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神秘中医之奇闻异事,与鬼打交道也是常有的事神秘扒皮

 神秘中医之奇闻异事,与鬼打交道也是常有的事神秘扒皮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恐怕中医大夫是最能接近到鬼神的职业之一了。古代的“医”字,有一种写法下半部分就是“巫”。西方医学没有普及的时候,一个垂危的人,在半阴半阳之际、半生半死之间,是需要德高望重、医术高明的大夫来判断生死存亡的。如果大夫在一番诊察之后,摇摇头叹口气,说“不用开方了”,意思就是此人必死无疑了。如果大夫试过脉之后,写张方子说“不妨试试看”,就是还有救活的可能。对生死情境已经司空见惯,恐怕对生与死的体验也会比别人多那么几番。这样的大夫每村每县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而我的祖父恰巧是他们中的一个。

 

一、鬼门贺

鬼门十三针是针灸术里最特别的一种,因为一般的针灸术都是用来治人,而这一种却是用来治鬼的。

 

这套针法在中医里面常用来治疗癫狂症,大概是西医讲的精神病一类。中医认为,这样的病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鬼魅妖物附身导致的。据说发明这套针法的是孙真人,至于这个孙真人是不是鼎鼎大名的药王孙思邈,现在已经无从查考了。

 

在北通州有一位姓贺的医生,和我的曾祖父相识。他们家是数代传承的鬼门针法,并且精通厌镇的法术,治疗癫狂这一类疾病百治百效,从无失手。到我曾祖的朋友已经是第五代传人,他这个人生性狂傲古怪,自恃掌握了诛杀鬼神的技巧,对灵异之事尤其无所忌惮。每次到病人家应诊的时候,指着病人的鼻子高声叫骂一通,本来胡言乱语狂躁不安的人立刻被他骂的低头不语,此时他拿出银针按照十三鬼门扎下去,病人昏睡半日,起床的时候就好了。

 

按照规矩,事情是不能做的这么绝的,鬼门要一门一门的慢慢往下扎,鬼被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哀告针师,此时针师问清孽债前缘,在人鬼之间做个和事老,病家给鬼道做些功德帮助它们早早超生就是了。可是这个贺先生偏不信邪,他觉得人鬼应该互不干涉,既然鬼附身害人,就一定要赶尽杀绝,以免日后再次为祸。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这位贺先生遇见一位厉害的主儿。

 

有一位女病人,二十七八岁,狂躁非常严重。犯起病来爬到屋顶上拜月亮,或者生撕活鸡吃,或者一丝不挂的往门外跑一点也不知羞耻,而且力大无穷,发病的时候要三四个壮汉才能制服,家人为了此事也曾找过喇嘛念经、道士做法,毫无用处,听人传说贺先生医术高明,所以请来医治。贺先生见了病人按惯例先是一通大骂,病人毫不理会,后来竟然和他对骂起来。只得让家丁先把病人按压住,然后贺先生强行针刺。每刺进一针,病人都要撕心裂肺的高声喊叫,然后笑骂贺先生。

 

到第十三门鬼封穴的时候,那个东西高声说:“你今天非要置我于死地,坏我的道行,我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以后你的子孙中每代必出一个痴呆疯癫之人。”贺先生冷笑一声,并不以为是,朝病人舌头一针刺下去,把那个东西了断了。

 

当时贺夫人已经怀有身孕,半年之后诞下麟儿,无恙。贺先生讪笑那个妖怪太自作张狂。二年之后又生一子,三岁后发现是痴呆疯癫,多方名医诊断是内因所致,久治不效。以后所生儿女无恙。

 

我祖父在记录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见到第四代人,确实是每代都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

 

贺先生治病救人,也算是顺应天道,积德行善,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不幸呢?可能是对鬼神太过刻薄,滥杀无辜才会这样吧。佛说众生平等,不管对高贵于我者或是低贱于我者,都应该抱有宽恕仁爱之心来对待,道路才会昌盛持久啊。

 

再说一个我自身的经历。有一次,有个病人来找我针灸减肥,男的,25岁,200多斤。据说特别怕针,但是为了减肥大业来试一次。

 

