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薛之谦胡彦斌李雨桐居然是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日前,名为周筱燕的网友微博被翻出。2013年1月,曾晒出与学生聚餐的照片,#薛之谦##李雨桐##胡彦斌#均出镜,三人同框旧照被翻出。当晚,周筱燕连发三条微博,并@ 了薛之谦、李雨桐、胡彦斌三人,称和最喜欢的学生们在一起很开心。薛之谦之后有回复,可见三人为师出同门的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薛之谦胡彦斌李雨桐居然是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薛之谦和怎么和胡彦斌结下了梁子呢,据坊间一个好好笑的传闻,是这样的,当年章龄之与薛之谦好,但是他还很穷,后来章龄之和胡彦斌在一起了。有一次胡彦斌开着跑车经过薛之谦面前,把车窗摇下来,拽拽的说,呦你在打车啊!就此两人结下梁子,虽然过了很多年后薛之谦在谈到前女友结婚生子后,也能坦然放下,但当时分手只因一个字,那就是穷!。


9月8日,薛之谦晒牵手照片宣布与高磊鑫复合当天,胡彦斌也曾在微博晒出一张PS过的“同款”照,一男一女中间的人写着“我”字,配文则是“奋斗吧,小伙伴,还是努力工作最靠谱!手牵手,我们一起冲!”难道也有所指?


9月13日,胡彦斌更是直接在微博点名道姓@薛之谦:“你的事你自己处理好,希望能早点完结。”疑似暗指李雨桐炮轰薛之谦一事,并澄清自己并未在跑车上招手讽刺薛之谦。

 

 

胡彦斌微博全文:“你的事你自己处理好,希望能早点完结,认真做音乐。人越红相应的社会责任感也要越大,尽量给大家多一点正能量,对于大家道听途说就发出来的文字也希望谨慎,我和你们的谦谦并不熟,也没和他在跑车上招过手。毕竟我们在一个实名制的公开平台发表言论。 

薛之谦胡彦斌李雨桐居然是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起起伏伏,薛之谦深知在娱乐圈要想红有多难,做过段子手,开过淘宝店,始终认为自己是歌手的薛之谦想必会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爆红与身上的羽毛。在演唱会上许诺前妻的诺言,拿起吉他深情弹唱,那晚高鑫磊在场,也许那晚李雨桐也在场。真的,我们都只是戏子,在烂俗剧里流着卑微的眼泪,感动了自己。

 

 

而在2015年,薛之谦与前妻离婚时,更是选择净身出户。他将上海一套123.34㎡的房产过户给女方,并答应交付女方1000万元,分两次于2016年6月1日前和10月前各付500万元。

 

只是没想到,薛之谦离婚时,付给他前妻的钱,可能并不完全是他自己的。

 

 

被雪藏七年,坎坷中成立第一家公司

 

 

2005年,《超级女声》第2届一炮而红,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歌星都是从那时开始火起来,选秀节目开始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大众面前,如《星光大道》、《梦想中国》、《我型我秀》等等。

 

薛之谦正是在2005年参加了《我型我秀》节目,获得四强而正式出道。同年9月就签约了上腾娱乐,当时《我型我秀》节目其中的一个评委许智伟正是上腾娱乐的老板,薛之谦信心满满,合同看都没看,一下子签了7年。不曾想,这一签却开启了漫漫雪藏之路,直到2012年与其解约。

 

2006年6月12日,薛之谦首张个人原创同名专辑《薛之谦》发行,仅1个月时间销量突破20万张,其中《认真的雪》火遍大江南北,并获得第十四届东方风云榜十大金曲奖。

 

这幸福还真就像龙卷风,来得太快,走的也快。

 

第一张专辑做完,上腾娱乐就换了老板。剩下的几年一直没受到公司器重,薛之谦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期间曾有一次做好专辑,公司连5000块钱的宣传费都不愿意出。


现在想想,或许正是因为曾经做了太久的“过气歌手”,现在已经火了的薛之谦变得非常卖力和拼命,并直言自己就是“想红”。


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家人的支持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9年,薛之谦注册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上海潮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公司法人代表为薛之谦,股东为薛之谦以及父亲薛良园。


在薛之谦的生活中,无论在演艺生涯还是创业之路,无论是人生巅峰还是底谷,父亲一直是他的坚强后盾。如今,薛之谦在微博上也多次提到父亲,父子情深显而易见。


网上传言说薛之谦的爸爸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


据天眼查显示,薛良园是上海海金物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上港外运集装箱仓储服务有限公司董事。另外,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上港外运集装箱仓储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上港外运集装箱仓储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海建还是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此外,薛之谦微博中也有提到父亲的单位,SIPG即为上港集团。

