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韩春雨造假事件是怎么回事 韩春雨重复实验失败遭质疑 韩春雨到底有没有造假

  韩春雨造假事件是怎么回事 韩春雨重复实验失败遭质疑

韩春雨身处“论文造假”“多人重复实验失败”的争议旋涡,韩春雨为什么被认为造假?韩春雨之前发布的论文因为实验结果无法重复被人认为是造假。日前,韩春雨表示自己并不会理会这些造假传言,况且这些质疑并不科学

关于有一些实验室无法重复自己的实验,韩春雨表示:“我现在也在研究别人为什么会重复实验失败,但还没有科学的结论,我私底下可以说一些猜测的原因,比如可能是材料污染,但是科学的结论还要等一段时间。”

关于被问那为什么不架起360度摄像头,在监控环境下将实验重复一遍呢? 韩春雨表示:“这是有罪推论,我觉得没必要。日本的小保方晴子是没有一家实验室重复出来,而我这个实验已经有人重复出来,连《自然》的记者David都调查过了,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 ”

《自然》杂志亚太通讯员David Cyranoski于今年8月采写报道,文章称:采访了三位匿名的中国科研人员,其中一位表示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而且结果显示 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但NgAgo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CRISPR-Cas9高,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另有两名要求匿名的科学家称 有了一些初步的试验结果显示NgAgo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但事后,《自然》及David本人均表示该报道不能作为韩春雨实验可重复 的证据。

 

韩春雨被称为三无副教授:无名校(985211的河北科技大学)身份、无名气(名不见经传,几乎没有任何人才头衔称号)、无职位(无行政职位),他的实验室也简陋得令人惊讶。》》

韩春雨实验结果无法重复遭质疑

由于实验结果无法重复,韩春雨发表在世界顶级期刊的实验结果遭受质疑。此前曾称已重复实验成功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医学、生物和环境学院教授盖坦·巴尔焦发表博客称,经过多次尝试,仍未重复出韩春雨的结果。

据了解,201652日,韩春雨课题组的论文《DNA-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gregoryiArgonaute》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在线发表。论文内容大致为,以DNA来介导NgAgo(一种核酸内切酶)对靶向基因的识别从而进行基因编辑,被认为是基因编辑领域的重大突破。

博客中,巴尔焦说,他仍未发现任何证据证明NgAgo能进行基因组编辑。他甚至得到相矛盾的结果。韩春雨的文章称NgAgo37℃以上的实验条件下起作用,但巴尔焦的实验结果却为50℃。

与此同时,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ISTT)在其Twitter上推送数位科学家的实名评论,其均无法重复实验结果。

以下是Nature的报道译文:

  关于诺奖级别的基因编辑神器” NgAgo是否能替代CRISPR-Cas9的争论仍在急剧发酵。

  三个月前,石家庄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报道说NgAgo可以用来编辑哺乳动物基因组。截至目前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抱怨说韩的结果根本无法重复——尽管仍有一人告诉Nature说他自己可以。

  韩说他每天接到十几个急急忙忙的电话和短信嘲弄他,说他的职业生涯即将结束——但韩仍确信说该技术是可信的。韩也告诉Nature说应addgene的要求,88号他已经向Addgene提交了详细的protocol(实验细节),并希望这些举措可以帮助其他科学家尽快重复出他的结果。发表其论文的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也已经开始调查此事。

但风险仍然很高。过去几年,CRISPR–Cas9 系统已经改变了生物学的研究,但研究者们仍孜孜不倦追求其他的基因编辑工具:NgAgo只是其中一个。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坚定的支持这一发现,并希望NgAgo真的能起作用,哈佛医学院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如是说。

  在论文中,韩的团队报道说使用一些列不同的序列来指导NgAgo可以在人的细胞内编辑8个不同的基因,也可以在染色体特异位点敲入目的基因(F. Gao et al. NatureBiotechnol. 34 768–7732016.

