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鲜为人知的古蜀王国真的存在吗?又是怎么消亡的?

在华夏王朝的夏商周时代,川西平原上同时存在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王朝,她与华夏文明同步成长且高度繁荣,并与夏王朝共起,与周王朝同亡,处所千里,陆续了近千年的奴隶制国度。这就是“古蜀王朝”。因为汗青上对古蜀国的记载甚少且恍惚不清,于是多数人认为古蜀国的汗青是弗成靠的传说。那么,古蜀国事实存不存在?又是如何消亡的呢?

与人皇并存的王国

蜀地来源深盛,地称天府。传说在先秦时代,就有一个古蜀国,后来被秦国所灭。《华阳国志》上记载:“蜀之为国,肇于人皇”。蜀文化不光可上溯到五千年前的五帝炎黄时代,还更可上溯到更前“三皇”之一的人皇时代。在中国文化里,人皇是一位创世纪的神话人物,也是中华文化成长的泉源。由此可见,古蜀汗青之悠长!

“蜀”字最早发现于商代的甲骨文中,关于蜀国的汗青在先秦文献中一向没有具体记载,厥后对他有记载的汗青文献同样很少,在东晋常璩的《华阳国志·蜀志》中才能找到关于蜀国资料,个中记载的一些汗青和传说较为神奇。这些富于神话色彩的记载以及匮乏的文献资料,让后人只能在残缺的资料边角中一一还原这个国度,都给古蜀国的存在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不难懂得为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好多人都认为,古蜀国或许只是神话传说中的国度,事实上基本不曾存在过。

直到1986年,考古学家在四川广汉南兴镇三星村发现了两座商代祭奠坑,这一考古挖掘在其时引起了伟大的惊动,因为它不光直接证实传说中的古蜀王朝不光存在,考据了作为长江上游古代的文明发源地,古蜀文化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主要发源之一,他的地位是中国古代文明一个主要构成部门,这一发现为中国古代文明宝库又增添进一绚烂宝藏。

据一些史料记载:“蜀山氏与蚕丛氏是从岷江上游鼓起的,是古羌人的一个分支。蜀国不只拥有零丁的一个王朝,在秦灭蜀之前,蜀离别由蚕丛氏、柏灌氏、鱼凫氏、开明氏诸族管辖。开明五世之前,蜀国的首都建于广都樊乡(即今天的双流县)。

到了开明九世定都于成都。开明十二世时‘五丁力士’拓荒了石牛道,打通了从蜀至秦的信道。公元前316年秦惠王在位时秦国灭掉了蜀国,蜀地此后成为秦国的粮仓,为秦统一六国奠基了根蒂。秦灭蜀后,蜀人残部一支在王子安阳王率领下辗转南迁,最后达到交趾,在现今越南北部竖立了一个新的王朝,并持续了一百多年。”

这些简洁的文字大略为我们勾勒了古蜀的概况,然则里面浩瀚的细节、里面文明发生的绚烂瞬间都需要我们一一去挖掘,还其血肉增补为一个真实的古蜀。要挖掘掩埋在汗青喧嚣中的这个朴实迷离的国度,并非易事,因为有史可考的资料有限为对他的研究造成很大阻碍。

人类在早期蒙昧时候,更多史实都隐藏在寄意深刻的神话传说里面,所以对古蜀国的探究首要依靠古蜀与华夏发生关系的传说,由宓羲、女娲、炎帝、黄帝、颛顼、大禹到古蜀五祖,来解读神秘的古蜀国。

古蜀的文化,同华夏的“三皇五帝”有着弗成割舍的关系,这种关系雄厚了蜀国古文化自身的特点,引出各种富有文化想象力的神话和传说,也为后人探寻这个迷失在汗青中的国度供应了线索,匡助后人能够一点点还原汗青的实情。

蜀族是一个分歧于华夏族群的陈旧民族,因为地区相隔遥远,他们与华夏族群之间的交流关联不多,这就让古蜀在上古时代一向自力成长,包管了其文化的相对自力性。

《华阳国志》里记载:“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即岷江流域的岷山区域)女昌濮为妻,生子高阳,是为颛顼;颛顼称帝后封厥后代于蜀,世为侯伯。历夏、商、周三代”。黄帝时期,帝为其子娶了一个蜀山氏之女,生下高阳。高阳之庶子,被封于蜀,世为侯伯。高阳此人,大有来头,《离骚》首句“帝高阳之苗裔”中的“高阳”,就是此人。遵照这个说法,古蜀国很或者是黄帝的后裔。

