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正文

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中国700年来惨遭封杀的灵异事件: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中国近700年的灵异事件: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树木拦腰折断

中国近700年的灵异事件: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空中怪车”毁过的森林

UFO事件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此次事件也成为了中国神秘“UFO事件”之一,现遗址位于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天鹅湖森林公园境内。起因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

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迹象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历史事件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20分左右,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发生了被称为空中怪车的事件。在几分钟的时间内,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400多亩松林成片地被拦腰切断,在一条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与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铁道部贵阳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了破坏,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砖砌围墙被推倒,钢管被截断,重达50吨的火车车箱位移了20余米远。

1994年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效都溪林场和都拉营辆车厂遭受奇异灾害,其中,都溪林场400亩马尾松被毁,这场灾害表现出选择性和目的性。灾害共分4个区域,彼此并不连续,树木大片倒伏,但是树边的塑料大棚却完好无损,树木都断了,树下的针叶层却纹丝不乱。车辆厂的情况更让人费解,地磅房的钢管神奇截断,杂品库的水泥地面留下神秘爪印痕,近70吨重的载货车箱被逆向移动20多米,巡夜职工被吸离地面。

1995年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在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它的形状由菱形变成圆形,颜色由黄色变为红色,它距飞机的距离大约有1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处消失。

中国近700年的灵异事件: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中国近700年的灵异事件: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一条铁路穿过“空中怪车”事件区域

贵州UFO权威专家首度公布 “空中怪车”五大绝密档案

就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空中怪车”在全国各地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8月27日,一封神秘的化名电子邮件发送到了白云区委宣传部开设的征集邮箱内,里面装有一整套当年贵州UFO协会权威专家对都溪林场“空中怪车”的详细调查报告。工作人员快速回复信件,发现发邮件的人正是记者多方要寻找的曾多次考查“空中怪车”现场的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胡其国向记者提供了他11年来保留的10余篇贵州UFO研究会关于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报告,这些“空中怪车”不为外界所知的绝密档案此前从未向外界公开。昨日,在征得胡其国及相关部门同意后,本报向读者公开这批绝密档案。

绝密档案一:从未公开的“空中怪车”第五区域

UFO的中文规范译名是“不明飞行物”,大体分为四类:已知现象的误认;未知自然现象;未知自然生物;第四类是指有明显智能飞行能力,而非地球人所制造的飞行器,即我们常说的飞碟。在全国及国外所有UFO调查中,人们只知道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空中怪车”事件被破坏林区仅有4个区域,面积达400亩。胡其国公布的第五区域让所有知情者吃惊,因为根据现场目击也没有第五区域,但胡其国向记者介绍了他的有力证据和封存事实原因。1995年2月7日,胡其国再次对都溪林场UFO遗迹进行考察。本次考察重点为都溪国营林场相邻的尖坡林场和都溪村民组林场,即被UFO破坏的3号林区和4号林区。据胡其国介绍,考察时,他发现离4号区域不远的尖坡林场有个5号区域,约30亩树林被UFO自1.5米至两米处向东折断,唯林场中间两棵相距1米、高12米的松树毫发未损,其余部分树连根拔起,从尖坡林场全部被毁树木倒伏方向时东时南和树间距离来判断,UFO在林间作机动飞行。当时,根据UFO行进路线从林化厂毁坏大批树木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发现一直径25厘米老树桩烧焦呈炭状,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相距不远,在一棵被UFO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厘米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树桩四周有一直径1.2米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3厘米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可以肯定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周围土壤呈圆形被烧焦深达3厘米厚。在UFO破坏的5号林区,大片树木被折断,此地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所以专家组一行决定隐瞒,不准报道,以免破坏现场。胡其国说,这是他此次考察最大的收获。