  韩说,最为重要的是NgAgo只特异性针对目的位点进行切割,这要优于脱靶效应的CRISPR–Cas9 系统。韩还补充说,CRISPR–Cas9 系统还依赖PAM序列来起始切割事件,而NgAgo并不需要,这更加拓宽了NgAgo的使用范围。

  在中国这一工作得到了极大的褒奖,包括CCTV参观了韩的实验室。韩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其兴趣包括收集茶叶和弹奏古琴。但韩说这一工作的影响是空前的。其实韩不喜欢旅行,也从未走出过国门:今年3月份去杭州会见合作者是其42年来第一次乘坐飞机。在文章发表之前,完全没有人知道我,韩在实验室及附近的宾馆里对Nature这样说。

  七月初,当打假专业户方舟子在新语丝(xys.org) 开始质疑这一工作的可重复性的时候,真正的怀疑才真正到来,批评的声音也充斥着中国的各个媒体。

 729日,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Gaetan Burgio在其博客中公开了重复实验失败的各种细节的时候,预示着这一争论正式走向国际化。平时,他的博客帖子点击量不过几十,但这次却一下子超过了5000

就在同一天,位于马德里的西班牙国家生物技术中心的遗传学家Lluís Montoliu给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会员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中提到放弃任何与NgAgo有关的实验,请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动物和人力。随即这封邮件被泄露,然后出现在了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上。

自此以后,一名MRC中心(英国爱丁堡再生医学中心)的分子生物学家Pooran Dewari进行了一次在线调查,最后他发现只有9名研究人员声称NgAgo是有效的,然而97名研究人员表示不能重复。DebojyotiChakraborty是来自新德里的基因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的博士,他曾重复了韩春雨论文章的几个实验,也就是运用NgAgo系统敲除外源转入的GFP基因。确实,GFP荧光有所下降,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这里面发生了基因编辑。然后他表示,GFP荧光的减少可能是其它原因造成的。

  两名最初报道他们成功重复NgAgo的研究人员在一个在线聊天室中说他们被误导了。

  Jan Winter,一名来自位于海德堡的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的PhD学生说道,他有一个相似的经历,表示我将在未来的几周内重复这个实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它(NgAgo)是无效果的

  韩春雨表示,只有在他们实验室培养的细胞中运用这套NgAgo系统有效的,但是他们购买的细胞系却重复不出同样的结果。韩随后发现他们购买的细胞是有支原体污染了,而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韩又提到,许多研究生可能实验做得太快而没有留意一些试剂。但是Jan Winter表示异议,我不认为这是个科学家都会做错的问题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不想被卷入公共争论)独立于韩春雨实验室之外的中国研究人员告诉Nature,他们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是否有效,而且他们的结果显示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这一结果已经通过测序鉴定。他又提到,NgAgo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CRISPR-Cas9高,但是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但是总的来说NgAgo是有效(But in shortit worked,这名科学家最后提到。

  两名要求匿名的中国科学家提到,他们有了一些初步的试压结果显示NgAgo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

  Burgio说到,“NgAgo可能,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面临很多挑战,NgAgo不值得继续进行,因为它绝不会超越CRISPR”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微生物学家、2014年一篇有关TtAgo蛋白在高温下进行基因编辑的Nature文章中的通讯作者John Van der Oost评论到,NgAgo的失败是令人失望的,但是留给我们要做的是去看是否其它Argonaute蛋白系统是否能够运用

就在几天以前,《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将一份声明提交给了《Nature》新闻团队,并提及数名研究人员联系了该杂志并报告他们并不能重复韩春雨的实验结果,该杂志随即表示将按照既定流程调查此事。一位发言人拒绝就调查性质和持续时间发表评论(《自然.生物技术》由Nature集团出版,但是Nature 新闻评论团队是独立于出版商的研究编辑团队的。)。

  这篇文章引述新华社英文帮的一篇题为《China FocusChinese geneticist defends high-profile findings》文章提到,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韩春雨造假事件是怎么回事 韩春雨重复实验失败遭质疑 韩春雨到底有没有造假


奇闻异事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