早期的蜀族,仅仅是个原始部落,其最早的首领为蚕丛。蚕丛其貌威武,据说蚕丛的额头中央有只竖着的眼睛,有传说“二郎神”的形象恰是依此所塑。蚕丛在今岷江上游河谷之中的蚕陵竖立了部落式国度,蜀国在此落脚,至今较场乡还有《蚕丛桑梓碑》。

不久,蜀国人发现了成都平原,这里地盘肥饶,良田万顷。作为一个农耕部落,后台吃山、靠水吃水,一片宽广肥饶的地盘恰是部落生存的前提,成都平原是个适合休摄生息的好处所。蚕丛带着本身的部落沿岷江南下,进入成都平原,历经艰险定都新津,古蜀国在成都平原落脚,这是其正式显现在有记载的汗青上。

蚕丛身后,柏濩氏继位为王,古蜀国逐渐强大,成都平原养活了一方水土,人们安身立命,柏濩氏迁都崇洲(今崇洲双河村古城),为使都江堰水可以长久润泽地盘,“水旱从人、不知饥馑”,后有柏濩治导江(今都江堰境)之说一代代时代相传,这能够说是世界上最早的水利工程扶植,古蜀人留下了杀猪宰羊“祀水”的习俗。

柏濩氏今后,另一位有名的古蜀王鱼凫氏继位。鱼凫族本是羌族的一支,在夏末商初时率领本族自岷江上游进入成都平原。古蜀国三代王的接替并非首尾相连,开国所在也不尽沟通,能够说是三个相对自力的古蜀部落,在后来的成长中逐渐融合。古蜀三族融合的时期其时恰是华夏区域的夏商时代,鱼凫成为古蜀王后,率领蜀人从茂汶盆地东迁至广汉平原,鱼凫部落的军事力量很强大,鱼凫在此竖立了国度——古蜀王国。这一国度的竖立体系上是奴隶制,标记着古蜀国由原始氏族公社制进入奴隶制社会。而鱼凫恰是古蜀奴隶制政权的第一位统治者,被永远地写入了汗青。

望帝春心托杜鹃

“望帝春心托杜鹃”,这是李商隐在《锦瑟》中的诗句。诗中咏的那位“望帝”,为濮人,原名杜宇,他率领部族进入古蜀境地,后与鱼凫争夺王位最终获胜,他定都郫县,因为做出的卓越成就被后人谨记,他是继蚕丛、鱼凫之后,古蜀国汗青上另一位有名的国王。

杜宇在朝时期,主张“教民务农”,鼓励成长农业,开放进步的统治让古蜀国人丁畅旺、作物丰收,很快整个国度实力有了很大成长,跟着生齿增多逐渐开发国度的地区,其边境也有了必然的扩展——北达汉中,南抵今四川青神县,西有今芦山、天全,东至嘉陵江。

而岷山和南中等地又是他狩猎的园苑。杜宇的劳绩是有目共睹的,他“自以好事高于诸王”是以称帝,号曰:望帝。据史籍记载,商朝末期,周武王兴师伐纣,兴盛起来的蜀国也介入了这场战争。而且,古蜀国戎行是伐纣联军中最具斗争力的部队之一,是推翻暴君殷纣王的主要力量。可见杜宇有必然的政绩,但史上也有记载说杜宇将本身的王位让给了一个叫鳖灵的人,此人是何方神圣?为何能让治国有方的杜宇将王位拱手相让?

史估中对此事并无具体记载,只是在民间有一个与此有关的传说。

杜宇在朝时,蜀地水灾为患,无人能治理,此时有一位叫鳖灵的楚人,身后尸体随江而上,至蜀复活,杜宇就请他当宰相,负责治水。透过传说的外观,我们能够看出鳖灵与水之间关系甚大,他接管下杜宇交付于他的重担。其时蜀国四面环山,中央是盆地,水流不出去,鳖灵凿穿巫山,指导水流出去,形成今天的长江。

然而,当鳖灵忙着决玉山、泄洪流时,杜宇与鳖灵的老婆之间却发生了纠扯不清的暧昧,最终两人私通。鳖灵成功地治理了水患,获得了蜀民的拥护。史上传说受到良心训斥的杜宇于是将本身的王位让给了鳖灵,揖别老婆与姘头,独自隐于西山,或许这是将杜宇进行了美化,其时的景遇,获得民心的鳖灵一如蒸蒸日上的红日,已经注定要替代杜宇的位置。

于是,鳖灵便成了新的古蜀王,号称开明帝,又叫丛帝。而鳖灵所竖立的王朝,又称为开明王朝。这个时期是古蜀国鼎盛成长的时候,鳖灵治理水患之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古蜀国获得又一大的成长,开明王朝的综合实力大大跨越了杜宇王朝。