绝密档案二:UFO二度光临都溪林场

就在记者了解完“空中怪车”的第五区域事件后,胡其国又向记者托出骇人听闻:UFO曾二度光临都溪林场,且其长度为500米左右。据胡其国介绍,1995年初,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大家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推断,“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类的不明飞行物,应该是地外文明所致。由于当时内部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专家当天晚上就在当时的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向专家说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这个飞行物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约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整个飞行物发绿光,无声、缓慢飞过车辆厂上空。当夜有值班民警、巡逻民警多人目睹。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X档案。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目的是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所以这事中国UFO协会备了案,没作再多的理会。

绝密档案三:飞机被不明飞行物拦截迫降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机从广州飞贵阳,9点04分到达磊庄110度方向的贵定航路上,飞机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里。机上最先进的美国防相撞报警装置闪光报警,机上雷达发现前方1—2海里有一不明飞行物同高度拦截飞机,不明飞行物在雷达上为一亮点,起初为菱形,后变为圆形,离飞机近时报警强烈,时而在左前方,时而在右前方。机长通知塔台,塔台立即要求空军打开远程雷达监视并报告了民航管运。飞机在躲避不掉不明飞行物后,压杆降低飞行高度后着陆。这一事件,在当时被列为我国的航空及军事机密,一直封存。过后不久,贵州UFO研究会理事会常务理事、秘书长胡其国和另外两名专家从学术研究角度,分别走访了中原航空公司、空军贵阳分区等单位的值班领导证实了此事,同时将研究事件作为机密事件严格保守。时任职省民航安全监察处的曹科远说,飞行本应在磊庄停机40分钟返回广州,因飞机被UFO跟踪,害怕升空后UFO回来被UFO拦截,拖延起飞一个多小时。因乘客抱怨飞机不能正点起飞,在空军雷达证实UFO轨迹到机场后离开航路飞到独山空域(雷达回波为一小黑点)消失,机场决定飞机以最快速度起飞并升至4200米云上高度离开。时任空军贵阳分区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说,同时,广州空军、南海空军、云南祥云雷达45团同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贵州UFO研究会把这事与都溪林场事件联系起来,发现其中有莫大的联系。

绝密档案四:地磅房脚印能让“时间停住”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但是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为了辨明事实真相,贵州UFO研究会专家全面展开调查。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但是这一现象在当时同属“绝密”。各个学科的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纷纷从本专业的角度作出解释。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分为两派,自然现象说在当时占主流,说是什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而根据贵州70年没有龙卷风,现场现象不符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自然现象行为,加上人们对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飞碟再度“浮出水面”。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绝密档案五:10KV绝缘高压线零绝缘

1994年11月30日凌晨,正在加班工作的贵阳车辆厂电力副调度、电气工程师张国宾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3.5KV变电所值班员来电话,说工厂G25、G26、G45回路(10KV)速断跳闸。3点左右,张国宾等到了现场,看到铸工车间G45、G47回路绞在一起,上面有一树枝,直径约70厘米,重约几十公斤。铸工房前窗摔下来,周围没有被折断树枝。G45、G47处理完后,送电恢复正常。G25、G26回路从早上8点30分开始到下午4时30分,始终没有查到故障,下午4点半后强送电正常,这种怪事过去从来没出现过。电工于永波开始在配电柜高压储线柜测试10KVG25、G26回路,原G25、G26回路是独立绝缘,但用兆欧表检查绝缘时,G25、G26绝缘为零(互为导通),于永波后来上杆检查,两回路通电、调度还不行,也就是说,两独立绝缘体之间的空气介质由绝缘变为互通导体,电流一输出就是短路。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于永波爬上电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难怪后来于永波向胡其国等人提起此事时仍心有余悸。根据UFO研究会专家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得出结论,G25、G26回路互通是凌晨3时飞行的UFO强磁场造成的。后来,贵阳车辆厂以强送电的方式才让电路恢复正常。作者:朱超毛海峰来源:金黔在线—贵州都市报

点此查看《中国700年来惨遭封杀的灵异事件》完整版列表

转载请注明:奇异说>>1994年12月贵阳市发生空中怪车事件,附近山林被夷为平地


相关搜索: 夷为平地

“夷为平地” 相关文章

未解之谜相关

微信扫一扫

小程序访问