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中华文明从哪里来的——君临天下的雄主“启”

本文首要持续上文的话题,持续上文没有谈完的有扈氏和伯益的去向问题。我们上文说到了夏启大北“有扈氏”地点“甘”的地望考据,照样依老例上张示意图,增加下人人的印象。

甘之战示意图

我们上文讲到,夏启从“黄台之丘”的夏都(新砦遗址)出发,在甘这个池沼之地与有扈氏决战,将有扈氏击败。其实我们能够看到一个现象,中古以前,包罗秦汉,战争中落败的一方只是退出权力争夺,但胜利方从来不停败者的祭奠,也就是说会为败者保留对祖先祭奠的权力。夏商周无不如斯,不像后世对前朝平日会斩草除根。汗青文献上并没有提到“甘之战”今后夏启若何措置有扈氏了,不外我们能够凭据文献和考古做下揣摩。

《春秋公理》里有记载“甘昭公,王子带,食邑于甘,河南县南有甘水”,而《史记三家注》上也明确说了“洛阳记云河南县西南二十五里,甘水出焉,北流入洛。山上有甘城”,这个《洛阳记》我没找到,不外我们还能够找到其他证据,《水经注》上对洛水、伊水以及甘水都做过讲述,“甘水发于东麓,北流注入洛水也”,“甘水东十许里洛城南,有故甘城焉”。《山海经》“厘山之首,曰鹿蹄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甘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个中多(泠)[汵](j9n)石”,再接着看《山海经》“讙(hu1n)举之山。雒(lu^)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玄扈之水。个中多马肠之物。此二山者,洛间也”。据《水经注·洛水》,我们知道玄扈水发源于玄扈山。我们从上篇文章知道有扈氏就是东夷赢姓的“九扈”,而“九扈”按照文献记载是少昊“认为农正”设的“九扈”,就是让九个部落离别教训公民种地,“九扈者,春扈、夏扈、秋扈…”(见《左传公理》卷48),而夏通玄,所谓“玄扈”其实就是九扈中的“夏扈”。从这里我们也许已经猜出来了,少昊派往西方协助这边人民种地的部族就是九扈中的“夏扈”,也就是我们在谈的有扈氏。有扈氏来到这边今后,把在山东本地对山水的称谓也带了过来(这个其实很常见,我们经常发现上古的处所总会显现多地同名的现象,大多是这么来的,华夏和山东好多古名都邑反复,想是人员举止造成的)。而经学者们考据,切实在洛阳西南的宜阳县有个村叫“户村”,我专门去地图上查了下,切实是如许,户村的位置也在伊水和洛水中央,古甘水如今已经没有了,按照古籍上的记载,应该向北流入洛河,户村这个位置向北就是洛河,我们上张图看下吧。如下

户村的位置示意图

户村在山坡的下面,上面两个箭头汇合的处所应该就是古甘水,距离我已经都量过了,与文献上记载相符。古甘水向北汇入古洛水,几千年的时光,江山不知道是否还依旧,想必会有些转变,至少古甘水已经消散了。那么关中谁人“扈”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接着剖析。

有扈氏战败后被夏启迁到户村这个处所,而前文我们也剖析过,夏启其实已经看上了洛阳盆地这个绝佳的处所,预备在这里建造新的首都,也就是上图右上角的谁人“斟寻”(二里头遗址),我发现上三代的王朝都有个特点,喜欢让战败方去帮本身守边。前面文章我写过夏的三重防护圈,这里我们照样上张地图,看下伊洛盆地的几处关口在哪里。

京畿戍守位置示意图

从上图我们不难看出来,就三条通路能够从西边进入夏的京畿区域,我们都知道函谷关这里是首要的通路,而北边固然有个缺口,但中央还隔着黄河天堑,后背我们会知道,黄河北边晋南的临汾盆地很快会成为夏的一个主要处所。南面洛河这条线,要穿越崇山峻岭,并欠好走,但究竟是一个通道,想必人人已经知道了,有扈人就是被放置到了这个大山中。我们看下若何揣摩出来的。

商洛市山阳县有沪家垣镇,又称扈家源镇,镇的名字应该是有扈氏曾经历久在这里停留所至,好多处所的名字实际上都能追溯到上古时代人们的称呼。据有关学者推想,有扈氏最后迁往关中,应该跟商有关,商人向关中扩张的时候走的应该是这条线,商洛的名字就是如许得来的,商人在进步的过程中,带着久居此地的有扈氏一同前去关中,在蓝田有过停留,最后去了户县。作为防卫逃亡西部的夏人以及羌人,没有比跟夏有深仇大恨的有扈氏更合适的了,后来本家的赢秦也来到了此地,有扈氏此后就覆没在秦人中。

