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

穴居方式虽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作为一定时期内,特定地理环境下的产物,对我们祖先的生存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鲜明的地方特色也构成了这样独特的人文景观。至今在黄土高原依然有人在使用这类生土建筑,这也说明了它对环境的极端适应 。

57岁的中国苗族农民王凤光说不出现任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他的世界就是从小居住的洞穴和目所能及的崇山峻岭,而他儿子王其国所见的“世面”则大得多。

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

31岁的王其国两年前走出了家乡贵州的大山,来到千里之外、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广东,但在广州一农场打工两年后,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紫云布依族苗族自治县群山中的一个天然溶洞。

现代都市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让习惯了“穴居”生活的王其国眼花缭乱,而为别人打工则让他感到约束和压力。他说,还是家乡的“世外桃源”让人更感舒适、踏实。

王其国所住山洞距最近的公路约5公里,到县城要先步行,再转车,需辗转3个多小时。这个100多米宽、200多米深的洞穴里,住着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18户人家共73口苗族人,他们的祖辈当年为躲避战乱而迁到山里,之后定居洞中。

虽然政府的扶贫努力已让全县21万农民脱贫,但洞里人依旧坚守着山洞,过着传统、简单的生活,人均年收入不足600元人民币。

从被苍松翠竹遮掩的洞口进入,洞内开阔、寂静,偶尔一声牛叫,在洞内回响如飞机轰鸣。洞中人家篱笆做墙,洞顶便是屋顶,家中陈设无非是做工拙朴的木头箱柜、桌凳。

洞内居民自己纺纱织布,推磨碾谷,每周到15公里外的集市买些油、盐等生活用品,其余的日子在家种田、放牛或养猪。农闲时,男人们围着火塘喝着自酿的土酒,女人们则聚在一起谈论生活琐事。

现代纪年似乎在洞里并不通行,洞里的成人们通常用类似“山下发洪水那年”的方式表述孩子出生的时间。

为解决交通不便、吃水困难等问题,当地政府上世纪80年代两次在山脚建房供洞里人无偿居住,但两次“移民计划”均以失败告终——他们住进新房不足1个月,又搬回山洞。

王凤光说:“住在砖房里,很不习惯。每家只有一个门,而山洞里的屋子有好几个门,出入方便。严实的屋顶让人憋闷,而洞中的房子不需要屋顶,天一亮,光线照进来,我自然就醒了。”

他说,洞里冬暖夏凉,邻居相处和睦,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近乎与世隔绝的洞中生活也在变化。虽然中老年人依旧穿自家缝制的蓝、灰色衣服,青年和孩子则穿上了买来的鲜艳服装。由于山洞处于周围村寨的中间,且场地开阔,2000年政府征得居民同意,在洞内建起一座小学,拉进电线,还在洞口附近修建了水窖解决枯水季节吃水问题。

洞中13名儿童与洞外村寨近200个孩子一起走进了课堂。学校用苗语和普通话双语教学,配备了电脑、电视和固定电话。有的孩子已从电视上学会了流行歌曲。

洞里通了电,王其国感到生活方便了。“有了电灯,我老婆晚上也能织布了。”他说。

越来越多的都市人来洞中参观,让王其国萌生了做食品小生意的想法。但他并没完全放弃探索洞外世界的念头,他说以后可能农忙时在家种地,农闲时外出打工。

王其国希望儿子的路能走得更远。“我希望他将来考上大学。”他说。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