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猎奇百科 > 正文

《音乐家》:艺术家最后的冲锋

《音乐家》:艺术家最后的冲锋

出发观影之前,在网上看了剧情简介,只记得主题是音乐家冼星海在苏联卫国战争时代流落哈萨克斯坦的故事,此外再无其他。入了场,发现只有一位观众,差点就成了包场,不曾想到票房如斯昏暗。

票房的昏暗与人们对于冼星海的认识水平不无关系。对于冼星海,我想大多数人尤其是年青年头人都是不熟悉的,我本身对于冼星海的印象,也仅仅是记得少年时代有一部名为《冼星海》的电视剧和为了纪念冼星海而易名的星海音乐学院。

但当唱起“风在吼,马在叫”,我会热血沸腾,不由自立得接下“黄河在怒吼……”,我想绝大多数中国人也都能接着唱下去。这首降生于抗战时代,经久不衰的名曲——《黄河大合唱》,其创作者恰是影片的主人公冼星海。

纵观整部影片,以冼星海在阿拉木图的生活履历为主线,传递表达了多种感情,有战争的残暴,有对音乐的热爱,有超越国界的友情,有对亲人的挚爱,还有对故国的深情。冼星海是不幸的,生逢乱世,战争的暗影覆盖着每一寸地盘,物质的匮乏陪伴着每一天的生活,故土难归则更是无法言说的吃力痛。

但他又是幸运的。在故土延安,他有为他画五线格、制咖啡的老婆,有可爱的女儿,有崇敬尊敬他的鲁艺学子;在阿拉木图,困厄之际他碰到了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拜卡达莫夫一家,给了他跨国界的无私匡助;在生命的终点,在极其难题的情形下,他成功举办了一场本身的音乐会,作为一名音乐家,他倒在了表演的舞台上。终其平生,他将本身的生命都献给了他热爱的音乐事业和他热爱的故国,留下了不朽的《黄河大合唱》、《阿曼盖尔德》等不朽的乐章。

剧中冼星海对拜卡达莫夫说:“一个没有故国的人就像一棵没有根的大树”,这是一颗漂流异乡的赤子心声。忍不住想起了一小我和一句话,人是历尽艰难回国的钱学森,话是“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故国”。同样,音乐没有国界,但音乐家同样也有故国。

在剧中多次显现了南飞的雁阵,看到这一幕分外的伤感,雁阵南飞便可重回故地,可冼星海呢,能插上同党重归桑梓吗?钱老历经灾祸毕竟回到了故国,并将一身才调和满腔热血投入到了故国的国防事业中,他看到了两弹爆炸那一天,看到了中国人是以解脱了核讹诈,此后挺直了腰杆子。而冼星海至死也没有踏入中国的疆域,没有回到异日思夜想的延安,没有看到故国人民唱着《黄河大合唱》庆贺抗战胜利。

悲歌当泣,了望当归,冼星海虽至死未归,但他的《黄河大合唱》始终传唱在东方的黄地盘上,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他是一名卓越的音乐家,留下了不朽的乐章,但他更是一名勇敢的兵士,为了深爱的故国和人民,为了深爱的音乐事业,他在生命的终点吹响了最洪亮的冲锋号,提议了最勇猛的冲锋,何其悲壮!

斯人虽已早逝,余音必将长存。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音乐家》:艺术家最后的冲锋


相关搜索: 艺术家

“艺术家” 相关文章

猎奇百科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