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论中国画的审美特点

文/梅墨生

我一向认为艺术这个器材是没法教的,更多应该是一种自我的揣摩。当然,人人就会问既然如斯,还要那些艺术院校干什么。艺术固然没法教,然则能够指导,能够开导,能够给人一种点拨,一种思虑的参照。我这么说不是没有凭据,古今中外好多艺术巨匠都不是教出来的,但必然都是受到过别人的开导和点拨。所以今天我在此,绝没有教人的资格,仅仅是把本身多年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一些概念、思虑、心得与人人交流。

从事中国画近三十年,如今发现想说的器材不是好多。中国画这个器材跟中国文化一般,太难说了。谁也不敢说谁能一言蔽之,一句话赐与归纳。说的人只能解说他的陋劣和蒙昧。因为人类的文明历程成长到今天,依然有好多器材弄不领略。文化这个器材就是人类脑子络续折腾、转变出来的。分歧的人群就培养了分歧的文化,彼此就是分歧的,这跟经济、政治、社会一般。如今时代转变是那么快,好多器材日新月异,潮水更替让我有点跟不上趟。所以对我来说,我不说我不知道、不睬解的器材。我只说我还领略的一些器材,有所为有所不为。今天,我要说的,有三个前提:一、我是说中国画;二、我是说传统中国画;三、我所说的既有古代又有现代的中国画。我是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来说中国画,但并不代表保守,也会借鉴西方艺术理论来匡助表达本身的意图。

林锐翰 扇面山水

如今这个时代信息爆炸,充溢着各类文化垃圾。好多器材基本算不上人类文化的果实,不会撒布下去。坏的器材看得多了,究竟是很严重。但什么是好的,则各家有各家的看法。比来中央美院大四的一群学生邀请我去看他们的习作,很关切,我只好去。看完之后他们要我做评价,我说你们的作品就是ΧΧΧ加ΧΧΧ加ΧΧ,是你们三位先生的组合,遮住名字我看不出是谁谁的作品。本科学了四年只能如许画,弗成能不说是一种哀思。中央美院是最高艺术学府,学生卒业时却对本身作品没有一点自信,这是一种失败。是以我进展人人必然要在这个艺术风气“废弛”的“乱世”连结住自我,连结小心,不要被一些如今所谓的名家带入了邪路。我们能够去读齐白石论画,读黄宾虹论画,读李可染、潘天寿、李吃力禅论画。但对时下一些风行美术理论和概念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参禅要求人有定力,道家主张有所不为,弱水三千,只取于己有效的一瓢足矣。

搞艺术的人,做中国画,实际做的是精神,而绝对不是职业。画画,是精神之事,是思惟感情之事,是文化教养之事,是一小我的生命品质。前人云: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有人主张不要把道德和艺术关联起来。这说法经不起推敲,弗成能没有关系。品质在绘画范畴,更示意为一种文化品位,小我教养。一种关于艺术、生命、生活的一种修为。如今国画界,有人玩手艺,有人玩名堂、形式,有人玩主题、内容。其实一幅画应该给人一种奇特的内涵感触。

每一种画派都有本身奇特的好,都有雅品俗品。不要拿气势说事,哪种气势都有好的作品。好比写实主义——唐画、宋画画得叫个好。它的写实不让你感觉讨厌,千笔万笔亦不嫌多。徐渭舍形而悦影,吴昌硕画气不画形,都好。有人如今说不要老搞文人画那套雅致,要画俗、画艳,也没问题。好比画赤身,这是极为雅致的。可有些人画的即使穿衣服也显得非常俗气、色情。所以不在于外表在内涵,不在形式在品质。品质是艺术的生命,不管是器材方艺术,不管画什么画。总之,搞艺术的人玩的是精神,拼的是文化,角力的是教养。艺术不是职业,是一种人格的介入。荣格说过艺术就是一种神秘的介入。这种介入就是艺术的脉。列位要从这个角度去找寻到本身的艺术。

关于中国画,我想以黄宾虹为例,因为他对照具有代表性。新中国画创作,从传统来考查,首要就是辨证。中国文化就是辨证的,中国人思虑问题的体式也是辨证。阴阳均衡,五行相合,最后就是化为中庸。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和”。而另一个“合”,也是非常主要的。“和合”代表了中国哲学的特征。黄宾虹画论:“干裂秋风,润含春雨”,辨证。张仃师长的山水、焦墨,以偏为盛,然而他贫乏温润的一极,用中国文化的太极脑筋来说就是“独阳无阴”。太极脑筋博大精湛。有人偏刚,有人偏软,都在寻找本身的均衡点,这叫允执个中。看黄宾虹的积墨画,感受里面干湿浓淡、焦浓厚淡轻全有,你才感觉它雄厚。石涛说,精神光耀,出于纸上。太极拳功夫达到高境界,就是神意。任何一个动作里都有道,都是圆满的。招招圆润。以这种角度去看八大山人、齐白石、黄宾虹的作品,都能获得这种感触。

