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红楼梦里最美丽的两个女性,一个是少女一个是少妇

奇异说为您带来中国历史朝代相关精选内容

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凡例中结尾有一首诗:浮生者甚吃力奔波,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百般同幻渺,古今梦尽荒诞,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憾长,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劳不平常。若是是红迷的话,对这一首诗也不是很生疏。作者曹雪芹自己就是一个情痴情种,若是不是他也写不出红楼梦,写不出这么多的千娇百媚。

红楼梦里写了那么多姑娘蜜斯,娇花软玉一样,自古美男如文人,总要分出个胖瘦高矮。在红楼梦里美男分为两类,一类是少女,还没有出嫁的姑娘蜜斯,一类是少妇,已经出嫁的女人。在少女傍边,究竟是薛宝钗美照样林黛玉美?当然有不少读者认为薛宝钗的妹妹薛宝琴才是大观园第一美男,然则有一点要细思,薛宝琴的容貌照样偏近薛宝钗的,性格接近史湘云。好多人喜欢薛宝琴更多的是被薛宝琴的性格所吸引。而在贾府中起码在怡红院的丫鬟眼中,都认为薛宝钗比林黛玉悦目,好比薛宝琴来的时候,贾宝玉就对丫鬟们说,你们全日家说宝姐姐是个绝色。由此可见薛宝钗的美是公共的美。

然而在我们的文化傍边,美的最高境界是一种病态美,并且必然是病态美,是一种极端美。好比“西施捧心”,明明是生病了,有哮喘,偏偏被形容最艳丽的女人。好比“缠足”,据说缠足的最高境界,三寸弓足是根基要求,这个女人的小脚还要略微带一些脚臭味,才算十全十美。这就是一种病态美。那么在红楼梦里少女中能代表病态美的,只有林黛玉。林黛玉的美并非公共化赏识的美,不是所谓的屁股大好生养的那种美,而是极端的病态的美。对于此曹雪芹曾如许描述,薛蟠看见林黛玉的时候,文本上写:忽一眼看见了林黛玉风流悠扬,已酥倒在那边。要知道薛蟠也是风月场中的好手,所谓博学多闻,然而看见林黛玉,居然“酥倒”了,由此可见林黛玉的美,是何等是清爽脱俗。这是曹雪芹的神来之笔,经由薛蟠来一定黛玉之美,大观园无人匹及。

红楼梦中少妇里面的女人也不少,像秦可卿,王熙凤,李纨等等,这些女人里面谁最美呢?像王熙凤被曹雪芹非常细腻的描写过,恍若神仙妃子一般,让贾瑞深陷相思局,最后强撸灰飞烟灭,一命归西。然则王熙凤在少妇傍边绝对不是最美的,最美的是尤二姐,为什么要如许说呢。贾琏曾经对尤二姐说:人人都说我们那夜叉婆齐整,现在我看来,给你拾鞋也不要。”尤二姐道:“我虽美丽,却无操行。看来究竟是不美丽的好。”尤二姐对本身的容貌也是非常的自信的。后来尤二姐进入贾府,贾母看了之后对凤姐说:更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你俊些。不外我感觉曹雪芹对尤二姐容貌的描写,不在于此。尤二姐什么是红楼梦里最美的少妇呢,在二姐病重的时候,胡君荣去给尤二姐看病,文本上是如许写的 我一向感觉这一段文字能够说是神来之笔,对尤二姐的美貌,经由胡君荣的示意加以一定。胡君荣和薛蟠一般,两人一见到真正的绝世美男都酥了,尤二姐美的能让胡君荣灵魂如飞上九天,我看到如许的描写,就一向在联想二姐的美貌。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历史朝代的文章,请点击中国历史朝代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红楼梦里最美丽的两个女性,一个是少女一个是少妇


历史趣闻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