  学校大概有三分之二的土地都没有利用,默许农户种一些果树什么的,后山还有很多乱坟岗子,夏天向后山步行个半小时左右就到,阴凉到没有树荫人都不热。在乱坟岗子前背题朗诵,森森寒意中油然生出一股认真,平时背不下来的题看着坟圈子十分就背完了。还能顺便把知识传播到另一个世界,真是大功德一件。

  

  当然很少有学生这么屌对着坟圈子背书。

  

  我想说的是,这种和坟圈子无缝衔接的情况就注定我学校阴气重,爱出事儿。

  

  一章的时候,我说过我们学校校名石后边是行政楼,也就是学校的主楼。

  

  啊,这楼建的高大,装修也好,冷不丁一瞅跟公安局似的。为啥,门口摆俩加大的石狮子。

  

  你们见过学校门口摆石狮子的么?反正特庄严,正气凛然。

  

  我这一看:

  

  校名石正正当当摆在中间,在行政楼的大门门前跟一扇屏风似的,挡住了外面冲进来的煞气。行政楼硬气,教学楼寝室楼都挡不住,行政楼因为是主楼,再放俩狮子,扛起了整座学校驱邪的大旗。

  

  然而,学校在山上,前有风煞,后有坟圈子,又是师范院校,男女比例1:11,阴盛阳衰,阴气极盛。

  

  门口太应该放一男根的雕塑了,巨型特写的那种

  

  但毕竟有伤风化

  

  所以,我们学校寥寥的几个男生寝室,都放在了学校的四个角。

  

  男寝镇山

  

  大学四年,我很少听说女寝有什么灵异事件,我听过的怪事,都发生在男寝。

  

  歌颂男同学的伟大,见鬼不怕,快喊爸爸

  

 

  三、四舍四楼

  

  四舍是第四宿舍,也是我所在的宿舍楼。

  

  作为全校最有品味的宿舍楼,四舍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脏乱差,尤其是厕所。

  

  我入学第一天,就和我的室友达成了共识:我们寝室楼的厕所,是分层次的。一楼似瀑布,二楼可蹲坑,三楼熏鼻子,四楼辣眼睛,而五楼,五楼是禁地。

  

  五楼太特么脏了……

  

  因为四舍太脏了,所以我后来搬到别的寝室楼,结果在那边目睹了一件大事,这个等下说。

  

  四舍的布局是,每个楼层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对称的一边一个寝室,一个楼层两个楼梯,分别在走廊两端。

  

  我住在四楼楼层中间的寝室,因为通过暴力让室友强行保持房间卫生,所以我的寝室简直是四舍为数不多的人民大会堂级别,别的班的男生和学长学弟总来我们寝室玩。

  

  有一个学长跟我玩的特别好,他住在四楼右侧第二个靠近楼梯的寝室。我们总在一起吃喝嫖赌欠下3.5个啊不对,总在一起研究艺术和舞蹈,时间久了关系很亲近。

  

  有一段时间他突然萎靡不振的,晚上挨个认识的寝室蹭床睡,就是不睡自己寝室。我以为他发生了寝室矛盾,于是磨了磨自己祖传的指甲刀,准备帮他摆平是非。

  

  他脸色苍白,一副神经衰弱的样子,跟我说

  

  『哥们,我见鬼了』

  

  他说他某天晚上睡觉,突然觉得有人朝他脸上吹气儿

  

  迷迷糊糊一睁眼,好像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站在他床边

  

  当时可能是梦魇了,惊吓之中动弹不得,醒了之后当然一身冷汗。第一次他也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做了噩梦,也没当回事。

  

  可是,接下来一周,他每晚都惊醒,都看到床边有人。动也动不得,喊又喊不出,吓得他不敢回寝室睡觉了。

  

  嗯……他寝室是八宝山级别……

  

 

  四、不止一人

  

