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明朝第一奸臣严嵩:成也青词,败也青词

明朝嘉靖年间的巨猾臣严嵩,之所以可以历久把握朝政,不光有文采,更有手段。嘉靖25年至27年间,内阁只有夏言和严嵩两位大学士,夏言自认为是严嵩的前辈恩师,气焰万丈,使严嵩感应一发千钧。为此,严嵩用尽了心计,最终以柔克刚,将夏言倾轧出内阁,夏言在昔时十月被弃于市。在这场生死攸关的比赛中,严嵩取得了决意性胜利,此后,明朝的汗青进入了严嵩父子擅权的20年。

阁臣的本领就是在于可以揣摩皇帝的心思,说出皇帝想说的,甚至是不轻易说的话。老严嵩正好就有如许的本领,几乎每次都可以把嘉靖帝朱厚熜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所奏天然“甚合朕意”。后来,严嵩年事已高,精神大不如前,他的儿子严世蕃就成为了他最主要的副手,处理朝政都要跟严世蕃商酌,人称“老、小阁老”,又说是“皇上不克一日无严嵩,严嵩不克一日无其子严世蕃”。由此可见,这爷俩其时在嘉靖一朝真可谓权势熏天,这大明老朱家的世界俨然就是他们老严家的。

严世蕃的文才比其父严嵩犹有过之,揣摩圣意更是世界无双。嘉靖帝的圣旨素来都是语焉不详,而严世蕃则能从只言片语中判断出皇帝的好恶,严嵩每次按他儿子的意思上折,无不中的。在嘉靖帝不睬朝政的日子里,严嵩父子把握着皇帝与朝臣们的对话权,上欺皇帝,下压群臣,无恶不作,权倾朝野。

后来,跟着严嵩的日渐年迈体衰,嘉靖皇帝越来越不写意由严嵩父子把握朝政了。江郎才尽的老严再也写不出让皇帝写意的青词来了,一向都是靠儿子代笔。可是,严世蕃要为母亲欧阳氏守孝三年,母丧在家,不克再跟着父亲严嵩入朝理政。这时的严嵩再也写不出令皇帝写意的青词,也不克完全准确地揣摩圣意,经常捧臭脚拍错处所,这让嘉靖皇帝颇为失望,于是起头慢慢地对其疏远了。嘉靖44年3月,严世蕃论罪被斩。嘉靖帝念及旧情,没有判处严嵩的极刑,而是将他除名为民,抄没其家产。一无所有的严嵩只好寄食乡野破庙,捧个御赐金碗四处飘泊乞讨,后来贫病交加,死在本身的祖坟地里,身后没钱下葬,更没有人怀念,死后真是苦楚无限。严嵩父子用手中的权势,收刮民脂民膏,伤害忠良,使大明朝纲废弛到了顶点。固然最终受到了制裁,然则已经废弛的朝纲却再也无法拯救!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