 

 

 

卖房子凑钱创业,如今是5家火锅店老板

 

 

2012年,与老东家上腾娱乐解约后。为了能有资金支持唱歌梦想,薛之谦拿出全部的60多万积蓄,卖了自己的一套房子,东拼西凑集齐200万左右的现金,开始了创业之路,与好友李渊林合伙开了“上上谦”串串香火锅店。


对于这个火锅店,从大厨到选址,再到材料配料,“拼命三郎”薛之谦对每一项事务都要严格把关。


据说,上上谦第一家店的大厨,本是重庆人,不愿离开家乡,正是由于薛之谦和合伙人连续拜访5次,最终才感动了重庆大厨远走上海。


最开始,火锅店也经历了门可罗雀的时期,那时候的薛之谦还没有红,明显没有办法依靠明星光环,只能靠潜心经营。


最终,依靠经济实惠的价格和低调正宗的重庆口味,“上上谦”串串香火锅店慢慢打开了知名度,火锅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汗水总算换来回报,第二年,火锅店终于盈利了,这令薛之谦总算看到一点希望。

到今年,上上谦开到5家店,在上海扎稳了脚跟。每家店面积在600平方米左右,每天的营业额稳定在150万左右。照这样算下来,薛之谦的火锅店年营业额大约在5.4亿元左右。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4月,上海上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注册登记,注册资金是50万元,法人代表是李渊林,股东是他和薛之谦。


 

 

成明星淘宝店主,双十一男装销量排第8

 

 

 

2012年,在把火锅店开起来的同时,薛之谦还瞄准了另一个迅速发展的产业——在淘宝店铺开服装店。


起初,他从中高端女装切入,自创了女装品牌UUJULY,也就是上文中李雨桐所提到的他们“合伙”开的淘宝店。

 


因为需要找服装公司、严格把关物料、看重设计等等,在当时淘宝3万就可以开店的形势下,薛之谦的50万启动资金愣是没够,无奈之下又追加了30万。


为了这个店,薛之谦还差点“丢了命”。2013年,当他在泰国为品牌拍摄宣传片时出了车祸。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薛之谦的淘宝店铺获得了成功。随着品牌的成熟开始逐渐布局线下,2014年在上海开了首家实体店铺。


后来薛之谦又进军童装,衍生出同系列童装品牌UUJULYKIDS。2015年10月,他又瞄准了男装市场,推出男装品牌Dangerous People(简称“DSP”)。


在去年的双十一数据中,DSP还一举冲到了淘宝iFashion男装成交第8名的位置, 紧跟杰克琼斯和GXG等知名品牌,堪称一匹实力强劲的黑马。


如今离店铺开张仅一年多时间,这家男装淘宝店已经成了三皇冠店铺,店铺粉丝数直逼百万。前段时间,薛之谦还被淘宝评选为iFashion “年度红人”,意味着薛之谦成了目前淘宝上最成功的明星店主。


如今薛之谦的男装淘宝店已经形成了50多人的团队规模,但他坚持亲力亲为,依然是找服装公司、把关物料、品牌设计等都自己做,还坚持为店里的每一件产品当模特。


 

 

一条段子50万起,微博广告年收入千万

 

 

 

虽然在生意场上十分红火,但对于一心想当歌手的薛之谦来说,在娱乐圈渐渐被遗忘始终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从选秀歌手到火锅店老板再到淘宝店主,薛之谦似乎越来越朝圈外人方向发展了,但万万没想到,2015年的几个爆红段子,让他终于再次以明星的身份火了起来。


与开火锅店的严肃不同,脑洞大开、轻松幽默,是内容创业者薛之谦的风格。另外,薛之谦的英文名字也是Joker,其含义为爱开玩笑的人,滑稽角色,诙谐者。


2015年6月,薛之谦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美拍视频,在机场演绎薛式遛狗方式,这条微博的评论数达到了1万多条,并将其成功送上微博热搜。此后他便隔三差五凭借段子登上头条,独一无二的精分气质和脑洞大开的奇特文风让人开始重新认识薛之谦,他由此一举成为网红段子手。


薛之谦的段子有多火?据说微博界流传着 “八大杀器”:


