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古墓出土的煤精是干什么的

沈阳北陵,是清太宗皇太极的陵寝,就在北陵西侧数百米,近年发掘了名为新乐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在这个遗址上建成了风格别致的博物馆。人们对陈列室中丰富的陶器、石器、骨雕刻品等赞叹不已,但看到那造型小巧的煤精工艺品,都不免互相投出探询的目光:这些小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至今,没有人能做出恰当的回答。

新乐出土的煤精工艺品,有的呈圆泡形,直径2厘米左右,大小不一,通体磨制光滑,顶圆厚而边缘则薄如刃;有的似耳环形,柬腰锥体,有些像现代的跳棋子;有的就是一个个圆球,直径也仅l一2厘米。据各方面专家考证,煤精采自遗址以东五十公里的著名煤都抚顺,质硬色黑,有金属光泽,这数十件煤精小物件,多数发现于废弃的房址内。在文化层中,还发现了碎煤精块和一些煤块,现在点火,仍燃烧很旺盛。

古墓出土的煤精是干什么的

看来,当时的氏族成员中的工匠是把煤精作为一种鸟黑发亮的石料而采集和加工的,对此没有人提出疑义。

谈到用途,则众说纷纭,难以取得比较一致和令人信服的看法了。

参加该遗址发掘的一些同志认为,这批煤精制品可能是一种装饰品。因为它们既不可能是生产工具,也不可能是猎具或武器。不过,倘若是装饰品,那么就首先应当考虑佩戴,然而这批煤精制品全无刻槽或穿孔,即根本不能佩戴在身体任何部位。装饰品的说法,显然是难以置信的。

还有一些同志推测,这些小物件当是玩具。但是,在7000年前,辽河流域原始农业很不发达,社会生产力不高,很难设想知母不知父的孩子会得到如此精美的玩具来点缀生活。在这种原始文化中,陶制玩具尚从无发现。说是用煤精制作如此精巧、种类单调重复的“玩具”,同样是比较牵强的。

也有的同志根据国内外近年的考古新发现,判断这种煤精制品可能是氏族成员用于记事或占卜的符契。在中东的一些古代遗址中,曾陆续发现大量用黏土烧制的小工艺品,其中许多只有1厘米大小。

例如伊拉克的雅摩(Jarmn)遗址就发现了不少这类制品,其中106件是小圆锥体,206件是小圆盘体,1153件是球体,此外还有四面体、角锥体、不完整的球体和二底相接的双圆锥体等等;在伊朗的苏萨(Susa)遗址,发现一些拳头大的陶球,空心状,里面装有许多小圆锥体、圆盘体、球体和四面体的黏土小工艺品。据此,国外的学者分析推测,大约在公元前8000年左右,中东地区就产生了用黏土制作一些符契来记录产品交换的记事方法,或者代替最原始的数字符号,其后改用在黏土上刻画各种类似的符号来烧制成书版,进而形成了最初的文字。

我们认为,国外的研究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辽河流域的7000年前煤精制品,真的也是同样意义的符契吗?一时还不能做出肯定的结论。

当然,也许因为类似新乐遗址出土的煤精工艺品目前发现还很不普遍,所以妨碍了人们对其用途的探讨。但是,正因为这类小工艺品少而奇特,才不容易揭破其中奥秘,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古墓出土的煤精是干什么的


考古发现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