头两针扎前臂,还可以咬牙忍。第三针是扎在肚脐向上面一点的一个穴位上,刚扎下去他捏着嗓子尖叫:“哎哟,疼死我了,我不扎了,疼死我了。”

 

理论上来说,这个穴位的痛感要比手臂两针的痛感小得多,况且针灸本来也没有多疼。但是当时他疼得脸色煞白,高声尖叫。我怕出什么问题,就赶紧给他把针起了。

 

回来和同事回想一下,越想越觉得蹊跷。针扎下去那个尖叫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他啊,莫非是……

 

后来一个跟他关系不错的人来我们这里聊天讲起他来,说这个人身上一直就不干净,看人的眼神都不对。他以前去泰国旅游,曾经从降头那里领养过一只小鬼,之后养腻味了,就随便找个地方给埋了。我和同事们如梦方醒。

二、太素脉

看过中医的朋友,都被医师试过脉搏。脉搏跳动的细微变化,是中医师判断病患身体状况的主要依据,精通脉法的医师,摸一会儿脉,能把你身体所有的疾病和不适一一说出,有些甚至是特别细微的、连患者自身都不太注意的情况也不会遗漏,不夸张的说比高科技的CT机还要精准。但是要学会这样的脉法,首先自己要是绝顶聪明的人,其次要有名师指点,然后通过多年的实践和磨练,摸过数以万计的脉象之后,才能够获得。中医界真正懂得脉法的人,一百人里也就有那么两三个,懂脉法的人里面,一千人里未必能有一个修炼到这个境界。现代中医界有一位老师叫金伟的,人送外号“活CT”,大概可以称得上奇才中的一个。金老师是盲人,也许在现代社会里,只有摒却花花世界的骚扰,才有可能修炼成这样的盖世绝技吧。

 

言归正传,下面讲的太素脉的故事,却是跟命运有关的。太素脉法是一种通过脉搏跳动来判定人生吉凶祸福的方法,可以归入相法一类。现在可考的资料,这种相法早在汉代甚至更早就已经有所流传,明代青城山人张太素,加以归纳总结,整理出一本《太素脉秘诀》,流布世间,所以后来就管这种相法叫太素脉法了。

 

曾祖父民国初年在沪上坐诊的时候,有一人在街市上以太素脉法为人评断吉凶祸福,每次收银洋五角,据说非常灵验,有很多知名人士也要找他去看。

 

因为也算半个业内人士,曾祖不太相信凭借脉法就可以算命的说法。当时药店有个伙计天生脉象奇特,曾祖父就差遣他去卜算。伙计回来后汇报卜算结果说:日后当享千户之禄。大家都觉得好笑,一个药店的伙计,怎么可能会当大官。曾祖也付之一笑,以为此人不过是收取银钱,说些奉承话罢了。

 

数年后倭寇乱华,此人从戎抗日。因战功卓著,屡屡提升,后在江苏某县任县长之职,所辖千户有余。

 

另外一则是曾祖父听说,当时有一人问卜,先生说他命中不该有子,即使生下男孩七岁之前必定夭亡。此人太太生三子二女,前两子都是三四岁间夭折,女儿无恙,第三子现已十岁,健康活泼。于是嘲笑先生卜算不准。先生沉默不语,退回卦金。

 

数年后此人家中东窗事发,才知道第三子是太太与下人私通所生。于是众人愈加佩服那个算命先生的算数。

 

如此看来,世间有好多技能不是依靠我们的臆度就能够了解,不必因为自身狭窄的知见就轻易地否定别人。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果然是这样啊。

 

三、祝由十三科

又是十三,我想说这个数真的挺邪的。鬼门十三针,祝由十三科,十三总是和奇奇怪怪的事情联系在一起,难怪西方人都不喜欢这个数字。

 

中国传统的基础计数单位最大就是到十二,是地支数。然后其他数的都是从基础数上翻倍得来的。可能十三真的就是代表一些色相之外的东西了。

 

