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上官婉儿:浴火重生的凤凰,凤舞大唐春

浴火凤舞大唐春

上官婉儿亦非常人,若是平常女子,怕不是一门心思琢磨着报仇去了,她却能辅佐武后,将她的胸襟胆略学了个十足。 纵观上官婉儿平生,除了有一次偶然惹恼武后之外,再无干犯,这等郑重机灵,换了汉子,也未必能做到。

这一次小惩大诫,黥面被罚,容颜有损,还让上官婉儿创出一 个体致的妆容,引领潮水,蔚然成风。

女人也能够是政治动物。武则天退位之后,身为女帝心腹的上官婉儿未受萧条。她被加封为昭容,在中宗李显和韦后、安泰公主之 间持续多财善贾,深得信任,真是尽得武后真传。

卢照邻的名句“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改一个字用来形容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正好。

她们都不是娇弱的鲜花,胼手胝足打出一 山河。

“人歌小岁酒,凤舞大唐春”,她们都是浴火更生的凤凰,尽量没有得天独厚的身世配景,也要凭着过人的才略和胆略,活得毫光万丈,环球侧目。中宗朝

上官婉儿专秉内政,劝李显设昭文馆学士,广召词学之臣,每逢宫中赐宴游乐,赋诗唱和。

她可以同时取代李显和韦皇后以及安泰公主,作诗数首,时人大多传诵唱和。

上官婉儿主持精致,,代朝廷批评世界诗文,凡她所称赏者,中宗常有厚赐,一时词臣多集其门下。

相传上官婉儿将生时,其母郑氏梦见一神人,给她一杆秤, 道:“将持此称量世界士。”后来她批评世界文章,俨然一代宗主,,果真“称量世界士”。

上官婉儿现存不多的诗作中,多数是应制诗,承其祖父“上官体”的风绪。

连带这个时期,宫廷诗的新一代领武士物,沈佺期和宋之问,都是因她赏识而出人头地。

她的某些诗作已见盛唐之风,总体而言,比她的祖父有风骨,一如她这小我,比她的祖父有气势。说她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并不为过。

在上官婉儿所有的诗作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是《彩书怨》: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你飘零已久,我茕居一处。想念,不多也不少,不深也不浅, 它就在我心里,如影随形。山山水水,朝朝暮暮。无论你在何处,我 一向在这里。

提笔欲书却无言,情深至,言语失色。

还有什么未对你说的 吗?或许有,但我亦不知从何说起。

读理性人的感性文章,是颇有意趣的。那一点欲说还休处,最触情肠,像丽人面上,一滴将来得及拭去的泪水,惹人珍视,联想。

这首《彩书怨》毫不输于班婕妤的《团扇曲》,我对它的喜欢 要跨越那尽显弃妇之态的《团扇曲》。

都是凄怨文章,班婕妤纠结着那点失宠、被弃的情绪,而《彩 书怨》写得情怀磊落,颇为刚健。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彩书怨》无疑是艳的,却艳得风流无痕,“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则深谙乐府“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的古意。

是有这诗的韵意,才有晏小山那句“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的吧!

既然阻止不了星散,那么只能默然承受。

你来,我默然高兴。

你走,我自珍自赏。只是若是,若是还有余生,还能相聚,请必然好好相守。不再轻言离分。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上官婉儿:浴火重生的凤凰,凤舞大唐春


历史趣闻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