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宋高宗处死岳飞,真的是担心岳飞迎回二圣吗

走在汗青的终点,我只是与汗青擦肩而过,却被撞得满怀。本来汗青的力量是如斯的伟大,总在我心里最深处触动着那浅浅的痛。行走在大江的两岸,河水同化着汗青的黄沙,汗青的碎片沉淀在河水的最远处。在汗青的长河中,有民间传说,有风流别史,同样也有人物评说,有庙堂之高,更有江湖之远!今天就让忆古思今带你踏入汗青的长流中,寻找汗青的功过评说,寻味汗青中的智趣今鉴!

提到宋高宗赵构,好多不明实情的人,都邑恨得咬牙切齿。原因很简洁,因为岳飞之死是他一手造成的。有人说,赵构就是害怕岳飞“迎回二圣”,所以杀掉他,这看似很有事理,实则无稽之谈。

回到赵构的角度,方才称帝并且南逃,自己就是一件很不单彩的事情。若是你是赵构,必然会想若何才能让舆论对我最有力?思虑再三,你决意还时要报仇,要洗刷靖康之耻,有什么好法子呢?这时,岳飞站了出来喊了“迎还二圣”,正中你下怀。

宋史泰斗邓广铭在上世纪60年月就岳飞因“迎还二圣”,遭到赵构憎恨被杀作出注释。邓广铭认为这是不相符汗青事实,因为“迎还二圣”是南宋竖立支撑的政治宣传,是昔时每一个力主抗金将领、大臣们的一句标语,岳飞只是个中一个。

邓广铭进一步注释,到了南宋绍兴五年(1135年)宋徽宗死在五国城后,岳飞在任何场合再也不提起“迎还二圣”的标语,连对徽钦二帝的称谓也变了,称“天眷”。仅此一点,就解说岳飞情商极高,对朝廷政治风向极其敏感。

这点在岳飞于1137年给赵构的奏折中得以显现,“异时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以归故园,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陛下高枕无北顾之忧,臣之自愿毕矣。”赵构固然当了皇帝,可他生不出儿子,又不册立皇位继续人,这让金国群臣有了设法。

他们认为本身手中的徽钦二帝将是一张王牌,其时南宋还没有收复华夏,金国的一个策略就是认可宋钦宗才南宋真正皇帝。对于赵构来说,徽钦二帝留在金国才是本身最大威胁。

金兀术也看到了这一点,若何徽钦二帝价格最大化,是他存眷的重点。完颜兀术在绝笔中要求群臣决不克放徽钦二帝归去,“吾分付汝等,切宜谨守,勿忘吾戒。如宋兵势盛敌强,择用戎马破之。若制御所不克,向与国朝计议择用(智臣)为辅,遣天水郡公桓安坐汴京,其礼无有弟与兄争。如尚悖心,可辅天水郡王,并力破敌一也。”

天水郡公是金熙宗给宋钦宗的封号,金兀术认为若是南宋大军北伐,金军打不外就把宋钦宗送到汴京称帝,如许赵构就没有来由跟他哥哥打。退一万步说,徽钦二帝真的回南京,究竟要不在路上“病死”,要不被软禁平生。所以,岳飞因“迎回二圣”惨遭践踏,实乃无稽之谈。

汗青,从来都是把握在胜利者的手中。汗青的选择,也未必是真理。只是,浮华多年后,也只是如梦一场。选择,最终指清楚谁?以史为鉴,能够知兴替;以工资鉴,能够明得失;在汗青中索求人文,寻味故事,便知兴替得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关于汗青故事,就像它一般多年孤寂却毫无热闹,恬静的守候着懂它的人,细细品尝。

本文图片均来自收集,若有侵权,请关联作者删除,感谢!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宋高宗处死岳飞,真的是担心岳飞迎回二圣吗


历史趣闻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