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抚远大将军年羹尧轶事之一

年羹尧是清世宗雍正帝的干将,其领军才能,在西藏、青海等战事中浮现无余,也获得了皇上的承认。

宦海就是剧场。

风云突变,年羹尧后被雍正削官夺爵,并列九十二条大罪,在狱中赐自杀。

这是汗青的一桩公案。

今天讲来,无论史料怎么充实,若何记载,大多数情形下,对于这一公案的立场,仍然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保皇派必然会维护皇帝的权势,认为是年羹尧纰谬;功臣派必然会替年羹尧说话,感觉无论若何,就年羹尧的功勋,不该该杀他。

其实,就雍正帝对年羹尧的措置看,他并不是那种赶尽袪除的凶横之君。为什么呢?年羹尧犯有大罪九十二条,一条一条,俱可稽之文字、旁列事实。就此而言,尽量是对年羹尧处以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科罚,放在从古至今任何一个朝代之中、任何一位君王身上,似乎都是再平时不外的事情。然则,雍正帝并没有那么做,他只是将年羹尧在狱中赐死。无论谁要怎么来辩驳雍正帝的念头,都辩不外汗青事实,那就是:雍正帝的切实确没有赶尽袪除。

说到这里,就说说雍正帝对犯有九十二条大罪的年羹尧的家人、幕宾及相关人等的措置:

年羹尧的父亲年高寿夺官;赦罪。

年羹尧的兄长年希尧夺官;赦罪。

年羹尧的儿子年富被斩。

年羹尧其他的儿子,十五岁以上的,发配到最边远的处所去放逐戍卫。

年羹尧的幕僚邹鲁、汪景祺连坐被斩,邹、汪二人的亲属发配给披甲人(披甲人就是一种匡助清王朝镇守边陲的,所以,披甲人世代栖身边陲。)做仆众。

尚有静一道人,也牵扯到年羹尧一案之中,被四川巡抚宪德抓捕,扭送至京师,被斩杀。

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雍正帝赦宥了年羹尧的儿子们,交给年高寿牵制。

年高寿不久之后便亡故,身后,朝廷赐与他官复原职,雍正帝还下敕,派人前去敬拜。

年希尧后来从新被升引为内务府总管。雍正帝还命他治理淮安税务征收的事宜,并加官左都御史。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年希尧被江苏巡抚高其倬参劾,罢职。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年希尧作古。

看完如许的措置究竟之后,能够再想想自面前以上的所有汗青,是否可以平心静气地对雍正帝的处理,做一个不失公允的判断与评价。

那么,事实要若何来总结、谈论这一公案,对于复杂的汗青,穷困的我来说,实在是有些难度的。然则,话已至此,又不克不说。

想来,汗青照样有其纪律可循的,那么,凭据汗青纪律来看这一公案,也不过乎以下几点:

伴君如伴虎,此其一。这既是对无束缚的权力的阴沉可怖的总结,也是对人道喜怒无常、幻化莫测的归纳。

功高盖主,杀身之祸如影随形,此其二。权力的特征,决意了把握权力者,不允许有人跨越他、不允许有人威胁他、不允许有人挑战他、更不允许有人风险他。一旦功勋大到权力无法束缚,权力必然会施展其淫威,将功勋贬为尘埃,或许将功勋化烟化灰。

小心翼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才是安家保命的哲学,此其三。最高的权力,只有那么一个,若是没有登峰,永远不要以身试权,否则你会死得非常、非常难看。那些个跟着主子开基业、打山河的人,为什么会败落、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累到九族及好多无辜的人?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山河社稷里有他们的血汗,他们应该共享。基于此,他们嚣张嚣张、行事乖张。他们哪里知道,一旦威胁到山河社稷最高权力执掌者的好处,哪怕是眇乎小哉的威胁,他们的死期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知难而退,是最伶俐的保命途径之一。知难而退者,纷歧定是他们没有共享权力之念,只是,衡量之后,他们清楚看到,生命比共享权力更主要。知难而退者的机智,在于,他们看清了权力的独有性,看清了人道的复杂性,同时,他们忍痛割舍了对权力的陶醉。

年羹尧的成功,在于他的本事,年羹尧的败落,也在于他的本事。成功中,他的本事示意在政治业绩与军事才能上;失败中,他的本事让主上不安,让本身膨胀,让同朝为官的人顾忌和怨憎。

汗青与事实不过乎以上所述。

说了这么多,照样简洁说说年羹尧其人吧。

(未完待续)

历史趣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