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阿美族:台湾的母系社会族群

阿美族(南部的阿美族自称Amis,而北部则自称为Pangcah)台湾原住民的一个族群,也是目前台湾原住民中人数最多的族群。阿美族是母系社会,家族事务是以女性为主体并由女性负责,家族产业之继承以家族长女与其他女性为优先。家族/氏族多指母系一族。在部落中,有关部落的大小事务则是由部落男子所组成的年龄阶级负责统筹规划与执行。总人口约18万余人,是台湾原住民中人口最多的一族。图为阿美族女子。

阿美族:台湾的母系社会族群

台湾阿美族的文化特色是母系社会,男子入赘女家,女儿继承家产,男性年满十三岁就送入少年会所集训,每三年通过一次体能试验,才晋升更高一级的年龄阶级,22岁成年后改住到青年会所才可以结婚,也是捍卫部落的战士,成年男子若被妻子离婚,只能返回青年会所等待第二次结婚的机会。热闹的“Milisin—丰年祭”以及沿海部落所举行的“Bifuding—海祭”,都是阿美族目前最富特色的传统祭典。

阿美族的节日有丰年祭,播种祭,捕鱼祭等。丰年祭是阿美族重要的祭祀仪式,在七八月间进行,为期三天,丰年祭中杀猪,分猪肉。

阿美族的小米丰年祭最忌别人说“米”和“洗澡”。

昔日阿美旅的主食为小米,阿美语称小米为Hafay或lamlo。事实上,小米种类颇多,而日常用的叫Tipos。依七十岁以上老人的看法,小米是所有植物中精灵是敏感的一种,而且也是最麻烦的农作物。它好似具有人性一样,有灵眼、灵耳、灵觉,而且禁忌也多,人们一不小心随时会招来祸患灾难。

老人回忆说:“在田里收割小米是最辛苦的工作,不仅讲话要小心,动作也不得粗暴,否则会招来祸患”。例如“休息”、“完毕”、“回家”等言词以及放屁、打人等动作都是小米精灵所不喜欢的。

有个家喻户晓的小故事是这样的:昔日,某家人正忙于收割小米,母亲在清晨出门前吩咐大儿子说:“若你的弟弟不舒服哭闹了,把他烧一烧…。”后来大儿子照母亲的话将弟弟活生生地烧死了。其实母亲的原意是说:“若弟弟感到不舒服,你就烧水给他洗澡。”因为母亲知道“水”和“洗澡”等字眼在收割小米时都是禁忌的言词,所以才会发生这个不幸的事情。

昔日,耕种小米以一年为一个周期,从整至收割入仓的过程中,有以下种种主要祭仪。

准备祭:播种前夕,各家将家里的鱼类全部吃光,装鱼的器皿清洗干净,以免与小米的精灵相克。

驱虫祭:这是不定期的活动,在小米受到病虫害侵袭时才举行。

乞晴祭:不定期活动,如连续下雨不停时才举行。

收割祭:收割前夕,全村居民守戒,即不吃鱼类食并清洁所有装鱼容器。 阿美族传统美食

传统上,阿美族人以小米、芋头等谷物及根茎作物为主食,佐食则包含了野菜及鱼肉,野菜的采集尤其广泛,举凡山苏、过猫、山茼蒿、龙葵、刺苋、林投、树豆、藤心等,都是阿美族人津津有味的佳肴,族人也常自称为“吃草的民族”。

原住民传统的烹调技术都较为简单,阿美族也不例外,除了生食外,多半以水煮及火烤食用,其中有一种“石煮法”相当特殊,是从前阿美族人出外野餐的拿手绝活。而采集或收成的食物,尤其是肉类,当场吃不完的,就用日晒、薰烧或淹渍等方法加以储藏;另外,小米等谷类则可酿成酒,供祭典等特殊场合饮用。

随着时代变迁,阿美族已普遍接受以稻米为主食,但嗜食野菜的风尚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广被其他族群接受。炒山苏、藤心排骨、过猫、山苦瓜、面包果、槟榔心等,早已成为许多大饭店、小餐馆里的必备菜,花莲市的各大饭店,也常季节性推出原住民美食活动;只是多半采取台式、客式的料理方式,口味较重,也较迎合现代人,却往往把野菜天生的芳香一并压抑。阿美族传统的料理方式,精致程度虽不及,却更能彰显食物的原味。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阿美族:台湾的母系社会族群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