有扈氏迁徙示意图下面我们一路来看下被夏启赶走的伯益若何了

我们前文做过度析,启应该没有杀伯益,而是让伯益“出就国”,也就是让伯益回到了他的封地,他的封地在哪里呢?《竹书编年》的原文是“二年,费侯伯益出就国”,启继位后第二年,“费候”伯益出就国了,前面我们介绍过,伯益就是“大费”,所以这个“费候”天然是伯益无疑了。我们来考据下这个“费国”在哪里。按照《史记》的说法,有扈氏和费氏都是姒姓(夏的王姓)的本家之人,这个应该是子女的谬传,有扈氏和费氏都是东夷的赢姓。

我们从两点来考据,一是费氏在后世文献中存留的蛛丝马迹,二是伯益的赢姓后人的分布和迁徙。

《路史· 国名纪四》卷二七“夏后氏后”有“弗(费)” 。“费也, 今河南缑氏滑都也, 与鲁费异。”意思是说,夏后氏的“费”在河南缑氏镇。跟春秋时候鲁国谁人费不是一回事。我们看下地图,看缑氏镇在哪里。

缑氏镇位置示意图

如上图所示,缑氏镇在嵩山北麓,离后来建的斟寻多半位置应该很近,自己缑氏镇如今就属于偃师市地界。如前面文章所述,按照考古的结论,夏初的时候是“新砦文化”,二里头文化还没有降生,从上面示意图也能够看出来,洛阳盆地文化遗址非常少,只有“东干沟”和“花地嘴”两个遗址,当然我们还没有拿到最权势的数据,有或者会还有,但能够一定的是不会好多,而新砦之前的“王湾三期”龙山文化首要集中在豫西,洛阳盆地应该尚属于对照萧疏之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背后放一个王位的争夺者,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何况对于雄才简略的启来说,他对洛阳盆地应该早就虎视眈眈了,岂能让给伯益?所以这个位置应该不是伯益的封地“费”。那么还有哪里呢?

《宁靖寰宇记》卷一六“泗洲”条引《首都记》说若木“居南裔为诸侯”。又说至夏末 ,“其君费昌去夏归商,佐汤伐桀有功,入为卿士”。在《史记》上也有雷同的记载。意思是说,伯益的儿子“若木”在夏的南方当诸侯,而到了夏的末年,他的君主费昌离开了夏归顺商,匡助商汤伐罪夏桀立下了军功,成为商朝的大臣。从这段记载我们能够看出来两件事,一件是伯益的封地“费”在夏的边境南方。还有就是跟有扈氏一般,夏末时候费也一般哗变归顺商了。切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哈,想想斟寻氏昆吾氏对夏的忠心,不得不感慨前人总结的到位。我们在夏的边境南面找一找吧,既然是南面,一定不是春秋鲁国谁人“费”了。

在浩瀚的史籍中,《后汉书 曹腾传》中有一段引起了学者们的注重,里面说“曹腾为费亭侯”,而《水经 淮水注》: “涣水又东南经费亭南”,并说即曹腾之食邑地点。此费亭地目前河南永城境。永城在哪?我们上地图。

永城位置示意图

永城在商丘市的东南,也在阳城的东南偏向300公里,东南也是南吧,有人喜欢抬杠我也没法子。我们还没有谈到商汤伐桀,商汤伐桀中谁人要害的”有缗氏”就在东边不远,而“商亳”也在北面不远,若是费氏在这个时候反戈一击,对于夏来说切实很致命,所以文献说费氏立了大功,这个我们后背文章再谈。解说这个位置切实相符文献上的记载,并且这块切实是后世赢姓诸国的地皮,我们上一张春秋时候赢姓诸国的分布图,就很清楚了。

看到没有,永城四周就是这些赢姓的诸侯国,换句话说,都是伯益的子女啊,伯益出就国,来到永城四周,在这里开枝散叶,后来其子孙秦王嬴政终于博得了世界,为2000年中国大一统的封建社会做出了弗成磨灭的进献。

上篇文章一没注重写的太长,人人看起来费劲,今后我会把内容分隔来讲,如许不至于让看的人劳神辛苦的。所以这片文章就到这里了,有扈氏和伯益作为东夷在夏初两个最卓越的代表,被夏启用一文一武给解决了。作为我们汗青上第一个王朝的竖立者,固然汗青文献上对启的记载并不好多,但启的大智大勇,一定超常人之能,固然文献上说他后来起头豪侈凶横,但凡牵扯到建筑宫殿这种事,都邑弄得民怨载道。跟着我们考古更深入的开展和文献上更深入的研究,想必作为拓荒汗青的一代雄主夏启的真实面貌终将会大白于世界。这个系列的下篇文章我们将竣事夏启的时代,起头夷夏的又一轮生死角力。敬请等候。

后背我发几张二里头出土的文物给人人看看,从《文物中国史》上截图出来的,不是稀奇清楚。不外看着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也是蛮有想象力的。喜欢的同伙能够看下哦。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中华文明从哪里来的——君临天下的雄主“启”


历史趣闻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