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在梦中失踪的沃勒塔号

1932年夏季,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所医院里,一位名叫约翰·诺贝尔的垂危海员突然恳求护士靠近他的床边,声音微弱地说有事要告诉她。他自称是“沃勒塔”号的水手,那年客轮遭遇可怕的风暴袭击,“我的同事中有些人企图搞哗变,但我拒绝入伙。”后来他又讲述轮船如何突然间倾斜沉没,除他和一名10岁的英国富家女孩以外,其余人均随船覆没。诺贝尔说他帮助女孩奋力游水,两人终于艰难登上伦敦东部海岸……话未说完,约翰·诺贝尔就停止了呼吸。

在梦中失踪的沃勒塔号

令人费解的是,诺贝尔为什么没有及时报告当时他遇险的情况。“沃勒塔”号出事地点是在南非水域,而诺贝尔所说帮助小女孩艰难地登上伦敦东部海岸,两地相隔茫茫的大西洋,直线距离为6430海里,他是怎么游过去的呢?一切都无法解释。不过,通过这件事又让人们想起一个人来:一位名叫克劳德·索那尔的英国乘客。

索那尔是位经验丰富的旅行家。乘“沃勒塔”号旅行,是他乘过的第13艘远洋客轮。临走时,妻子就提示他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叫他出门在外多加小心。索那尔只是笑笑,并未当回事。

“沃勒塔”号客轮是艘新船,它第二航次从英国伦敦开往澳大利亚,返回时平安抵达南非德班港,索那尔突然提前离船上岸。他原打算回伦敦同妻子家人团聚,但他在航海途中,曾连续三个晚上奇怪地做了同一个噩梦。他梦见自己正依靠船栏欣赏海景,猛然看到海里蹿出一个身披血迹斑斑的中世纪铠甲的人影,左手持一把发光长剑,右手似乎紧攥着一块浸满血污的船帆碎片,他张开嘴说话,但什么也听不清,看他口形变化好像在讲“沃勒塔!沃勒塔!”随后,就像猝然出现那样幽灵般迅即没入浪涛之中。

索那尔显然意识到噩梦预示将会发生某些恐怖的事情。他把这个连续三次一样出现的梦记在旅行日记上,并出于好心把自己的梦境告诉给同舱室的旅客。但旁人仅仅一笑置之。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索那尔还是于这年的7月26日晚提前下船登岸。当客轮那白色的船舷和蓝色的烟囱完全消失在夜幕中后,索那尔找到一家晚间营业的电报局通过当时的海底电缆给妻子发了一份电报:“沃勒塔可能超载,在德班下。”

1909年7月26日晚9时,也就是索那尔离去后不久,“沃勒塔”号由纳塔尔角高丘上的灯塔指引右转舵,沿南非海岸向西南航行。第二天清晨6时许,客轮恰好经过同航线上行驶的一艘不定期货轮“克兰·默因泰利”号,两船相会,互相用信号问候:“航程愉快。”“沃勒塔”号也回复:“谢谢,航程愉快,再见。”这句再见就是人们从“沃勒塔”号上收到的最后话语。

7月29日,索那尔躺在德班一家旅馆里,又做起航行中做过的梦。他从梦中惊醒过来,屈指一算,“沃勒塔”号今天应该抵达开普敦港,他好奇地打通了港口的电话,得到的回答是:所有关心“沃勒塔”的人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它的消息。索那尔听后不禁毛骨悚然,他不由自主地双膝跪地,默默地向上帝祈祷平安无事。

一星期后,沿南非海岸航行的两艘轮船报告说,巴希河入海口上空聚集着无数兀鹰,水面可能有浮尸,但当时海面波浪滚滚,根本无法确认漂浮的是什么。等海况好了海面海底又什么都没有。

1954年,一个叫弗兰克·普林斯的英国人告诉有关部门1909年7月底某一天,一名南非布尔族人曾看到过一艘大船在海上风暴中摇摇欲坠,事后他从巴希河附近非法捞得大量珠宝钻石,因为惧怕触犯钻石法,布尔人用利剑威胁普林斯必须严守秘密直到他死后为止。

100年过去了,“沃勒塔”号可能依旧孤独地躺在大洋深处的某个地方,人们恐怕将永远无法知道它的秘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在梦中失踪的沃勒塔号


灵异恐怖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