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Intersex(双性人)是一群徘徊在性别边缘的人,他们从出生就带有男性和女性的双重器官。人们认为他们的身体违反了社会规则,总是对他们投以侧目、流言蜚语,甚至行为虐待。但是,作为人的出生,正常的你不过是比他们幸运一点。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1860年的一天,21岁的埃库莱恩·巴宾去看医生,她的下腹股沟近段时间经常持续性疼痛。但没想到,这次就医,改变了她的一生。

巴宾本以为自己可能得了慢性重病,等待诊断结果时她焦虑地在走廊内来回踱步。后来医生把她叫进了办公室,严肃而慎重地拿出了诊断书,上面写着:她一直是一个男人。

事实上,巴宾是两性人,既有男性器官,也有女性器官。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埃库莱恩·巴宾出生于1838年,位于法国西部的一个小镇Saint-Jean-d'Angély。她的父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她的母亲很穷,当巴宾年龄够大之后,母女俩便成了富裕家庭的仆人。后来,热爱学习的巴宾借助慈善奖学金,进入了一所女子寄宿学校。

但青春期的变化,令巴宾和其它同学相处地不好。后来,她在回忆录里写道:我身上出现了难以忽略的变化。

随着年龄增长,她仍然平胸、没有月经,脸颊和嘴唇上方却长出了可见的毛发。巴宾害怕被别的同学注意到这些而被开玩笑,因而经常在隐蔽的地方,或等同学们熟睡之后偷偷用剪刀剪掉新长出的毛发。并且无论天气多炎热也要穿着长长的衣服,以隐藏手臂上冒出来的粗大的毛孔和汗毛。也从来不肯在沙滩上和朋友们一起嬉戏……渐渐地,巴宾变成了同学们口中怪异、孤僻的女生。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但在巴宾心底,还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意识到自己总会不自主地被女性吸引。

1856年,巴宾17岁时,她被送到Le Chateau学习并成了一名老师。在那里,她爱上了一位女同事萨拉。

在回忆录里,巴宾写道:“我会帮她拉上连衣裙的拉链,那时,我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幸福感。我还会抚顺她那头浓密的、优雅的波浪卷发。”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亲密行为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经常偷偷在公共场合亲吻,叫对方的昵称,这些细节都引起了校方和社区的注意,两人都被列入了审查名单。为了让家人免受谣言,萨拉的妈妈也曾命令他们分开。

尽管如此,他们仍然保持着恋人关系,但在行动上更加谨慎了些。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直到1860年,巴宾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便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在第一次就诊中,医生对巴宾的生理结构感到吃惊,因为不确定,又找来了多名医生进行了检查,唯一目的就是辨别巴宾的性别。他们留下了详细的图形医疗记录,后人也从中了解了巴宾大部分的生理状况。

“她显然拥有大阴唇,非常突出。一个女性尿道,一个阴道(有一个浅的外部结构,但没有宫颈或子宫)”。除此之外,医生还观察到“一种无孔阴茎,这可能是一个怪异的阴蒂。”他们还在巴宾阴唇的每一侧(实际上是阴囊)中找到了睾丸。

最终医生们诊断:巴宾,男性特征普遍存在,巴宾应该成为一名男性。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接下来,巴宾的审查员安排,将她的法律性别改成了男性。并强制她改名为阿贝尔·巴宾。

巴宾开始穿男装,他第一次穿着男装去教堂,几乎没有人认出来。但很快,他成了这个镇上的谈资。人们喜欢在公共淋浴场所谈论巴宾是变态,进行各种各样的语言攻击和侮辱,甚至说他是为了和女人乱搞关系才成了男人。同时,在萨拉母亲不断从中作梗的努力下,两人分手了。

此后,心灰意冷的巴宾辞掉工作,秘密迁往巴黎。几年后,巴宾一再陷入贫困境地,身体恶化加上极度心理创伤,他几度自杀。这时的巴宾只有二十岁出头,他一直在找粗活工作,但很快就被辞退了,因为女同事都觉得他太弱了,根本不能胜任体力活儿。确实,她说的是实话。

在后来的日子里,巴宾一直生活在孤独之中,隐匿在巴黎贫民区,一个肮脏的阁楼里,写下了着名的回忆录。

一天,他在阁楼里被发现吸入煤气自杀,终年只有30岁。

警察发现,他耗费心血写成的回忆录就放在桌子上,那是他仅有的四件家具之一。而他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离奇和双重存在。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在回忆录里,面对那个唾弃他、令他堕落,最终又动了恻隐之心的世界,他写道:

也许你比我还要害怕,我超越了你设立的无数的苦难。正如你所说,你狭隘的空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但你只有一个地球,我却有无限的空间。在你的恩赐下,你们的灵魂无法流入那无垠的、清澈的海洋。而在那里,即便海岸变干旱,我的灵魂仍深深啜饮着。

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20世纪70年代,米歇尔·福柯重新发现了公共卫生部档案中的回忆录。他认为巴宾的悲剧源于社会虐待。因为,性别的选项不是只有两个。

“这不奇怪,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是自然的,孩子们就是这样出生的。这就是人们需要理解的东西。”

目前,Intersex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一些活动家、家属、知情的医生、律师和立法者们已经开始聚在一起,为突破社会不公正对待做着努力。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19世纪,一个法国双性人的悲剧一生


奇闻异事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