高晓松的自拍,马建国的画,使徒子的链接,丁一晨的歌,薛之谦的段子,刘全有的手,休闲璐的指甲和王思聪的狗。


随着知名度暴增而来的是微博粉丝的暴涨,2015年6月时他的微博粉丝数量只有300万左右,今年4月份微博粉丝数到达3000万,不到两年时间翻了十倍,截至发稿前其粉丝数已经涨到3600多万。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传媒产业的本质,优质内容、良好的用户体验显然是内容创业的核心,而在这一点上,薛之谦虽为非传媒行业科班出,但却做得相当透彻。


利用微博长图给人愉快的阅读体验之后,明目张胆地打广告,是薛之谦作为内容创业者自创的变现模式。

 

在这条号称“世界本来就不公平,但不公平是好事儿”的微博里,薛之谦研究了国内外的打打杀杀,从体育到奥运,不断升华,而最终一个不小心就引到了 中兴手机 !


而对此条微博,薛之谦自己也是赞叹不已,大称“能在命题作文里把中兴手机引出来,又能提到时下最热话题的段子手,也是屈指可数了”。


这条被薛之谦称为“文笔上的污点”的微博,实则是指给某化妆品品牌打广告。文中薛之谦还称“做人,脸上怎么能有死皮还去不掉呢”,这种脑洞,也是厉害了!


那么问题来了,薛之谦那么卖力的写段子,能赚多少钱?


和其他微博大V一样,若想把如此庞大的粉丝数量变现成真金白银,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接广告,薛之谦也不例外。去年其微博粉丝数只有两千万出头时,就有与他有过广告洽谈的业内人士曝出,薛之谦接一条广告的报价是50万元,和国内一线明星微博广告的报价水平比肩。而如今其粉丝数量又跃一级接近3000万,单条广告价格肯定已不止50万元。有消息称目前其单条广告报价已达60万元+,一条原创视频的价格高达 70 万元起,身价堪称“微博界的咪蒙”!


下面我们来算算薛之谦靠在微博接广告赚了多少钱。据统计,去年一整年中,他除了自己的品牌DSP的广告之外,总共接了40多条广告,金主包括周大福、银联、康师傅、倩碧、华为等知名品牌。按照50万的广告报价来算,他去年靠写段子接广告的收入就高达2000万元!就算打个半折,那他在微博上靠内容创业的收入也至少破了千万。


虽然价钱不便宜,但拎着钱找他打广告的广告商依然排长队,有时因为档期太满薛之谦还会拒接。为什么广告商如此青睐薛之谦呢?原因是他会玩梗,脑洞大开的段子风格广告轻松幽默,转化效果十分好。比如他为六神沐浴乳所撰写的段子,点赞数超过百万,数据十分惊人。所以很多人说:论广告我只服薛之谦!


根据网络大数据分析机构发布的一份2016中国网红商业价值榜单,薛之谦跻身前十。


 

 

创业最终目的是为梦想

 

 

而薛之谦无论是想赚钱还是想红,都仅有一个目的,就是做音乐。


去年5月和今年3月,薛之谦先后注册了上海非武将文化传播工作室和上海良园文化传播工作室,用以运营管理自己腾飞的演艺事业。


5 家火锅店,3个淘宝服装品牌,3000万微博粉丝,40 档综艺节目,粗略估算一下,薛老板如今的年收入破5000万肯定不是问题。而这个数字,还没有算上他在音乐版权上的收入。想当年《认真的雪》那么火,但薛之谦的版权收益几乎为零,如果彩铃的下载收益达到500万,他个人拿到的不足5万。之后的近十年时间他再没红过,如今演艺事业再度回春,火1年就赚够了10年的钱,所以说命运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尽管生意非常成功,但薛之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并没有动力一直做生意,因为真的非常耗费精力,这样就没有办法好好做音乐了。“钱嘛,能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如自己玩儿好。我的目的不是赚钱,那个点不重要,真的不重要,给大家带来一个很好的作品是很重要的事情。让大家知道好音乐是这样玩,不让大家去听那些无聊的东西。”

 

 

胡彦斌:三次创业也曾关门,“特别折腾我才爽”

 

 

而此次事件中被网友炮轰蹭热度的“戏精”胡彦斌,被称为仅存的靠实体唱片出道的80后音乐人,与“最佳前夫”薛之谦一样,个人感情的分分合合隔一段就会上头条,两人还有一个共同身份,都是一名创业者。

 