我们如今是一个杂沓盲目不择食的年月,艺术处于杂沓之中。做作,是这个时代的风气。而人类的伟大艺术可以沉淀写入汗青的人,一是开创时尚的人,一是自力于时尚之外的人。我这里强调一下情与理的合一。齐白石为什么高,在于他的情。他来自于社会底层,有对故里生活、农村景象的情绪和印象。他朴实的像个老农,他画了一辈子农耕文明。这恰恰是他可贵的处所。他有机会升官富贵,但他并没有如许去做。他的人道中闪烁着辉煌。布衣文化就是齐白石艺术的魂魄和魅力地点,他是中国市井布衣文化的代表。他对万物、生活、天然的热爱,他的情,成就了他艺术上的奇特岑岭。“年高身健不愿做神仙”。而黄宾虹就是画理的代表,画中国文化的事理。所有他的画都是在画这个事理。他对中国文化史、绘画史的学养和鸟瞰,是他绘画潇洒的成本。所以,齐白石的情趣和黄宾虹的理趣都是非常伟大的。

当然,相对来说,齐白石的情趣更接近生活,也更轻易为人们所懂得,而黄宾虹的“理”过于精湛,需要进入他的思惟世界才可以认识。齐白石能够说讲究通俗,黄宾虹追求文雅,潘天寿也是如斯。他们的文雅需要他们的文化来赐与撑持。

情与理之外,还有情与景,意与境。中国人说:“意与境会,是为氤氲。”意是画家的意,是他的主观;境,是我要制造的世界,是我要面临、取材的客观。意境是个主客合一,是造化与心缘的连系。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是能制造一个主观世界的。当然,这并不料味着能够完全的离开天然,离开生活,不然就是太主观了,变形,夸张了。中国画不走这个极端,只追求所描画世界与本身的意思合为一体。说“李家山水”,说李可染画的山水,就是说他的画里带着他本身的气质:严峻、深奥、执着、肃肃,富有责任感、使命感。他对这个时代、生活、天然有情绪,他要“为故国江山立传”。有人说他是政治型的画家,画了好多革命题材。我认为李可染的情绪是真实的,他对故国河山的那种热爱是发自心里的。中国画在他看来,是一颗蒙尘的明珠,他要“东方既白”。他不再去画古代的文人山水,是因为他的情绪时代已经纷歧样了,他被这个时代所传染。他不光缔造了一种画法,更主要的是他在画背后所注入的精神含量,他的精神世界。厚重、沉甸甸,反感轻薄、滥用伶俐的人。他是大聪明,却一向是在“藏拙”。总之,在中国画中,情理相合,意境相符,是非常之高的境界。

看中国画,若何看虚与实。有人说中国画不科学,留那么多的空,那么多的虚,看人家西洋油画画得何等厚实。对于此,我只能说这恰恰就是中国画的妙处地点,你看不懂,对不起,是你本身的事。中国画就是用虚不消实。并不是说不克写实,唐宋画就把“写实主义”搞的很好。非不克也,实不为也。中国人的思惟受道家影响深远,不肯心为物役,追求境由心造的均衡心态。我极其推崇梁漱溟在《中西文化及其哲学》里说的一句话:“中国文化是向内的。”这一句话道破了中国文化的天机。而论及中国画,黄宾虹的画便是虚实连系的范例。若是你不克看虚,看不了虚,你就不克赏识中国画。黄宾虹谈论围棋时说下棋要做活眼,活眼多则满盘皆活。用棋话来看他的画就是如斯,有文字的处所就是“黑龙”,没文字的处所则是“白蛇”。龙蛇狂舞,整个画面展现一派虚白之气。就他本人而言,是活着俗之中做着事业,心里却带着出生的超然,不求世俗功名。中国的艺术我认为就是人文主义,不懂人,不懂人格,你就不懂中国画。所以黄宾虹是得了大道的人,他看出来本身的器材在其时是错误时宜的,他也没筹算去追什么时髦。然而他的文化主见、艺术思虑一点不比其时风行的差。是以若是说齐白石、吴昌硕是开其时的时尚而伟大,那么黄宾虹则是自力于时尚而伟大。他不是靠炒做,而是他自身的艺术魅力。

从黄宾虹的画里我还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懂得中国文化和中国艺术,你要懂得“气”。这是中国文化的要义,是个焦点词。懂得了气,才能知道中国文化讲究什么,它本身的一套纪律。黄宾虹画的是中国文化的气运和气脉。他的虚实是非施展的就是太极之景象。清人说:“无画处皆成妙境”,有无相生,虚实相成,以此来陈述中国太极文化的事理。他也不是为了有意的出奇,有意的捣蛋,但我们感觉气在个中,就如潘天寿所说的:“平中见奇。”有意地做出一个险怪的外形的奇,是可见之奇。只有在寻常的、清淡的、平时的、平允的景色中能让人感应不屈,这才是更耐看的奇。

