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龙舟蒲艾醉端阳

唐代李昭道绘《龙舟赛舟图》摹本

清代院本《十二月令图》中的御苑龙舟

阴历蒲月初五端午节,又叫端阳节、重午节、正阳节。经由历久汗青积淀,我国各地的端午节形成了奇特的民风运动传统,包罗赛龙舟、悬菖蒲、驱五毒、吃粽子、饮雄黄酒、浴兰汤等等,雄厚多彩。这个节日正逢仲夏时分,草木闹热、景色幽胜的园林成为前人过节的适宜场合,留下了好多美谈。

龙舟赛舟是端午节最谨严的运动,早在屈原投江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在吴越区域盛行,后来撒布到南北各地,至今尚存遗风。古代各地兼有园林属性的水景胜景区往往都有端午赛龙舟的习俗,好比姑苏胥江、无锡太湖、杭州西湖等等,争奇斗艳,各擅胜场。

张岱《陶庵梦忆》描画明末江南端午龙舟赛舟的盛况,提到南京每逢端午当日晚间,全城男女纷纷出门,来秦淮河边看灯船,有功德者鸠合了一百多艘小篷船,篷上吊挂很多羊角灯,各船首尾相接,在水上回旋,仿佛火龙起飞。船上管弦铙钹同奏,其声鼎沸,令人耳炫目迷。

李斗《扬州画舫录》记载清代乾隆年间端午节扬州瘦西湖虹桥一带有“龙船市”,别具特色,龙船蒲月初一正式起头在湖上巡游,四角立柱上旗子飘落,船头有篙师手持长钩,船舵有舵师执掌,船尾牵彩绳,由经由特别练习的小孩子拉着绳子在水上表演各类杂耍,有“夺得冠军”“红孩儿拜观音”“指日高升”“杨妃春睡”等等名目。游人同时乘坐画舫在湖上穿梭,尚有商家驾划子售卖小鸭子,旅客买下后扔进水中,龙船上的人各执长戈争夺,模拟水战,称为“抢标”。端午事后,外河龙船经响水闸进入内河,持续巡游,直到蒲月十八日竣事上岸,并举办“送圣”典礼。

历代皇家园林中也都设有龙舟,但早期大多与端午节无关。西晋、北魏时期,皇帝经常在三月初三乘龙舟游洛阳华林园。《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首都开封西郊的御苑金明池每年三月向公民开放,有繁复的龙舟斗标表演,有名画家张择端为之绘有一幅《金明池夺标图》,成为后世御苑端午龙舟的模拟对象。

明代北京皇城中西苑包含南海、中海、北海三片水面,端午时代经常举办龙舟表演。陆容《菽园杂记》记载宣德年间蒲月初五是日,满朝文武大臣都要扈从明宣宗和太后一路来到西苑,先由武将比试射柳,然后配合欣赏划龙船。

明末寺人刘若愚《酌中志》对于皇家宫苑中的端午节有更具体的记录:从蒲月初一到十三日,紫禁城中的寺人和宫女都要穿“五毒艾虎补子蟒衣”,大门两旁安菖蒲、艾盆,门板上吊挂天师、仙女降妖伏魔的丹青,以示驱邪求吉。蒲月初五当天“饮朱砂、雄黄、菖蒲酒,吃粽子,吃加蒜过水面,赏石榴花,佩艾叶,合诸药,画治病符”。皇帝亲临西苑,搭船游览,斗龙舟,或许来到紫禁城北面的景山插柳,并由御马监的骑士表演赛马。北海西岸设有五龙亭,四周建船厂,是冬天收藏龙舟的处所。

明代显现不少假托历朝名家所作的《龙舟赛舟图》,大多借鉴西苑端午龙舟的实景,再加上画家小我的很多想象。个中一幅署名仇英的《明朗上河图》对龙舟和御苑景色的描绘尤为仔细,可作参证。

