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梅花惨案最后幸存者口述:四天三夜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日本侵华战争是不可掩盖的事实,日本歪曲历史,洗白自身的做法更是让人嗤之以鼻。日本侵华战争时,对中国人民施展了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一系列暴行,“南京大屠杀”更是让国人永远铭记于心的惨痛事实。“梅花惨案”便是在日本侵略者的残暴下爆发的。让我们来倾听梅花惨案最后幸存者的呐喊吧!

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中国华北平原,并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梅花镇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进行了四天三夜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九·九梅花惨案”。大规模杀戮激起了全国同胞的反抗。

樊月香是这次大屠杀后目前唯一健在的幸存者,她愿意向人们讲述自己这四天的悲惨经历。

梅花惨案最后的幸存者——樊月香

“惨案的每一个细节都让我刻骨铭心,我不会忘记,”85岁的樊月香说,“回想起那几天的悲惨经历,我总会做噩梦,仿佛我又经历了一次惨无人性的屠杀。我想让人们都不要忘记战争造成的悲剧。”

一、梅花惨案历史背景:卢沟桥事变

据梅花镇政府文件记载,“梅花惨案”发生于1937年10月12日至15日,距离“卢沟桥事变”(又称“七·七事变”)爆发后仅三个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者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展开战斗。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的开始,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的开始。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不久,日本侵略者入侵了环绕北京的河北省。1937年10月11日,日军入侵梅花镇。

1937年10月11日晚,原国民党东北军53军691团团长吕正操率领一支国名党军队进驻梅花镇。该镇四周高墙包围,吕部爱国官兵,决定利用这里有利的地形和日本侵略者展开激烈的战斗。吕正操在1988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此次战斗,800余名日军伤亡,这是侵华日军首次在河北省内惨遭重创。

战后,吕正操决定率领军队南下,与其他的中国军队汇合,共同击退前来支援的日本侵略军。离开梅花镇前,他劝告当地老百姓,赶紧逃离梅花镇,防止日本侵略军的报复袭击。

樊月香的父亲是一位富商,她回忆道,父亲认为日军不会屠杀平民百姓,说什么也不听劝,拒绝离开梅花镇。据当地政府文件记载,仍有许多村民留了下来,一些人认为留下来的危险性不大,其他村民则根本不知道吕正操的提议,因此没有撤离。

1937年10月12日(农历九月初九)清晨,大多数村民还在熟睡中。5000多名日军入侵梅花镇,为了阻止村民加入中国军队,他们开始了惨绝人寰的梅花惨案大屠杀。

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我的父亲出门探探情况,我眼睁睁地看见日军带走了我的父亲,他们见到村民,就开始射击,许多村民都难逃一劫。”樊月香说道。那时樊月香才7岁,她跟随母亲逃离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酒馆,母女俩在那里躲藏了三天三夜,没有任何食物,没喝一滴水。

樊月香说,她永远不会忘记那鲜血染红的河流,永远不会忘记,镇里镇外,大街小巷,碱水坑里,横尸遍野,满目疮痍。“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樊月香14岁的哥哥和数十家村民被困在院内。日军翻越墙头,朝他们射击以练习打靶。幸运的是,樊月香的哥哥趁日军休息时,从门口逃出去活了下来,樊月香说道。然而,樊月香的其他亲人则没有那么幸运:樊月香的一位姑姑被日军先奸后杀,家破人亡。樊月香说,财务被日军抢劫一空,留下的只是断墙颓壁。

1958年,党和政府在梅花镇惨案遗址修建了梅花惨案纪念馆。该馆的讲解员高蕾告诉我们,日军在纪念馆附近的池塘边斩首了63名村民,此后又射杀了45名同胞,并把他们的尸体扔进梅花镇东部的井里。纪念馆后搬迁至石家庄市,并于1998年重建。