有了不乱的后方经济包管,从开明二世卢帝起,蜀军就起头赴汤蹈火,东攻西讨,这一时间古蜀国战国绚烂,曾“攻秦至雍”。时至战国时期,蜀国已成为一个幅员空阔的壮大国度,有史料记载,此时蜀国的边境“其北界已达陕南,汉中区域则全被蜀国占有;东界已过嘉陵江进入长江,势力远达鄂西清江流域”。

到了开明三世保子帝时,蜀国的国境又西推至青衣江流域一带,芦山一带收入了蜀国的邦畿;保子帝还大举向南出兵,攻打青衣族,进而“雄张僚僰”,已将僰国紧紧掌握在手中,保子帝还封爵了一个僰侯,以巩固本身的统治。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帝国的邦畿络续扩张,此时蜀国的边境已经扩大到“东接于巴(重庆),南接于越(贵州中部),北与秦分,西奄峨(峨眉山)嶓(嶓冢山)”,开明王朝甚至还有属国和分封的侯国,此时的蜀国实力可见一斑,被称为“西南诸侯之长”也绝非浪得虚名。这个中国西南首屈一指的大国,势力足以与华夏列国相抗衡。

然而,古蜀王朝固然沃野千里,物产雄厚,盛极一时,但其经济实力的增进速度却不适应政治形势的日益转变。比起统一时期华夏的各大诸侯国,蜀国致命的弱点露出无遗,那就是,华夏诸侯国已经进入到封建田主经济时代,并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新的生产关系适应了时代的成长,让华夏诸侯顺利地进行了社会轨制的调整,带来国度生产力日渐蓬勃。好比,商鞅、吴起的变法离别让秦、楚成为强国,厉害的铁器也起头用于锻造火器。

而此时相对关闭的古蜀王国固然邦畿大扩,然则掉队的生产关系造成了国内的矛盾,蜀人自开明王朝以来,一向奉行奴隶制,以至在封建制萌芽的战国早期,蜀人仍然没有基本性改变。固然已冲破掉队的奴隶轨制,但实行的封建领主制依旧没有改变为提高的田主制经济。这必然会阻碍生产力的成长。

2000年,成都贸易街又出土了一处大型船棺葬,这处船棺葬属于开明王朝已经死去的诸位蜀王。研究发现,它们是由其他处所又迁到成都的。船棺葬上面,还有过豪华的宗庙及一些陪葬物。可见,其时的蜀王对这一次迁葬非常正视。在今四川温江通平镇,也出土了柏濩、鱼凫王陵及鱼凫王妃墓;今四川郫县郫筒镇望丛村,出土了望帝、丛帝陵。这两个王陵根基上是按照浙江绍兴大禹陵的形制建造的,是四川今朝出土的最大帝王陵寝。由此不难揣摩,其时的蜀国向导阶级之豪侈,同时似乎也解说了,蜀国向导层的精神并没有完全放在治国安邦、逐鹿华夏上。

在部门棺葬物中,人们还发现了一些一次性安葬的尸骨,研究人员揣摩,这是用来殉葬祖先的人牲。从时间的推想来看,其时在华夏这种残暴的殉葬轨制早已鸣金收兵了,而古蜀国却对此依然热衷,由此能够窥探出蜀人其时文明水平的滞后。有学者认为,不克与时俱进也是古蜀衰落与消亡的原因之一。

当然,古蜀王朝也有其高傲与骄傲。除上文提到的青铜和金银工艺手艺十分蓬勃以外,古蜀还有一些很值得称到之处。

首先,古蜀的水利事业对照蓬勃,史料记载,金堂峡、玉垒山、乐山离堆都始凿于蜀开明时期,秦蜀守李冰扶植的都江堰,就是继续前人的事业,并加以完美的。

其次,古蜀的首都扶植比华夏区域蓬勃,甚至时间也比华夏早一些,其主要的证据是:三星堆商城遗址面积26平方公里,而成都商周遗址面积达15平方公里,能够看出其时的蜀城市大于同期的华夏城市。

第三,巴蜀文字显现时期较早,被研究者认为是中国除汉字外独一发现的先秦文字,解说蜀国的文化发源较早。同时,这对考古挖掘来说非常主要,也为汗青研究人员供应了很多贵重资料。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鲜为人知的古蜀王国真的存在吗?又是怎么消亡的?


相关搜索: 鲜为人知

“鲜为人知” 相关文章

历史趣闻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