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暮色下昏黄的江水高楼 道不尽的乡愁悠悠—感触崔颢怅然思乡情

忆诗品词-一个带你领略古诗词文化的头条号。

黄鹤楼是“江南三台甫楼”之一,有着“世界山河第一楼”的佳誉,这里不光有着壮美精彩的建筑,还撒布着很多神秘的传说,祖冲之的《述异记》中记载,黄鹤楼原址在武昌蛇山黄鹤矶头,辛氏曾在这里开设酒馆,有一天来了位衣衫破烂的客人讨酒,辛氏不因其样貌穷吃力而怠慢,送上了一大杯酒,此后半年天天如是,这位客人临行前在墙壁上画了一只鹤来答谢千杯之恩,敷陈他只要鼓掌就能下来起舞助兴,此后辛氏的酒馆宾朋盈门。十年后道士复还,奏起笛声,仙鹤便随道士一同乘云而归了。辛氏为感念互助之恩,特改名为“黄鹤楼”。

诗人也是怀着如许美妙的愿景而来,一路上满心高兴的思索着:如许的人世仙境会否是云层缭绕,恍若漂浮半空?那栏杆墙壁上又是否还有当初画笔的陈迹,能寻着勾勒出仙鹤的形影?终于他来到了日思夜想的黄鹤楼,却发现物换星移,室迩人遐,仙人早已乘着黄鹤远去了,留在这里的不外是一座世间可见的江楼。诗人的美妙憧憬破碎了,幻想与实际的落差让贰心绪低迷,怅然若失。

在失落的情绪中,诗人极目了望,聊以自慰。黄鹤毕竟是一去不复返了,面前唯有白云徐徐地飘动,仿佛见证了这千百年的故事,轻风把它扯成缕缕飘带,又逐渐化进蓝天,它便埋藏了这汗青的故事,不曾与外人相说。古人已去,却也留下了谁人布满神秘色彩的小酒馆,千年来被岁月锤炼,成了今天名满世界的黄鹤楼,白云转变莫测,如世事般难以预料,再回首那些俗世传说,那些悠悠旧事,都成了恍然一梦。

从初见的失落,到对岁月的感伤,诗人很快就从梦乡中醒来,重拾面前之景:隔水相望,他看到万里情形下的汉阳城,树木郁郁葱葱清楚可见,鹦鹉洲的芳草长势繁茂。这两句不光描画出了空灵悠远的画面,层层叠叠的叶片,茂密生长的绿草,仿佛掩蔽住了什么,让诗人望眼欲穿,却一无所得。

前六句由虚转实,虚实连系,以虚幻的传说为起点,抒发了对仙鹤已去,旧人不在的遗憾和感伤,又将视线转移到天空白云,表达对苍莽世间的感伤;最后终于回覆实际,起头描画面前之景。然而诗人笔下的似乎不止是一个触碰不到的传闻,那悠悠漂浮的白云之下,晴川密不透光的树叶之下,或是隔岸的萋萋芳草之下,又事实遮蔽了诗人的何种情怀?

最后两句他终于敷陈了我们:黄昏渐进,却不知何处是我的故里,又看见江面上烟波浩渺,催促着离人的愁吃力。如斯这首诗的情绪基调便说得通了,传说毕竟是虚无的,黑夜将至,雾气迷蒙,江面上的人要上岸,岸上的人要回家,然而本身的家又在那边哪?此时登高望远,怎能不生出难过哀悼之感,不复返的不是黄鹤,是阖家团聚的悠悠旧事,留下的亦不是空荡的黄鹤楼,是孑然一身的游子啊!这浓浓的思乡之情,都被作者遮蔽在描画的凄迷昏黄的画面里,化作一抹淡淡的哀悼,为黄鹤楼再添一层迷蒙的情绪色彩,直到最后才示知,让人愁吃力的其实也不是这栋高楼,只是本身触景生情,感怀伤事而已。

崔颢的这首诗用笔巧妙,诗中有画,千古名楼、悠悠白云、晴川沙洲,绿树芳草,组成了一幅色彩光鲜,疏阔精巧的黄昏江景图。场景在虚实之间巧妙转换,用“悠悠”、“历历”、“萋萋”几个叠词,示意出了景色的苍莽缥缈,为全诗奠基了哀悼的基调。《唐诗三百首》中将本诗作为七律诗之首,可见世人对它的重视和推崇。

美图|部门图片起原于收集,侵权申谢,感激美图。

编纂|本文由忆诗品词原创,未经许可请勿剽窃,原创不易迎接收藏、转发、留言,感谢你们的阅读。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 » 暮色下昏黄的江水高楼 道不尽的乡愁悠悠—感触崔颢怅然思乡情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