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恐怖 > 正文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每回忆一次就像死一次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2月26日晚8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林玉红老人离世。当年老人的母亲因反抗遭日军枪杀,父亲被抓后杳无音信。姐姐因父母被害,过分悲伤忧郁而死。历史见证者正在凋零,但真相永不沉没!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林玉红曾口述证言
 
自1984年以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通过寻访、调查,共整理出4176份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目睹者和受害者的证言档案。2014年9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对外发布了“1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证言”。其中,林玉红老人的证言如下:
 
1937年12月,祖母、父亲、母亲带着我兄弟姐妹八个共十一人,逃难到毛公渡附近的沈家村,住在亲戚家。日军侵占南京后,有一天,一队日本兵来到这里,他们想侮辱我母亲,母亲因反抗遭到日军枪杀。在芦柴洲,父亲又被抓去杀害了。祖母带着我兄弟姐妹八人过着苦难的日子。第二年,我姐姐因父母被害,过分悲伤忧郁而死。
 
此外,在1937年冬月十一日,我还看见有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坐在渡船上,被日军开枪打死。同一天,有一个喝酒的日本兵用扁担打伤农民数人,打死一个姓王的老头。
 
 “像我们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经不多了”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伤痛余生难了
 
  2014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今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
 
 
  77年前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30万中国同胞遇难。目前在世的幸存者已不足200人,他们的平均年龄超过80岁。每一年都有幸存者离世,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个速度正在加快。仅2014年1月至今,已有21人陆续离世。
 
  历史历历在目,伤痛不能忘怀。对于高龄的幸存者群体来说,南京大屠杀带来的痛感和阴影伴随着余生。他们撕揭年幼时烙下的战争痛疮,剥开人生最痛楚的血泪亲历,每一次讲述都成为历史的呈堂证供,而他们亲自为历史作证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常志强:每回忆一次就像死一次
 
  “当时我妈妈衣服已经拽开来了……刀口在冒血,我弟弟小,不懂事,趴在那吃奶,我母亲的血泡泡直冒。我就替我妈捂着这边又捂着那边,我的眼泪直淌……”
 
 
  10岁的常志强亲眼看到日本人杀死了他的父母,戳死了四个弟弟,强奸并刺杀了他的姐姐。“我爸爸跪在地下,动也不动。我说爸爸你起来,后来看他棉袍背心上面有个划子,我以为是刺刀戳的,就用手伸进去,摸到我爸爸的肉了,我以为爸爸昏过去了,我说你醒来,推他也不动,我用力推,一推,倒过去了……”
 
  那一天,他昏了过去。后来收尸的人告诉他,弟弟趴在死去的母亲身上吃奶,奶水、泪水、鼻涕结成小冰块,母子俩冻在一起,怎么也拉不开。
 
  “讲一次伤心一次,可是有时不得不讲啊。”他说,“我们国家过去穷受人欺负,要让人知道那段历史。”每次讲完或是接受了采访,他都会在床上躺上几天。子女们渐渐学会了用“不闻不问”去帮助父亲逃脱记忆的折磨。
 
一家七口惨死,想要“不恨”谈何容易?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85岁的夏淑琴老人,前半生在痛苦回忆中度过,后半生与日本右翼势力不懈斗争。
 
  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来到她家,父亲跪地求饶,先被枪杀。接着日本兵从她母亲手中夺过1岁的小妹妹,摔死在地上,将她母亲轮奸后刺死,并在她下身塞进一只瓶子。
 
  在隔壁房间,夏淑琴的外祖父、外祖母惨遭枪杀,两个姐姐被轮奸后又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
 
  躲在被子里的夏淑琴,由于恐惧吓得大哭,被日本兵在背后刺了三刀,昏了过去。后来4岁妹妹的哭声把她惊醒,她们到处找吃的东西,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就这样,与遍地的亲人尸体一同生活了14天。
 
  20年前,65岁的夏淑琴踏上日本国土,成为战后第一个赴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8年前,77岁的老人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其是“假人证”,愤然赴日应诉,并反诉对方侵犯名誉权,终获全胜。
 
  在夏淑琴看来,真正的宽恕源自真相还原:“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日本人承认南京大屠杀,包括我家七口在内,那30万被杀的人,在黄泉下也能闭眼睛了”。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杨翠英:亲人的惨叫总会在我耳边响起
 
  90岁的幸存者杨翠英,提起77年前的那场屠杀,仍会泪流满面。
 
  1937年日军攻破南京城后,她的堂爷爷、父亲、舅舅被日军当作俘虏兵强行抓走,和其他被抓的几千人一起集中到池塘边杀害了。当年13岁的她被日本人一巴掌打得左耳失聪。2岁多的弟弟因为哭闹,被活活踩死。妈妈从此白天哭、夜里哭,哭瞎了一双眼睛。
 
  77年了,每年的12月13日,都会唤起杨翠英深入骨髓的记忆:“亲人那一声声惨叫,总在我耳边响起。”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伤口难愈合 余生痛难了
 
  受伤者撕裂的创口早该愈合,但回忆的痛楚仍碎裂人心。
 
  “我恨死日本人了,他们太坏了!”张秀红老人回忆,汉中门桥被炸毁,日军用中国人的尸体堆积成桥;日本人在草堆里发现躲藏的中国人,就用刺刀逼其出来,等人要出来,又点火烧草堆,逼人滚进火海,活活烧死;而她被日本人强奸时,才12岁。
 
 
  幸存者吴秀兰的两个女儿都在1937年中秋节被炸弹炸死了。后来一看到电视里有战争镜头,老人就会拿起枕头捂在头上,还一定要家人也捂上。她把家里的小玩偶熊当作死去的女儿,紧紧抱在怀里,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包在小熊身上,一边包一边拍着:“桂云,别怕,别怕……”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像我们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经不多了”
 
  弹指一挥,大半个世纪已然过去。幸存者年纪越来越大,身体渐渐变差,有的已经无法讲话。他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健康,而是这段历史将来会被人忘记。
 
  “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关心历史。”91岁的陈广顺说,他的三哥被日本人打死了,堂嫂背着两岁的小侄儿逃难中遇上了日本人,子弹从小孩后背打进去从堂嫂胸前出来,母子双双遇难。可是当他试图给村子里的年轻人讲述这段历史时,却发现不少人并不关心。
 
  “像我们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经不多了。”常志强说。如今,曾在南京军事法庭作证的李秀英、罗谨、潘开明,第一个公开慰安妇身份的雷桂英等历史的重要证人已经逝去。当年那段历史的受害者、幸存者、目睹者正在加速老去,并终将远去。
 
  “我已经85岁了,余生最大的希望是能够等到那一天,等到日本政府承认他们的罪行,向我们道歉的那一天。”夏淑琴说。
 
  12月13日,第一个国家公祭日。上午10 时,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再次响彻南京上空。请停下脚步,为 77年前那场浩劫中的遇难者追思、悼念。一年又一年响起的警报,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历史不容忘记,更不容抹杀,只有正视历史,铭记历史,才能更好地面向未来。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故事:每回忆一次就像死一次


相关搜索: 幸存者 南京大屠杀

“幸存者” 相关文章

“南京大屠杀” 相关文章

灵异恐怖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