是以能够说只有雷同黄宾虹如许的中国画,才施展了中国文化的品位,耐人把玩。如今人画中国画,画山水画,是把所有的伶俐,所有的设法都露在画面上,不耐看。就比看谁画的大,谁更能吸引眼球。究竟是画虽大,气局真小,做不到小中见大。黄宾虹的画不大,但就是让你感受到小中现大,平中见奇。画的很少,意味好多。这其实就是中国画非常独到的处所。这与西方实验室式的、逻辑的文化体式基本分歧,中国人是直觉主义,正视直接的融会、感触和体验。李泽厚说中国的美学是“实践美学”,我看应该是“体验美学”更合适些。

中国人说气,是既抽象又形象的。所谓的气,能够懂得为生命之气。说一小我景象不凡,就是指他的生命之气兴旺。道家说,形而上为道,形而下为器。懂得气,它既是万物的来源,又是万物的自己,同样也是艺术生命的感悟。所以能够说中国画跟着气的美感而动,无与伦比。虚与实必需经由气的往来。中国画不克画得太腻,又不克画得太空。黄宾虹晚年时期,他早年对天然的视察、写生,对文化的研究都已成曩昔。所有的绚烂归于他如今的平实。此时的他已经达到了“无象无形”的主观挥洒的忘我境界。从他的画我们看到的,是大。他没有砥砺于一个小的器材,他没有拘泥于一个小的形象,然而多少意想安闲个中。

中国画的视察法子是以也就是要以大观小,鸟瞰人生,咀嚼风景。老一辈人经常教训后辈要注重的“笔气”或“墨气”,说的就是你与生俱来的脾气。气是非常主要的,我们能够看黄宾虹的画,他里面留的一些气眼,留的一些白,闪闪烁烁。不象如今人画画,弄得实黑,堵得死黑一片。黄宾虹的画里都透着活气,它有呼吸。就象赵无极说的那样,画画要喘息。时下好多人画画不喘息,堵死闷死了算。这不叫厚重,而是凝滞、凝滞。高妙的中医看到病人,先说你经络欠亨,气血不周流。如今的中国画最大的偏差也在于此,气血不周流,没有气韵。山无脉络,水无源流。从虚实又能够讲到中国画的另一个内涵——藏与露。各家对此都有本身的懂得。前人云:善藏者未必不露,善露者未属不藏也。藏和露是相关联的,只藏不露,那别人无从知道;只露不藏,一味地示意,江郎才尽,不达岑岭。

再讲讲刚与柔。在中国的太极文化里,刚与柔是相辅相成的。但中国自从文人主导了中国绘画的权力话语今后,就死力强调柔为上。上善若水,虚弱胜强项,老子所言。但刚柔该当并济,不偏刚,不偏柔,这也是中国书法的纪律。所以黄宾虹也说,书诀也就是画诀。有人说画中国画还写什么字,练什么书法啊,画是画,字是字。不错,从外观上说是如许。然则若是说你要走适意画的道路,书法不外关,不入流,那你的中国画也画不出内涵来,你的底线自己也不会太高。近现代的几位人人,有哪一位是书法很差的?书法家纷歧定会画画,但这些名画家的书法必然都不会太差。从张大千、齐白石、吴昌硕,李可染、刘海粟等,没有书法差的。即使是写怪字的石鲁,他对书法也有他奇特的的看法。有人说我画工笔,练练书法同样也有助你作品品位的提高。赵云壑模拟吴昌硕而达不到,就在于他的书法功力不及;蒲华的竹子画得好,是跟他的字一致。

中国画推崇以天然为美,这是道家的脑筋,黄宾虹在美学上也赞许。不期然而然,叫有天趣。对于绘画,潘天寿说,不在天才,不在功力,在天才跟功力之间。平时要卖力练功,到画的时候要天然吐露出来,甚至情不自禁。中国文化是向内而不是向外,只有过来人才可以领略。中国画是中国国学,我建议人人也涉猎一下其他国学种类,这对作画深有匡助。中国艺术的微妙之处就在于难于言说其妙,说也说不出来。说重的时候不满是重,说轻的时候不满是轻。阴阳交合,难于差别。这个中奇妙需要本身去体味。

黄宾虹考究文雅,是个学者型的画家,以做学问的立场来做艺术;齐白石是一个抒情适意的人,要表达他的布衣情怀。所以黄宾虹画理,齐白石画情。齐白石是情意之中合乎理,黄宾虹是理趣之中有意味。之所以说这两小我,并首要以黄宾虹作品为例,并非说只有黄宾虹是独一的,是超越所有其他人的。艺术世界的艳丽在于气势的多样。推崇黄宾虹在于他最可以解说中国画的文化内涵,有一种代表性。

中国画的问题是不易言说清的,有好多的难处,只有本身体悟。对于经典,经得住百回读。经不起的绝对不是人人之作。艺术是人,交往多年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就是个有品位有本质的人。相反,他就是个小人,或许对你不主要的人。教你若何不想她的,才真恰是你需要的人。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论中国画的审美特点


历史趣闻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