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1998年中国空军在巴丹吉林沙漠追杀UFO

不明飞行物骤降沙漠机场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几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来巴丹吉林沙漠考察的这几位院士都风度翩翩,王大珩院士头脑清晰、思路纵横,行动和言谈都保持着固有的节奏;罗沛霖院士虽已85岁高龄,仍思接千载、谈吐雅儒,不时开上几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为人谦和,他已是60多岁的人,在王老、罗老面前始终以学生自居,搀扶、开车门这样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给人良多感触;杨士中院士身高一米八几,简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饱学之士。他思维慎密、推敲周详,善于从微观到宏观把握技术领域和关键,他总是想周全了才发言。

1998年中国空军在巴丹吉林沙漠追杀UFO

10月5日是中秋节,某试验基地晚上为杨士中院士过了生日,院士们都十分感动。席间,赵煦告诉我,当晚要在机场做试验。这是个很难遇到的良机,我提出晚上去机场采访。

晚8点多钟,我赶到跑道上时,科研试验已经开始,一架战斗机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轮皓月、望不到边的藕荷色着陆灯、灯光闪烁处活跃的人影……勾画出一幅动人的画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赵煦给我讲了他和许多基地科研人员在跑道上共同目击的一次遭遇UFO(不明飞行物)事件。赵煦本人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是我国着名无人驾驶飞机专家、空军专业技术少将,其他目击者也有类似的学历和技术专长,他们这次亲眼目击应当是确凿、可信的。

两个月前的8月6日晚,像中秋节晚上一样,赵煦正领导科研试验。当时飞机准备从跑道南向北起飞,就在这时,突然从跑道北头一上一下两个巨大火团从天而降。“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到这两团火就要烧过来了,纷纷下意识地躲避。”赵煦头脑冷静,马上招唿塔台上的人赶快下来拍摄。当摄像的人跌跌撞撞下来后,这两团火球又腾空而起。这两个大火球有几道从里面向外的辐射光束,没有任何声息,来无影去无踪。

1999年春节刚过,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向几家媒体介绍关于硬骨鱼起源的一项新发现,会后恐龙专家赵喜进向我提起,几年前在新疆戈壁滩上进行恐龙化石考察时,他和恐龙专家董枝明等,曾亲眼目击了一起UFO事件。当时他正从帐篷中走出来,一抬头望见远处一断崖上方一个耀眼的巨大物体正在移动,光焰照亮了半边天空。他楞住了,好一会儿头脑里才反映出“不明飞行物”这个概念。他回身从帐篷里提起枪,又大声呼喊其他人出来观看。这时董枝明撩开帐篷目睹了这一罕见场面。我问赵喜进,你射击了吗?他回答,没有。他排除了任何已知飞行物的可能,因为它们“都没这么大的能量。”

许多目击报告都支持这种看法,戈壁沙漠是UFO事件的多发区,一是由于地旷人稀,二是因为能见度好。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1998年中国空军在巴丹吉林沙漠追杀UFO


未解之谜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