高蕾说,梅花惨案大屠杀共有1547名同胞丧生,约占当时梅花镇人口的60%。然而,此数字不包括在此居住的外来人口,因此,真实的死亡人数可能会更多。

三、反抗的开始

吕司令的儿子吕彤羽说道,“血腥屠杀揭露了日军野蛮的本质,村民们曾认为战争与自己无关,现在他们从这个梦中惊醒了。

令日本侵略者惊讶的是,大屠杀并没能吓倒广大人民群众,让其就此妥协。千条无辜的生命被杀害,激起了人民的觉醒和反抗,抗日的烈火愈演愈烈。冀中地区的百姓自发组织成队,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八年抗战,73岁的吕彤羽说道。

梅花惨案纪念馆

据政府文件记载,梅花惨案后一个月,该县中国共产党员马玉堂组织抗日武装,一举攻克河北省藁城县(现隶属于石家庄市)。然而,八年抗战期间梅花镇仍困于日军占领之下。

马玉堂的成功增加了人们群众的信心,藁城县人民开始组建当地民兵与日军作战。当地民众主动把自己的粮食以及其他生活必需物资送往抗日根据地,支援抗日部队。

吕正操率兵撤离梅花镇后,也取得了大捷。吕正操在回忆录中写道,他率领部队一路向东,1937年10月12日晚到达河北省赵县小樵镇。然而,国民党司令命令吕正操撤回,但他依然选择奔赴抗战前线。他率领部队脱离国民党军队,组建游击队,在河北省北部与敌人继续作战。

原国民党军队加入共产党军队,迈出了抗战的第一步。1938年,共军部队人数已超10万。

吕彤羽说,该部队是冀中抗日根据地的主力军。1983年,吕彤羽与其他士兵后裔共同组建冀中抗战研究会,旨在研究冀中人民抗日斗争史料及个别抗日根据地的发展情况。

该研究会尽可能收集了战时录像及其他材料,并经常探访梅花镇在内的著名遗址和地区。吕正操率领的部队后期的壮举,让梅花镇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纪念馆讲解员高蕾说,吕正操选择梅花镇作为其根据地之一,并将其看作是后续战争爆发的起点,他一直很关心城镇的发展情况。

四、吕正操又回梅花镇

1985年6月,81岁的吕正操回到梅花镇,与大屠杀的幸存者聊起往事。聊天氛围很轻松,“他不是作为领导来视察工作,更像是来见见家人,”来自辽宁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国家最高政治咨询机构)副主席,同时,也是一名上将,他说道。

吕正操

作为唯一健在的幸存者,樊月香说:“吕团长认为,梅花镇村民惨遭日军暴行是因为他带着军队撤离,保护不力,团长问我们是否恨他。”

“但是我说,我们没有恨他,因为这不是他的错,我们感激团长在大屠杀前的那段日子为抗击日军付出的努力。”樊月香说,她还说这也是许多其他幸存者的想法。

五、罪行忏悔者——东史郎

梅花镇也迎接了另外一位重要客人——原侵华士兵东史郎,他是侵华日军的主力成员。2000年4月,东史郎来到梅花镇,参观惨案遗址,为帝国军队在抗战期间犯下的滔天罪行深表歉意。

2006年,东史郎去世。尽管他没有参与梅花惨案,但他承认曾参加过1937年遇难人数逾30万的南京大屠杀。

经过首番忏悔后,东史郎又七次向中国人民谢罪,为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道歉。参观完梅花惨案遗址,88岁的东史郎在大屠杀纪念馆前向大屠杀幸存者和人民鞠躬,他长时间低头默哀,表达了由衷的歉意。东史郎说,几十年来,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久久不能释怀。

当日晚上,东史郎与大屠杀幸存者进行了交谈,樊月香向东史郎讲述了日军如何杀害自己的父亲,日军的暴行在她内心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

东史郎知道,大多数中国人永远也不会原谅他,而且他的行为也会造成日本人的不满。但是,东史郎说,只有日军承认其黑暗的战争罪行,中日两国才有可能相互信任和尊重,建立新的友谊。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梅花惨案最后幸存者口述:四天三夜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相关搜索: 幸存者 大屠杀

“幸存者” 相关文章

“大屠杀” 相关文章

考古发现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