大家知道,医学治疗分很多科目,内科啊,外科啊,妇科啊,儿科啊之类的,这样一直排下去,一共有十二种,都是普通的治疗手段和治疗项目。到第十三个就是祝由科,这一科能治各种大病小病、疑难杂症,象什么止嗝啊,止血啊,鱼刺卡喉啊,腰腿疼痛,半身不遂啊,精神病啊,癌症啊,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治疗方式以符咒为主,有时会稍微用一些简单的草药作为辅助。有人说这个是迷信,有人说是气功治病,还有人说真的是与鬼神有感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不过确实体验过,也见过通过这种方法治愈的病例。据说咒术师在学习祝由术之前,要发很毒的誓——比如宁肯断子绝孙莫要符咒不灵之类的话。另外还有一种戒——要终身不吃某种东西。然后还要通过修炼啊什么的,很繁琐的程序,然后才能实际为人治病。

 

我想这大概是咒师念力的作用吧,有时候人的念力是非常强大的,一切唯心造嘛。

 

下面讲故事,我曾祖父看过一个病人,是噎膈症,相当于食道癌这样的病。来看诊的时候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滴水难进,喝水都喝不下去,还怎么吃药呢?曾祖父婉言拒绝了,让他回家“好好休养”,其实就是等死了。

 

半年多之后,曾祖父竟然在街市上又看到这个人,而且比以前白胖许多,气色也好不少。开始曾祖父还以为眼花或是看到鬼,上前一问才知道的确是这个人。于是问他是怎么治好的:家人带他来我家看过病之后,很失望,只能让这个人卧床等死。过了几天,有个摇铃医路过他们家。摇铃医就是手上拿一只手镯样的铁铃铛——行话叫“虎撑”的乡间游医,病人一听到铃铛响,就知道郎中来了。把这个郎中请到他们家的时候,这病人已经奄奄一息了。郎中让他们赶紧找一只白毛公狗回来。那个时候都是看家护院的土狗,宠物犬很少,找这只白毛公狗还颇费了一番周折。

 

狗找到后,郎中取了一点狗血,画了一道符,烧成灰之后给狗灌了半碗,另外的半碗让病人家属用小勺给病人灌下去。说也奇怪,本来滴水难进的病人,吞了一两勺的符水,喉中的梗塞竟然打开一点缝隙,半碗符水慢慢全都吞咽下去。然后又让病人家属煮米汤给喂下一些。郎中在病人家住了八天,给病人和狗吃了八次符水,这个病人已经可以吞咽流质的食物了。治到这个程度,郎中说不必再吞符水了,给留了一个方子,让他坚持服用半年,自然就会好的。临走之前特别交代一定要看好照顾好那只狗,不要让它乱跑,要让它吃饱喝足。

 

郎中走后,那个病人认真的吃药,照顾狗。可是到第三个月的时候,那个狗却得病了,不吃东西,迅速消瘦,没过多久就死掉了。那病人只能惴惴不安的吃药,身体倒没出现什么特别的变化,反而一日见好一日。

 

我曾祖说,那个郎中用的是祝由之术啊,他是把人的病转移到了狗的身上,救了这个病人一命。

 

再说一个我经历的。有年夏天去朋友家玩,他们家住在湖边,天天打得到鲜鱼吃。湖鱼不比海鱼刺又多又碎。小刺卡住了没什么关系,咳几下,或者拿饭压一压就没事了。可是有次我让大鱼刺给卡了,扎的挺深,呼天抢地的难受啊,试了好多办法都不中用,最后决定去医院取出来。在去乘车的路上,遇见同学的一个什么远房亲戚,四五十岁一大叔,问我们:干嘛去啊?慌里慌张的。同学说鱼刺扎嗓子了,咳不出来,去医院夹出来。大叔说:不用,我给你拔出来。同学不太信他,我想能不麻烦去医院,大叔会拔就让他帮帮忙,省的麻烦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大叔拉我们到卖冰棍儿的小卖店,问老板要了一碗茶水。从怀里掏出烟卷包,撕了一块包装纸,沾着口水在上面画了一阵,烧成灰兑进茶水里让我喝下去。我看的那个恶心...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一想反正也燃烧过,消毒了,忍着喝下去。喝完大叔让我咳咳看,我用力咳了几声,嘿,鱼刺就真咳出来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神秘中医之奇闻异事,与鬼打交道也是常有的事神秘扒皮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