胡彦斌,生于1983年,知名歌手、音乐制作人,在微博有375万粉丝,出道快17年了,他身边所有人、包括司机都已养成习惯,出门就会看后面有无狗仔的车跟着。


在一次演讲里,胡彦斌调侃自己眼睛小,也提到“什么难听的话都承受了”。自觉身在音乐圈,但应付娱乐圈种种光怪陆离也算内心强大,胡彦斌在外没有表现出锋芒毕露也没有显得过于世故,但真实情绪并不轻易外露,他说自己没有负能量


——们这行每天会见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吃的亏多了,弯路走多了,情商自然就高了。”


 

薛之谦胡彦斌李雨桐居然是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我是非常真实的人,基本上你问我什么,我就按照我的心态来讲。我们每天可能面对媒体比较多,有些你问到我不太愿意讲的,我就不讲绕过去了。”胡彦斌又笑了,细长的眼睛眯着,诚恳地说:“但我能讲的就尽量讲,大家聊天嘛。其实记者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一个人成长就是要不停地问自己问题。我也可以通过问题印证自己,咦,有点意思,回去好好想想。”

 

胡彦斌对成为一名真正的“胡老板”抱有热望。从小家里父亲有做过设计的生意,胡彦斌在旁边耳濡目染也学到一些,也爱出点主意,家里人称赞他“挺有商业天赋”。


2000年,胡彦斌16岁,他从一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动画片《我为歌狂》原声音乐的演唱者,这张专辑卖了700多万张,按照20元/张来计算,唱片狂赚1400多万元。


2002年,18岁的胡彦斌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文武双全》,专辑销量140万张,19岁去香港发展,经历过实体唱片辉煌的时代。从一家6个人的小公司上海艺风到步升、再到环球音乐、EMI和金牌大风,胡彦斌一直在专注做音乐,直到2008年。

 

那一年,胡彦斌与金牌大风的合约到期,他不想再续约了,公司就说“要不我帮你弄一个厂牌吧。”于是有了“风风火火”,金牌大风老板郑东汉力推,公司出资胡彦斌占大头,还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签了青鸟飞鱼。那时他对“胡总”这个称呼还很不习惯,懵懂干了两年多,胡彦斌负责写歌带人,几乎不参与经营管理,提的想法总是被否,所以公司做到后面,“乱糟糟的”,索性关掉了公司。2010年,胡彦斌选择放弃当下的一切,前往美国进修学电影导演。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为了宣传专辑,公司在上海淮海路口的大厦上挂了一幅我的巨幅海报,那时候我路过那里看着自己,就想‘胡彦斌,接下去你还要做什么?’当时觉得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我觉得我当时的心情是有一点浮躁的,可能是因为那么多年工作压力积累下来了一些脏东西。”2014年,在一次采访中,胡彦斌这样回忆当时的决定。


公司关门的一刻,胡彦斌学到一个经验至今受用:一定要独立,一定要亲力亲为”。现在的胡彦斌极少有感触,他将这种思维上的转变归结于在美国学导演的经历,导演是上帝视角,这一点和企业家思维一致。

 

第二次是2014年初成立厂牌太歌文化,他当时和几乎所有唱片公司都谈了一圈,觉得这种你绑我、我绑你的模式已经过时了,便决定自己做。太歌名字来自他的英文名(Tiger),尝试为不想与唱片公司捆绑的歌手提供“菜单式增值服务”,解决音乐制作、MV制作、宣传发行等问题,当时签了郭一凡在内的三个新人。单干是趋势,行业需要整合者,但做得不好归根到底还是人和执行力的问题。

目前太歌仍以胡彦斌的个人业务为主,也签新人,接下去还会按照这个步骤去走。“不能排除说将来转型,当我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出口的时候,保守是最安全的方式吧。”

每件热点事件背后 ,比起事情本身,事件中的人永远更值得被探讨和关注 。 

那些所谓的装逼和撕逼的背后,往往是你看不到的牛逼 ,就如本文中的两位男主角, 在媒体和八卦的闪光灯下,他们是焦点 ;但谢幕之后的创业和创新之路上,或许是歌手、艺人天生自带的不甘于平凡,对音乐行业本身的热爱 ,他们内心所充斥的情怀毅力,高度情商,不怨天尤人,不轻言放弃......太多事件之外的点滴,是在路上的创业者、职场人,值得去学习, 甚至是尊重的。

然而吃瓜群众关心的是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三个人竟然是同学,怪不得胡彦斌回应的一反常态,看来又一个大锤,厉害了,请问下一次剧情什么时候更新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薛之谦胡彦斌李雨桐居然是同学!开扒这胡彦斌薛之谦李雨桐究竟有多少恩恩怨怨?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