  大学四年期间,我从四舍搬到过别的宿舍楼,最后又搬了回来。期间有了越来越多熟络的人,有时我会和他们闲聊学校的风水和学长的事情。当中有些人会明显表情一愣,然后低沉而认真的告诉我他们经历的怪事。

  

  学长后来当然搬离了他原来的寝室,最后和我住在同一寝室,于是我们开始疯狂的……不可描述!哈哈哈哈~咳咳,都是扯淡

  

  他之前寝室的隔壁寝后来被一帮学弟住了,要说这帮学弟,啧啧,各个膀大腰圆,身怀神力,无一不是梁山好汉转世。有一次我去他们寝室,他们请我做法驱魔……始因如下:

  

  A和B是上下铺,平时关系巨好,追逐嬉戏,两小无猜。某天晚上,A在上铺玩手机,忽然床板子一阵抖动,A以为是B在蹬他床板子,于是优雅的骂到

  

  『B,NMLGB的削B听的』

  

  B没有说话

  

  不一会A的床板子又是一阵晃,晃的他心烦,他有点生气:

  

  『B儿子,你能不能别特么动了?』

  

  然后俯身而看,下铺根本没人,B也没在寝室

  

  A身高一米八多,体重直奔一百八

  

  那床板子是怎么晃的?

  

  A吓尿了,当晚也跑出去睡了。

  

  后来他们跟我讲,让我驱邪,老子哪会驱邪啊……我看了看他俩的床,挨着墙,隔壁就是学长原来住的寝室,只能淡定的告诉他们你们隔壁寝闹过鬼……

  

  学弟寝室还算好的,还有一哥们,之前住四楼左边把头的寝室,窗户外就是荒山,拿望远镜一瞄就能看见坟圈子。

  

  这哥们极瘦,脸上没肉,爱吃麻辣烫。大二时候有一段时间好像总看不见他,某一天偶遇到惊了我一个讶,怎么说呢,他本来就瘦,可是瘦里透着一股黑,一种说不上来的不健康,头发留的很长,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非常怪异。

  

  大四的时候有一次一帮朋友在一起吃饭,那时候他整个人的感觉变好了,头发剪短了,还是瘦,但没有那种怪异的感觉了。不知谁开了个怪谈的话题,他把他那时候的经历讲出来给大家听:

  

  他说,他那时候出了一些……嗯……状况,有一天晚上,他自己在寝室睡觉,迷迷糊糊中,说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看到一个女人坐在他身上,脱他的衣服,裤子,然后跟他做爱。那感觉实在太真实,但他模棱两可的觉得不对劲,硬是控制自己不要射。梦里翻云覆雨,醒了以后他觉得特别累,摸了摸裤裆,没射。但是这个梦,一个月里出现了很多次,他虽然每次都控制自己不射,但醒了之后特别特别累,人也越来越没精神,整个人的状态也越来越差,成了我们当时看见的那个样子。

  

  后来他挺不住了,告诉了他爸,他家里供着仙儿,具体是什么仙儿他不能说,不让。他家的仙儿出马在他舅妈身上,他爸领他找他舅妈,让问问仙儿怎么回事,是不是冲着了。

  

  他舅妈"变身"后,『看』了他一眼,说:

  

  『要不是我保着你,你早就死了!你身上趴着五六个你知道吗!』

  

  然后说其中有个红衣服的女的,说她生前还没结婚就死了,尝了这哥们的好就不愿走了。然后他家仙儿大骂,说你个浪荡婊子,贪图自己快活,都要把孩子吸干了!

  

  家仙儿表示哥们现在身体不好的最大原因就是这个女的,把他玩虚了,他越虚弱就越招东西,现在身上趴了五六个了。告诉这女的给她烧纸,让她赶紧走,再不滚就弄死她!