清代宫廷继续了明代端午龙舟的习俗。顺治十一年(1654)蒲月初五,顺治帝召大学士等重臣一路乘龙舟游西苑,在北桥登陆,并在南台举办宴会。

从雍正时期起头,清帝长居北京西郊圆明园,几乎都在园中过端午节。宫廷画家所绘的《十二月令图》第五幅所示意的御苑龙舟胜景虽有捏造的成分,却也是实际的映射。

乾隆年间圆明园中的端午节非常热闹,首要包含三项内容。首先皇帝在万方安和殿侍奉太后进宴,全家团聚;然后皇帝、太后、后妃与王公大臣离别搭船来到福海,欣赏龙舟表演。最后在同乐园大戏楼看专门上演的“阐道除邪”大戏,并用晚膳。

福海是圆明园东部的一片大湖,平面近似正方形,面积约28公顷,非常空阔。端午时代四岸安置各式盆花,一派锦绣风光。皇帝与大臣们在湖西岸的望瀛洲亭或澄虚榭中观龙舟,而太后与后妃们则在湖中央的蓬岛瑶台上赏识表演。龙舟共有九艘,雕成巨龙之形,船头画水鸟图案,取“九龙齐飞”之意,以彩色绳索界定航道,船上箫鼓齐鸣,画旗招展,行至皇帝御座之前,需要停留少焉,受阅致礼。

稀奇值得一提的是,圆明园中的龙舟表演号称“虽渡无争”,只是一种排队而行的典礼,完全没有任何角逐的意思,是以被嘉庆帝形容为“九龙顺轨原无竞”。有学者揣摩这是为了在宫廷中营造协调氛围,首倡削减纷争。

只有亲信的王公以及大学士、御前侍卫等近臣才有机会在圆明园中过端午节。乾隆帝偶然也会赐一些少数民族首脑和外国使臣入园同游,算是一项特别的荣宠,好比来改过疆回部和卓氏的容妃的叔父、兄长和葡萄牙特使都曾经陪乾隆帝一路在福海看过龙舟。

私家园林规模远逊皇家御苑,弗成能显现龙舟如许的庞然大物,端午节时代和通俗民宅一般吊挂菖蒲艾草,吃粽子,或许举办家宴,没有什么稀奇的游乐运动。《红楼梦》中不止一次写到端午节。第三十一回里,“蒲艾簪门,虎符系臂”寥寥数语提到了前人过端午的习俗。宝玉和丫鬟晴雯在怡红院闹别扭,黛玉过来调整,说:“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岂非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这些解说端午时代大观园中也是要吃粽子的。

端午前后,一些殷商会在园中大摆豪宴,唱戏演舞,累日不停,很多文人则喜欢在园林中举办雅集,最有名的一次是明代弘治十二年(1499)的北京竹园寿集。竹园是户部尚书周经的宅园,以兴隆的竹林著称。昔时蒲月初一,周经举办生日宴会,邀请屠滽、侣钟等九位高官和画家吕文英、吕纪入园团聚,宾主互相酬唱,共作诗四十五首,二吕就地绘制《竹园寿集图》,传为美谈。吏部尚书屠滽诗云:“节到端阳隔四辰,枭羹蒲酒预尝新。已从天上颁丝缕,何用门前挂艾人。凤尾竹长添秀色,马樱花发落香尘。诸公笑我成狂客,剡曲湖山待季真。”

清代淮安河下镇园林极盛,个中黄氏止园曾经在清初某年端午节前一日招友人宴饮,文士徐麟吉作《齐天乐》词咏道:“珠湖水学湘碧流,就近黄家信室。修竹轻摇,勾阑赤绕,砌点玲珑宣石。端阳近也,便沈醉何妨?”

姑苏网师园始建于宋代,至清代中叶已经非常凋敝,文人瞿远村出资买下,大加修葺,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端午节是日落成,特邀三五石友作“镇日之集”,文坛首脑钱大昕为之撰写《网师园记》,盛赞此园景色美丽。

如今端午节除了吃粽子、赛龙舟之外,其他传统习俗已经淡化。若是有机会找个古典园林逛逛,想象一下前人风貌,倒也能够平添一点情趣。

(作者:贾珺,系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传授)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龙舟蒲艾醉端阳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