  

  后来,这哥们慢慢好起来了,肯定不敢住寝室了,出去租了房子住,之后还找了个女朋友,虽然夜夜大力出奇迹但是面色红润,人天天也开朗了。

  

  日人日鬼真的不一样……电影里不是骗人的……

  

  此故事给我们一帮人带来极大的震撼,因为我们真实目睹了他之前一副要死的样子,而现在他又生龙活虎的坐在这。

  

  不过他说,他身上的东西没走干净,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大概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五、自杀事件的插曲

  

  以上说的几个事情,我不是道听途说,而是事发现场目击人,目睹到了当事人的状态才写出来的。

  

  我自己是年主天干剑锋金,日主天干木的命,从被动属性来说应当是不容易触发灵异任务,因此也没经历过这些异事件。

  

  但是我所知晓的遇过事儿的男生都有几个特点:要么特别瘦,身体虚弱。要么出事儿期间精神状态不佳,负面情绪重。

  

  我大三时候搬到四楼左侧楼梯口的寝室,我上铺是我同学,一米七二,九十斤。他有段时间天天包宿,累的不行。后来某天在我寝室一空床下铺睡的,第二天跟我们说他昨晚睡觉好像看到床边站个人,他想喊喊不出来,动也动不了,一直在挣扎。

  

  嗯……又是床边站个人……我看了看窗外一望无际的苞米地,深深地替他的生命感到忧虑,于是默默的在他枕头下面放了一把剪子。

  

  毕竟是男寝,阳气重,几百个正常的大小伙子就是住凶宅也很难招东西的吧?

  

  四舍的故事,先告一段落吧,值得写出来的就这些,接下来说一件我换别的寝室楼时发生的事情。

  

  之前我说过,四舍太脏了,住的恶心。但是我入学的时候学校有规定,新生必须住老寝室,大二的时候才可以申请高间(高级宿舍)。高间是四人间,房间宽敞,有衣柜,有阳台,环境比普通男寝好了600个百分点!所以大二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申请调过去了。

  

  高间在学校另一个角,这边的宿舍是一个圈楼:□开了一个口的模样。圈楼里一共有有八个单元好像,只有两个单元是男寝,剩下五个是女寝,还有一个教工宿舍。

  

  每个寝室都有阳台……

  

  同志们,不是我流氓……

  

  夏天的时候我真的见过对面女寝有人在阳台洗澡……

  

  有住一楼的女生不拉窗帘就脱光……

  

  男女比例1比11就是这样,这帮女生从来不拿男生当回事,哼!好气愤的呢~嘻嘻,咳咳,哼!!!

  

  我隔壁单元在我搬过去的那年,有个大四女生自杀了。

  

  据说是考研失败,生无可恋,用丝袜在寝室上吊了。

  

  当时还上了腾讯新闻,我学校自杀的人真不多,我大学四年就这一例。

  

  她自杀后,她寝室左右隔壁上下楼都没人敢住,不知道现在什么样了,诸位看官有好信儿的知道我写的是哪个学校的在校校友有空可以去圈楼看看……我也不告诉你是哪屋了,你就看二楼的寝室都挂没挂窗帘,都挂了就是学校让住人了,而且新生还不知道。哪屋没挂窗帘那就是那屋。

  

  自杀事件沸沸扬扬了一小段时间,最后不了了之。不过期间发生的一个插曲,我想,这个学校除了个别人,应该没人知道。

  

 

  六、头七的夜

  

  住高间的时候,一楼门卫是俩大爷轮班儿:一个大爷胖,微微高冷,成天骑个小电动车突突突突的;一个大爷瘦,非常开朗,他值班的时候屋里总有个女学生……也不知道是啥关系……然后总在屋里做好吃的,熏的全楼都饿。

  

  本来俩大爷是轮班的,一人一天一宿还是三天三宿来着没记住。负责寝室楼的日常安全,值班值夜,到点控电,到点开关门。不是什么累活,屋里电视一开,菜一做,小酒一倒,除了挣的少点也是十分惬意。

  

  那女生自杀以后,慢慢的大家好像看不太到胖大爷了,好像天天都是瘦大爷值班。瘦大爷一呆就是一个来月,天天除了做饭,把妹,还发展了国粹:天天晚上偷偷找学生在一楼打麻将!

  

  这可把楼里爱赌的学生乐坏了,大爷你这是皇恩浩荡啊!来来来,让我们陪你战个痛快!

  

  然后,铁打的大爷流水的学生,大爷坚持天天晚上通宵麻将白天补觉,连续干了一个多月,刮风下雨从不半途而废。这帮学生受不了了,第二天也不能总不去上课啊,睡眠跟不上别说麻将了,就是数钱他们也不愿意去了。

  

  最开始谁打麻将都得抢,提前预约,晚了没位置。到后来大家看见瘦大爷都躲,瘦大爷一看没人陪他玩也急了,去寝室敲门找几个资深牌友『小兔崽子你今天晚上不打我以后就到点断你寝室电!以后你逃寝半夜回来别想让我开门!查寝查到违禁品我都给你没收!』

  

  几个学生都快哭了,说大爷我们真玩不动了,您看我们眼睛这红血丝,都特么快成写轮眼了!哎大爷您实话实说,为啥天天晚上这么不要命的搓啊?!!

  

  瘦大爷一脸凝重,点燃一支烟,道出起因:

  

  那个女生自杀后,被回到寝室的两个室友发现,俩小姑娘吓坏了,赶紧喊人。当天是胖大爷值班,跟着保安和老师过去了,而且是他把这女生尸体抱下来的。

  

  讲道理,吊死的人,收尸时要把他的尸体取下来,应该从尸体后面抱。因为据说从尸体正面抱的话,那么这个人将是死者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很犯忌讳。

  

  胖大爷一生估计也没什么收尸经验,当时连害怕带懵逼的,校领导一声令下收尸!老头一激动从正面把尸体抱下来了。

  

  女生头七的晚上,又是胖大爷的班,据他说是半夜12点左右,他听到阳台有敲玻璃的声音,以为是哪个同学养的猫晚上没回来叫门呢。起身去阳台一看:

  

  好家伙

  

  窗外有一人

  

  分明是上吊死了的女生

  

  胖大爷给她抱下来的,认识她的脸

  

  胖大爷当时是真尿了,夺门而逃啊!可不知道为什么门打不开?!胖大爷急懵了,使劲拽!

  

  拽!

  

  拽!

  

  用力过大,门开了,大爷也卡个跟头

  

  肋骨折了,手臂也骨折了

  

  第二天起胖大爷就不来了,瘦大爷连续值班。听他说完这事后瘦大爷也急了:你个老逼登,你撞鬼了回家了让老子自己在这,这不坑我么!

  

  然后瘦大爷晚上不敢睡觉,天天找人打麻将,此为这件事的始末。

  

  这件事,在当时无论胖大爷瘦大爷还是几个知道的学生都讳莫如深不敢乱说。我因为和一楼门卫室旁边的寝室一学长关系好,他跟瘦大爷打麻将,才被告知的。

  

  挺长一段时间以后,胖大爷回来了,手臂还打着绷带,表情更加高冷了。

  

  吊死的姑娘可能怨念不大,此后没听说过再闹过她的事儿。

  

  大三的时候,学校把圈楼全都变成女寝,把我们所有男生又都安排回原来的宿舍了,我才又回到四舍。

  

 

  七、结语

  

  关于我大学的怪谈,我所亲身感受的,能想起来的,差不多就只有这些吧。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或是不可信的传闻,我觉得也没必要拿出来写。

  

  有一些关于解剖室,保研路之类的,我是真心觉得不属于怪谈。特别是保研路,我认为那是一种悲剧(保研路就是女生在偏僻处被强奸,强奸者多为在校施工的民工,其次是当地附近的流氓,此外不排除其他身份。被强奸的女生大多不愿声张,影响名誉。而学校为了封口,也会承诺被害人保研。)

  

  大学期间还真发生过保研路事件,地点在新建的大教学楼。

  

  悲剧,悲剧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大学里的真实诡异事件,下山了有多恐怖~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